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六十八章:侵权?
    “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意外爆火是歌浴森无法预料的,同时也让他惶惶不可终日,虽然他自认已经申请了版权,可做贼的始终心虚,他无法坦然的站在韩飞面前,理直气壮的指责他“侵犯著作权”。

    但是华研音乐眼里可是不揉沙子的,很快就发现了这首歌的爆火,于是开始询问歌浴森是否有给“羊城火车站”这部纪录片做主题曲授权。

    歌浴森心虚之下自然只能说没有,华研音乐自然勃然大怒。

    于是就有了韩飞坐在咖啡厅,目瞪口呆的拿着对面西装男递过来的一份“停止侵权”的赔偿协议书。

    西装男似乎很满意韩飞“手足无措”的表情:“韩同学,你不仅擅自演唱,未经我司授权的作品【我是一只小小鸟】,而且还将它擅自作为某纪录片的主题曲,甚至丧心病狂的篡改词曲作者姓名,构成侵权事实,已经严重的损害了,华研音乐的合法权益,如果你拒不赔偿,那么我们就只能法庭见了。”

    华研音乐这四个字在西装男口中咬得很重,他也有理由相信,面前这个大一学生听到华研音乐,心里防线就会被彻底击溃,然后他就可以漫天要价,一直到他的家庭无法承受为止,而这一切都是他“年少无知”所要付出的代价!

    “那你们就去告吧。”

    淡淡的几个字却犹如平地的一声惊雷,把西装男雷得外焦里嫩。

    “这家伙一定是个疯子吧?”这是西装男此刻唯一的念头。

    韩飞看着赔偿协议书当中“原音乐著作权”一栏当中歌浴森的名字,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如果不是他刚刚做完编曲就注册了版权,说不定还真要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被抢注了。

    “不识抬举,我一定要告得你倾家荡产!”西装男歇斯底里的吼道。

    可回应他的只是那份在空中飘落的赔偿协议,韩飞早已伸了个懒腰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咖啡厅。

    华研音乐的工作效率还是很迅速的,很快就在法院立案,并且还在公司的官方微博贴出了“严正申明”。

    当然,华研音乐的真正目的不在于能从这场官司里赢多少赔偿金,一个连优越都算不上的家庭,就算是敲骨吸髓能有多少利益?他们无非就是想借用这个官司把媒体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普通的宣传成本太高,反倒是绯闻、打官司这样的负面新闻更容易获得关注,并且成本低廉。

    于是华研旗下的许多歌手都转发了这一则声明,而他们的粉丝也开始纷纷加入谴责的行列,歌浴森也不例外,虽然他依旧心虚,可事到如今,事情早已不在他的掌控范围。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声明当中【我是一只小小鸟】这首歌产生了好奇。

    在网上搜索【我是一只小小鸟】出现的,都是音质很渣的版本,不过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许多人喜欢上这首歌。

    其中歌坛老滚老炮——君乘舟就表达了强烈谴责,并且表示这首【我是一只小小鸟】是华语摇滚乐十年难得一见的佳作,居然会被人盗用,简直就是在犯罪。

    随着娱乐圈诸多明星的加入,【我是一只小小鸟】的热度也越来越高,连带着【羊城火车站】这部纪录片也多次出现在各个媒体娱乐板块。

    就这样,一部原本无人问津的纪录片竟然获得了空前热度,许多高校学生也抱着好奇的心态,进入放映厅,反正是免费的,白嫖谁不嫖?

    原本按照华研音乐的想法就是,把热度抄起来,然后给歌浴森发行唱片,一炮而红,眼看着热度也差不多了,可歌浴森的版权证书始终没拿到手,华研音乐为了保险起见也只能先压着。

    而对于歌浴森来说,等待版权证书的每一天都是煎熬,哪怕他已经站在了舆论的至高点,可始终还是心虚。

    “这个贱人!”谢不臣气得眼珠子都红了,他是韩飞创作的全程见证者,现在歌浴森居然说这首歌是他写的?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天!在录音室,他恢复了我删除的文件!”谢不臣脑海里灵光一闪,就要冲出去。

    韩飞摆摆手:“别傻了,就算你找到那天的监控,也无法证明这首歌是我的作品,他完全可以矢口否认。”

    “个狗日的!这都什么事儿!”贾幼乾气得捶桌子。

    “你们难道不觉得这是件好事儿吗?最近我在网上看到许多帮助燕儿找妈妈的帖子。”韩飞满不在乎的说。

    蒋轻侯无奈的直抓头发:“我说老韩呐,你还有心思管这个?这官司你要是输了,赔偿就不说了,关键是你以后的名声臭了,在圈子里还怎么混啊?”

    “放心吧,我不会输!”看着众人焦虑的表情,韩飞却自信满满道。

    音乐社微信群,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次的事件,相对于韩飞这样一个陌生人,他们自然更加相信社长歌浴森,甚至一些跟歌浴森关系好的社员开始在群里为歌浴森鸣不平。

    “这韩飞真是不要脸,盗用社长的歌也就罢了,居然还把词曲作者都改成自己的名字,真是有够无耻的。”

    “就是,而且他们现在还在用这首歌当纪录片的主题曲,咱们应该给他们点教训。”

    歌浴森始终没有表态,说到底还是心虚,可他不表态在社员们看来更像是对韩飞的“宽容”。

    或许是觉得不过瘾,音乐社的社员开始在校内网,各大音乐论坛发帖谴责。

    虽然韩飞一再表示,清者自清,可贾幼乾他们就是受不了这个气,开始在各个网站怒怼音乐社的社员。

    “这首歌摆明了就是韩飞为纪录片专门写的主题曲,你们都是瞎子吗?请问,你们看过韩飞剪辑的宣传片吗?跟这首歌完美契合,你们说是歌浴森写的?我们拍这部片子的时候他在哪儿?”

    一部分冷静的吃瓜群众还真就在视频网站上找到了一个四分多钟的宣传片,不过点击率并不高,看过之后却发现,还真是每一句歌词都很契合。

    一时间站歌浴森的一派被呛得无话可说,但是他们还是强硬的表示,这并不能当做证据,或许只是巧合,最终能够在法庭上被当做证据的,只有版权认证!

    “喂,你,需要帮助吗?我是说,我有熟悉的律师。”

    韩飞一听声音就笑了:“可欣学姐,你这样多管闲事,就不怕茹姐怼你?”

    杨可欣吐了吐舌头:“我现在在房间偷偷给你打电话呢,她不会知道的。”

    “你就这么相信我没盗他的歌?”韩飞心头一暖。

    “当然,别忘了,【记念】可是我唱红的。”杨可欣躺在床上翘着脚丫,得意的笑了。

    “谢谢好意,不过我能应付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