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八十章:簧(狗头保命)段子?
    梁峰一行从韩飞等人身边走过,走路的过程中都带着风,似乎他们已经胜券在握。

    而韩飞一行人始终没有理会,而是在聚精会神的对着台词。

    前台,华电校长跟着观众们一起鼓掌:“等了一晚上,终于有团队敢演这部剧了。”

    吴校长却摆手道:“其实我是不大赞同大一新生上来就演【雷雨】,演员对于经典剧目还是应该有着发自内心的敬畏。”

    华电校长却笑骂道:“老吴,你这就有点吹毛求疵了,孩子们既然敢演这部剧,那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也不会按照人艺演员的标准要求他们,是不是?”

    人艺几位演员含笑点头,吴校长也只能附和着笑了笑。

    舞台上演员们将背景布置好,别说,他们也真是舍得花本钱,沙发、书架、瓷器花瓶,还真有点旧社会,贵族房间的味道。

    梁峰饰演剧中的男一号周萍,一个精神卑下,意志软弱的大少爷,他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好,一身旧社会少爷的背带装,还真是衬托出几分小白脸的味道。

    而胡彩妮饰演的则是“四凤”一个谦卑的丫鬟,一直爱慕周萍,甚至为他怀孕,实际上她跟周萍却是兄妹。

    最后一幕群戏收场,周朴园以沉痛的口吻宣布了真相,四凤羞愧难当触电而死,周冲出来寻找四凤也触电而死,周萍开枪自杀,大海出走,侍萍和蘩漪经受不住打击发疯,周朴园一个人在悲痛中深深忏悔,众人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

    一时间小剧场当中五百名话剧爱好者,也送上了热烈的掌声,虽然鼓励的成分居多,但也足可以证明梁峰他们的实力。

    “不错嘛,特别是最后这场戏,我差点以为他们兜不住了。”华电校长点评道。

    几位人艺演员也点点头:“还是值得鼓励的。”

    吴校长连连摆手:“唉,还是太年轻。”话是这么说,但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子骄傲,显然对梁峰他们的表现很满意。

    观众投完票,华电校长突然问了一句:“接下来,应该是最后一组了吧?”

    正巧,主持人开始报幕:接下来有请京影表演系二班,表演原创话剧——驴得水。

    顿时小剧场就是一阵骚动,驴得水?这是什么剧目?以前没看过啊,等等,原创话剧?不是开玩笑的吧?真是原创话剧?

    一小撮话剧爱好者屁股已经离开凳子准备随时走,别开玩笑了,一群大一的娃娃,还弄原创话剧?真当他们是试验品呢?

    华电校长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老吴啊,瞧不出来,你们京影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才大一就开始弄原创剧本了,不简单啊!”

    这话看似夸奖,实则是暗含讽刺,在场的都是内行,谁不知道原创剧本难弄?就连人艺这样号称华夏最高话剧殿堂的专业话剧团,也很少尝试原创话剧,一部原创话剧从开始创作剧本到试演再到最后的公演,往往需要十几年,甚至几代人的打磨。

    一群大一新生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推出一部原创话剧,说好听点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难听点,那就纯粹是自不量力了。

    吴校长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尴尬的转过头,装作没听见,下意识的瞪了陶月华一眼。

    陶月华心里那个委屈啊,她早就跟韩飞谈过了,可这货就是一意孤行,她也很绝望啊!

    很快韩飞一行人也布置好了场景,也就是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四人各自落位。

    开场韩飞四人的表演出乎意外的稳,这也让现场一些准备离开的话剧爱好者,坐稳了,暂且不提剧本怎么样,至少主演的四个表现还是不错的。

    当韩飞四人手掌叠在一起喊出那句:改变华夏农民的贫、愚、弱、私!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部主旋律类型的话剧。

    但是,很快他们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接下来四人挪用驴得水的工资为自己谋福利的做法,瞬间就让他们高大的形象崩塌。

    紧接着张一曼跟裴奎山的对话也让现场一片哄笑。

    张一曼:配种费体力呀!

    裴奎山:配种费什么体力?

    一曼:你闭嘴吧你!

    魁山:你凭什么让我闭嘴呀?

    一曼:你配种是不费体力!

    魁山: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曼:你那点儿实力我还不知道啊?

    魁山:你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铁男:还说啥呀,我都听明白了,她说你不行!

    吴校长都有点没眼看了,先是跟着一起哈哈大笑,心里批判:俗,真特么的俗!

    人艺几个演员却没有笑,作为专业话剧演员,他们心里突然有了某种转变,开始认真审视这部看似儿戏之作的话剧,如果单论开头,这部剧似乎跟普通的小品没什么区别,但是直觉,或者说职业经验告诉他们,好戏才刚开场。

    陶月华差点没把下嘴唇咬破了,这群混蛋瞎搞也就罢了,居然还往里填充黄段子,这不是当众让她难堪吗?

    然而,后面的剧情再度暴露出四人的自私,驴得水的驴棚着火了,他们却舍不得用驴托来的水救火,理由居然是用水救火,他们就没水洗澡了,这无疑是天大的讽刺。

    就像孙佳愤怒的吼:“是你们先把他当人的!你们拿他吃空饷、用他领工资的时候就把他当人,他家着火了,你们就不把他当人了?你们哪个没用过驴得水的钱?他天天给你们挑水,给你们干活,你们怎么那么没良心呀!”

    华电校长咦了一声:“这个小丫头很有灵性嘛。”

    吴校长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只有人艺几位演员却越发的面色凝重,从这里他们看出了创作者的野心,很显然,他要创作的并不是一部简单逗人笑的黄段子话剧。

    剧情推进得很快,教育局发来电报,明天就有教育专员要来学校查看全体教师,大家决定让铜匠冒充英语老师的剧情。

    许茵洛饰演的张一曼极具诱惑力的靠在铜匠身上,白皙的大腿从旗袍的束缚下突然暴露在空气当中。

    “放心,我来睡服他!”

    现场一阵咕噜声,很显然,没有人怀疑张一曼无法“睡服”铜匠,他们坐在台下都快要被睡服了!

    华电校长又“咦”了一声:“这个女娃也很有可塑性嘛。”

    “啊?嗯,没错。”吴校长一阵咳嗽。

    要不是演出还在继续,陶月华肯定早已冲上台把韩飞拽过来一顿臭骂,这货不仅讲黄段子,还特么在舞台上公然演黄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