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六十六章:我是一只小小鸟。
    贾幼乾也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五只移动音响,跟公园广场舞大妈们用的那个差不多,音质就别指望了,但是声音贼大,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嗡嗡作响。

    “那咱们就分成五组,留一组人守在这里,其余人都四散开,哪儿人多往哪里钻。”韩飞把拷贝好的U盘给他们。

    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顿时整个校园就跟炸了锅似的,开始的时候周围人会投来厌弃的目光,但是很快,当移动音响的大喇叭里传出。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

    也许有一天我栖上了枝头

    却成为猎人的目标

    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

    从此无依无靠”

    渐渐的,驻足的人越来越多,许多同学为了完整的听完这首歌甚至跟了一路,还有的默然感动,这个时候韩飞他们就会悄然送上传单,趁着间奏的功夫宣传他们的纪录片。

    不到两个小时大家手里的传单都发完了,贾幼乾一拍巴掌:“狗日的,看样子传单还是印少了,下次,去其他大学,我少说也得印它个几万张。”

    韩飞狠狠的灌了一口水,环视一圈,却发现:“蒋轻侯跟包若曦呢?他们怎么没回来?”

    众人一看还真是,就他们没回来了,等了有差不多一刻钟,就在大家准备打电话的时候,这二位回来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跑回来的,一脸的狼狈。

    “不是,你们这是被狗追了?”贾幼乾暗自好笑。

    “滚犊子。”蒋轻侯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还不是老韩出的好主意,说是让我们去人多的地方发传单,结果宿舍、教学楼都被你们抢了先,我一想,小树林周末肯定人多啊,我就跟若曦妹妹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们刚在小树林绕了一圈,一群人追着我们要砸音响.........”

    “噗~~~”

    “哈哈~~~”众人先是忍了半天,后来终于忍不住了。

    贾幼乾笑得肚子疼,拍着蒋轻侯的肩膀:“猴子,我这下算是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了。”

    韩飞也是止不住的笑,这也就是白天,要是在晚上,估计小树林里受惊的野鸳鸯们能撕了他俩。

    该做的都做了,时间也来到了下午的一点半,韩飞一行人前往放映厅做准备工作。

    京影作为主打影视教育的院校,比一般的高校的放映厅设施要齐全的多,一共有四个放映厅,韩飞他们的片子被安排在左侧最靠后的二号厅,而一号厅则是一部正在上映的商业片“黑金帝国”,二者不论是从演员阵容,还是投资、摄影,各个方面都不在一个等级。

    下午两点,距离正式放映还有半个小时,放映厅还没有安排入场,不过外面聚集的学生已经很多了。

    “老韩,你觉得这里面有多少能进咱们二号厅的?”贾幼乾莫名的有些紧张。

    韩飞耸耸肩:“你猜!”

    气氛有些沉重,四周都是谈论其余两部商业片的,他们跟另外一部小成本影片就像是陪跑的,压根没多少人会关心。

    “可以进场了!”前面一阵骚动,人潮涌入,因为是免费放映,所以能不能抢到好位置,关键看身体够不够好。

    韩飞一行进入放映厅,扫了一眼,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即便他们已经手段尽出,可二号放映厅里只是稀稀拉拉坐了不到五十人,而前面的一号放映厅还在源源不断的往里涌入观众。

    “还行,我还怕一个人都没有呢,刚刚在门口,我脚脖子都直打哆嗦。”韩飞见气氛有些沉重,不免自嘲道。

    贾幼乾脸色很难看:“唉,也行吧,好歹咱也是上了大荧幕的。”

    一时间气压有些低,一行人坐在第一排呆呆的盯着大荧幕,但是渐渐的,韩飞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后续源源不断的有观众进来,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到两点半,放映厅里已经坐了有近百名观众了,一问才知道,原来隔壁一号厅已经坐满了,不让进了,好多人没办法就跑他们这来了。

    又过了一阵子,韩飞发现秦鸣跟金博远也到了,不仅他们来了,而且还把班上一些同学都拉来了,足有十几人,包括陶月华也到了。

    来不及寒暄,两点半正式放映,大荧幕上出现了一系列的字幕,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字幕滚动出现自己的名字,韩飞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跟金钱毫无瓜葛,是一种很纯粹的欢愉,这是他许久未曾有过的体验。

    字幕过后,出现的是羊城火车站的全貌,那一张张或是欢笑、或是沉闷的脸都在展现着底层劳动人民的悲喜。

    而此时,前奏响起,韩飞的声音也开始在放映厅当中环绕。

    “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总是睡不着

    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

    未来会怎样

    究竟有谁会知道

    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

    我永远都找不到”

    一些原本受不了纪录片垃圾画质的观众,渐渐的又坐了下来,入口处有些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进来的观众,毅然踏上了台阶,不知不觉,原本稀稀拉拉的放映厅,已经坐下了两百名观众。

    大荧幕上,一位拉黑摩的的司机,原本是送老婆孩子回家的,可半路上看到有抓黑摩的,他一时气愤不过上前跟警察争论:“我就是拉黑摩的的,有本事你们抓我啊!”

    警察很干脆的成全了他,黑摩的师傅被拘留送到了派出所,闲聊中,黑摩的师傅其实是个很热心的人,唯一的缺点是好酒,有一次彩票中了八千块,他请朋友连续吃了好几天酒席,最后却因为一句话跟朋友闹翻,还被人打了一顿。

    影片的前半段有些观众似乎觉得太荒诞,一些观众纷纷猜测是不是,写好的剧本,找群众演员演的。

    陶月华却默然摇头,有时候现实远比戏剧更荒诞,只是自己没有遇到而已。

    而,到了影片的后半段,更多辛酸的故事浮现,燕儿念完父亲电话号码时最后对着镜头羞怯的笑容,黄衣女孩后悔的泪水,似乎都活生生的浮现在眼前。

    此时,许多观众才听懂,主题曲副歌部分的那几句歌词。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