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七十五章:黑色幽默。
    然而转悠了一天,秦鸣跟金博远就找到了两个人,而且还特别神秘不告诉韩飞是谁,只说他也认识。

    “那行,剧本你们明天再看也是一样的。”韩飞毫不留情的反击。

    秦鸣跟金博远顿时嘴角一阵抽搐:“算你狠。”

    转过天,韩飞终于见到了秦鸣跟金博远口中的神秘嘉宾,果然认识,而且还是军训时的老熟人——许茵洛跟苏可儿。

    “不是,你们这混得也太惨了吧?这么久了就没人邀请你们组团?”韩飞一见二女就乐了,别说,许茵洛跟苏可儿还真是完美契合剧本当中的两个女性角色。

    许茵洛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啐了一口:“哼,谁说没有,只是姑奶奶平时要做兼职,没时间参加排练而已。”

    苏可儿气鼓鼓的“嗯”了一声,略带婴儿肥的脸蛋,还隐约可见两朵红霞。

    秦鸣跟金博远早就等不及了:“我说老韩,你就别开玩笑了,这人都来了,赶紧把你写的剧本拿出来给我们??啊。”

    “等等,你说什么?韩飞写的剧本?现编啊?”许茵洛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大一表演系新生,在话剧公演上自己写剧本的,这不是坑姐呢吗?

    “对啊,我没跟你说过吗?”金博远茫然的问。

    谢不臣见他们又把话题扯远了,赶紧打住:“你们先别吵了,咱们还是先看剧本吧。”

    然后就见韩飞拿出了薄薄的几页纸,几人也不管了一拥而上围在一起,看了起来。

    韩飞倒是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他相信看过这份剧本之后,所有的质疑都会烟消云散,因为它的名字叫做“驴得水”。

    谢不臣打开剧本第一页就被这古怪的名字吸引了,随后是剧情,荒诞、讽刺、怪诞,却又充满了思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个故事居然是韩飞临时现编的。

    许茵洛脸上的神色也在不断变幻,从起初的怀疑,到中途的叹服,再到后来的热爱,没错就是热爱,她太喜欢“张一曼”这个角色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众人看完了剧本,然后就这样呆呆的盯着韩飞,就好像在看外星人一样。

    韩飞被他们看得心里发毛:“不是,到底行不行,你们倒是给句痛快话啊,不行咱们再换个剧本?”

    “别啊,这个就很棒了,特别特别的棒,真的。”许茵洛赶紧表态。

    秦鸣托着下巴:“老韩,这故事是不错,可你这压根儿就不是剧本啊,就是个故事,人物对话少得可怜,这让我们怎么演嘛?”

    谢不臣点头表示同意秦鸣的观点,什么叫话剧?换个浅显易懂的解释:用对话来推动剧情的戏剧就叫做话剧,虽然不太准确,但也足够说明对话在整个话剧结构当中的重要性。

    “你们先别管对话,只从这个故事出发,有没有搞头?”韩飞摆摆手。

    “那必须有搞头啊,这故事太棒了,不比那些经典话剧冲击力差。”许茵洛拍着大腿道,她现在恨不得立马就能演张一曼这个角色,谁不让她演,她跟谁急!

    秦鸣等人也纷纷表示赞同。

    韩飞打了个响指:“那就成了,剧本的问题我来解决,你们先去把剩下几个角色找到,咱们还差一个铁匠老婆,一个铜匠,一个米国慈善家的角色。”

    “您瞧好吧!”秦鸣现在可是干劲十足。

    众人各自散去拉人头,韩飞却并没有呆在宿舍里闭门造车,他又不是硬盘,能记住“驴得水”的剧情就不错了,要他一个人把全部对话还原,估计得花个一年半载的。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赶紧把编剧社哥几个全都叫了过来。

    蒋轻侯他们原本也没在意,但是一看韩飞拿出来的剧本,当时就愣住了,贾幼乾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韩飞。

    “卧槽,你小子这脑袋是怎么长的?这剧本真是辛辣,你别告诉我就是凭空想的?”蒋轻侯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如果不是还在上学,现在有的是影视公司抢着签他,他见过的剧本,看过的片子不在少数,一份剧本怎么样,他还是有资格评价的。

    杨凯也附和道:“是啊,我也不信,这剧情虽然荒诞,却让人感觉很真实,不像是凭空编出来的。”

    韩飞沉吟片刻:“其实,这是我一个朋友在闲聊的时候,讲的故事,一个缺水的地方,有个学校养了一头驴挑水,可谁都不愿意出养驴的钱,于是校长便将这头驴虚报成了一位名叫吕得水的教师,用吕得水老师的工资来养驴;当上级领导来检查,要见这位吕老师的时候,大家只能编造各种借口搪塞,经过改编就有了这个故事。”

    依稀记得,“驴得水”的导演周申在一次做访谈的时候说过,当时韩飞也只是当笑话来听,不过现在拿来糊弄蒋轻侯他们,还是很靠谱的。

    果然,蒋轻侯等人都是一拍大腿:“我就说嘛,这故事太真实,还真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看来我得多到处走走,去采采风了。”

    韩飞却赶紧打住:“哥几个就别再感慨了,我这次是找大家帮忙的,这剧本你们也看了,只有剧情,对话太少,顶多算是个剧情简介.........”

    贾幼乾冲众人使了个眼色:“我说你小子也太不懂事了,就这么空着手上门,你也好意思?”

    蒋轻侯秒懂,赶紧端坐:“也对,哥几个不能白给你当苦力啊。”

    “得~~~算我倒霉,今儿豁出去了,【老地方】你们随便点菜!”韩飞现在兜里有钱,自然也有了底气。

    饭桌上,不仅仅是编剧社,韩方把秦鸣他们也叫来了,也算是“驴得水”的主创见面会。

    当然,主要还是蒋轻侯跟贾幼乾这俩牲口太能喝了,韩飞肯定要找几个替死鬼,秦鸣就是个很好的挡酒对象,东北大汉就是一点,不怂,哪怕是明知道喝不过,至少气势上不能输,连干三杯之后,蒋轻侯他们先怂了。

    “唉,老韩,这个剧本是你写的,让我们帮忙填充对话也没问题,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们往哪个方向走吧?”蒋轻侯有些醉眼朦胧。

    韩飞想了想:“往黑色幽默上面靠吧,尽量让荒诞中隐藏着讽刺,让人乍看了想笑,深思却又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