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九十八章:游戏之作不值一提。
    华研音乐,游青松正在埋头听着邮箱里各种音乐小样投稿,很快就变得有些不耐烦,即便是已经经过层层筛选,真正能够入他耳的依旧是凤毛麟角,心里不由感慨,曾经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返,留下来的都是一些粗制滥造,以及不堪入目的炫技,真正能够沉下心来做音乐的越来越少了。

    其实说起来华研音乐最近的日子还算是好过,上次【我是一只小小鸟】虽然出现了波折,不过最终的结果却让公司获益不少,【信仰乐队】凭借翻唱这首歌一举站在了当下华语摇滚乐的巅峰,也为公司带来了数千万的收益。

    不过最近【信仰乐队】的热度有所回落,游青松也在寻找下一首有爆火潜质的音乐,可惜,全都是垃圾!

    游青松不由有些急躁,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游青松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进来。”

    打开门是他的身材诱人的秘书,游青松脸色柔和了一些:“什么事?”

    秘书妩媚的冲他抛了个媚眼:“今天例会,乐总监想请您过去一趟。”

    游青松愣了一下,运营部的例会,他去做什么?不过一想到乐健鸣不是那种无聊的人,游青松也没摆架子,起身出了办公室。

    到了会议室,乐健鸣也没客套直接开门见山:“老游,你听一下这首歌。”

    游青松一听前奏就是浑身一震,很显然这是一首新歌,但是第一句歌词出来,游青松又有些遗憾的摇头,竟然是一首闽南语歌曲,好听是好听,但是流传度嘛,肯定要比国语歌曲差很多。

    “怎么样?”乐健鸣见游青松摘掉耳机,有些急切的问。

    游青松一声长叹:“歌肯定是好歌,就是,闽南语的歌很难在全国流传开啊,刚刚听的时候我也在想能不能重新填一个国语版的词,不过这首歌的曲子太特殊了,强行填词会让这首歌变成四不像。”

    乐健鸣却苦笑:“老游,你这个观念要改一改了,现在哪还有那么多能够爆火的歌曲?只要能够在小区域内爆火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我们也跟盗版网站购买了数据,这首【世界第一等】的听众虽然大多集中在闽南语地区,不过其余地区的听众遍布也很广。”

    “别忘了,粤语大多数人也不会说,但是并不影响传唱度,关键在于这首歌是否足够优秀,优秀到大家会为此去学习它的发音!”

    游青松浑身一怔,的确,他始终在以一个创作者的眼光在看待这个问题,如乐健鸣所说,跟现在那些口水歌比起来,这首歌在质量上要强太多了,只要运营得当,就一定能够火起来,无非是赚多赚少而已。

    “这首歌的作者跌名是什么意思?”游青松扫了一眼盗版网站上的标题。

    乐健鸣却得意的笑了,笑容里还透着一种莫名的意味:“其实这首歌的音频是从宝岛传过来的,作者你也认识,不妨猜一猜?”

    “难道是........”游青松苦思冥想一个个创作者的名字在脑海里浮现,又瞬间被否定。

    乐健鸣一看忍不住大笑:“哈哈,老游,你呀就是当局者迷,其实只要把这首歌的歌词在版权库里搜索比对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游青松一拍脑门,不过却并没有打开电脑,而是苦笑着投降:“行了,老乐,我知道你脑子灵光,就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得了。”

    ........

    咖啡厅当中,韩飞又见到了两个熟悉的背影,这次双方见面时就没那么剑拔弩张了。

    游青松跟乐健鸣脸上都堆着笑,现在韩飞在他们眼里就是财神爷,见到财神爷谁还能板着脸不成?

    韩飞却有些疑惑:“二位前辈日理万机的,怎么有空约我这个穷学生喝咖啡?”

    游青松哎了一声:“韩老弟,你这又是何必,有什么要求咱们尽管商量嘛,之前咱们的合作也很愉快不是?”

    乐健鸣见韩飞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也笑道:“还没恭喜韩老弟参演的电影票房长红呢。”

    “哦,你们说这事儿啊?就是朋友找上门了,帮个忙而已,游戏之作,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韩飞恍然,心里不由感慨这帮人狗鼻子还真是灵。

    游青松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这还是游戏之作?那别人费心巴力写得那些不全都是垃圾了?而且,你丫好好的去演什么电影?有那时间多琢磨两首新歌它不香啊?

    “我们希望能够拿到这首歌的版权,分成还是按照之前的来,怎么样?”乐健鸣也不饶弯子了,摆出一副我很有诚意的姿态。

    韩飞其实也考虑过,毕竟是闽南语歌曲,这首【世界第一等】的收益自然不能跟【我是一只小小鸟】相比,交给华研去运营对双方都好。

    “我没问题,你们准备好合约,我随时可以签。”

    乐健鸣跟游青松都暗自松了口气,上次谈判的艰难情形还历历在目,原本以为今天又会是一场苦战,没曾想,韩飞竟然比他们想象当中要爽快得多。

    事实上韩飞对于华研的效率,特别是打钱效率还是挺满意的,【我是一只小小鸟】到现在也不过半年时间,韩飞已经拿到了百万分成。

    于是就在韩飞签下协议的当天晚上,华研音乐就请到了乐坛前辈郑君逸重新录制这首歌,郑君逸算是内地流行乐坛先驱,地位崇高,更重要的是他母亲就是闽南人,从小在闽南长大,近些年也一直在致力推广闽南歌曲。

    更让韩飞拍案叫绝的是华研方面采取的营销方案,他们在【世界第一等】正式上线音乐APP后,将这首歌的闽南语谐音翻译都放在了置顶位置,这无疑解决了大多数人喜欢听,却又不懂怎么发音的难题,一时间传唱度大涨。

    贾幼乾原本在【世界第一等】还没火的时候就是忠实歌迷,这下这首歌火了,他自然就有了吹牛逼的资本,而且作为一个潮汕人,他还承担了帮身边朋友、同学纠正发音的重担。

    只是某一天,当然无意间发现这首歌词曲作者一栏时,顿时惊了个呆。

    “卧槽,原来这首歌又是这货写的?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