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六十三章:只是想白嫖而已。
    转过天是周末,大家都没课,秦鸣跟金博远赖在床上一个打呼噜一个磨牙,韩飞也没管他们,起床洗漱后前往食堂吃早点。

    “不是,你总跟着我干嘛?”韩飞有些奇怪,谢不臣从食堂出来跟了他一路。

    谢不臣脸色有些尴尬,却嘴硬道:“没,我什么时候跟着你了?这路又不是你们家修的。”

    “那你要去干嘛?”韩飞双手环抱。

    谢不臣无奈,只好承认:“好吧,我就是想看看这首曲子你会填什么样的歌词。”

    “你怎么知道我是去录音的?”韩飞有些疑惑,他不记得自己跟谢不臣说过。

    “废话,你昨晚拿U盘拷贝伴奏,我又不瞎。”谢不臣低头小声哔哔。

    “得,想听你就直说呗,搞得神神秘秘的。”韩飞胳膊搭在谢不臣肩膀上,一阵好笑,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腼腆的时候。

    谢不臣暗自白眼,废话,明说?他不要面子的?

    到了音乐大教室,却被告知里面正在排练音乐剧,只有音乐社的社员才能进去,韩飞无奈只好给姚娜发了个微信。

    没过多久,一袭短发的姚娜就出现在韩飞面前,面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似乎在说:看,让你不积极参加社团活动,被堵门口了吧?

    顺便姚娜还很大方的把谢不臣也带了进去,一行三人的出现也吸引了众多疑惑的目光。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的新社员韩飞,也就是纪念的词曲作者。”姚娜拍着巴掌,心里偷着一股得意,你们不是说我闲话嘛,看,今天我就把人给带来了,不仅带来了,还买一送一,谢不臣在学院里也算是名人了,这算不算超额完成任务?

    韩飞满脸带笑跟大家打招呼,虽然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不过还是给足了姚娜面子,毕竟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嘛。

    “他就是韩飞啊?看起来挺帅的嘛。”

    “原来【记念】是他写的啊,我还以为是可欣学姐原创的呢。”

    一时间大教室里议论纷纷,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迎了上来,姚娜介绍道:“这位就是咱们音乐社的社长——歌浴森。”

    “韩飞。”韩飞伸出手以示礼貌。

    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歌浴森却止住了脸上的笑容,对姚娜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咱们音乐社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连续缺席两个月以上的社员都视为自动退社?”

    韩飞收回了手,斜着插进裤袋,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冷笑,看样子这位是打算用自己来立威了?

    姚娜脸色一变,语气也变得冷清:“韩飞已经跟我请过假了。”

    “哦?我怎么不知道?”歌浴森盯着姚娜。

    姚娜转过头跟歌浴森对视,寸步不让:“如果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跟您汇报,那还要我这个副社长做什么?”

    一时间,大教室里的气氛变得格外诡异。

    “你们有什么恩怨,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在意,不过如果你想拿我立威,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姚副社长,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借录音室录点东西.........”最终还是韩飞打破了僵局,他实在是不愿意因为这种狗屁捣蒜的事情浪费时间。

    “你!”歌浴森被怼得脸色涨红。

    姚娜脸色也是微变低声道:“这家伙就是嫉妒你的才华,你别这么冲动啊。”

    “我没冲动啊!我就是想白嫖个录音室而已,你们官僚斗争这套我实在是玩儿不来。”韩飞摊开手表示自己的目的很单纯。

    歌浴森突然一阵冷笑,高声道:“姚副社长,听见了吧?人家压根儿就没拿咱们音乐社当回事儿,你又何必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呢。”

    姚娜心头一跳,歌浴森这话看似讽刺,其实是把矛头对准了韩飞,激起音乐社其他人的对外情绪。

    果然,刚刚还对韩飞抱有好奇的社员们,此时看他的眼神都透着不爽。

    “哼,音乐社长?别的不行,官僚主义那一套到是用得得心应手。”谢不臣嗤之以鼻。

    歌浴森怒目而视:“谢不臣,你一个过气的流量明星有什么资格在这大言不惭?”

    “哦?你的意思是,我一个正儿八经出过专辑的,反倒是没资格点评你这么一个业余玩儿票的?”谢不臣抓了抓下巴,一脸不屑的摇头。

    歌浴森脸色铁青,这是他永远的痛,曾经他其实是被一家音乐公司看上,马上就要发行专辑的,可当时正好赶上谢不臣的专辑发售期铺天盖地的宣传,他的专辑被迫紧急撤档,一年后这家音乐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后来因为版权问题就再也没有哪家公司愿意给他发行唱片了。

    “一个靠粉丝买盘的也好意思拿出来叫嚣,我都替你脸红。”

    谢不臣脸色微变,这就是流量明星的悲哀,他自己也清楚官方破百万的专辑销量,压根无法让人信服,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回炉重造的原因。

    韩飞彻底失去耐心:“姚副社长,借不借在你一念之间,我实在没耐心在你们这耗着了。”

    姚娜犹豫中从上衣兜里取出一把钥匙,但是就在她递给韩飞的瞬间,却被歌浴森一把夺走。

    歌浴森冷笑道:“姚副社长,你别忘了,这录音室里可是价值数十万的仪器,万一有个损坏,这责任你可担当不起!”

    姚娜闻言心头一震,一时间也有些犹豫。

    韩飞心头火起,一把捏住歌浴森的手腕,一扭,只听歌浴森一声惨叫,手里的钥匙掉了下来,被韩飞牢牢接住。

    “给脸不要脸!”韩飞冷哼一声松开手,说完,跟谢不臣一起前往录音室。

    谢不臣兴奋的比划了一下韩飞刚刚的动作:“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这手?可以啊!”

    韩飞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他这完全就是久病成医,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歌浴森冲着姚娜怒吼:“姚娜,这钥匙是你给他们的,万一里面的设备有什么损失,你要负全责。”

    姚娜摊开手,一脸的无辜:“社长大人,如果我眼睛没毛病的话,钥匙应该是你给他的才对,怎么能赖到我头上呢?”

    “你!”歌浴森脸色由红到绿,一双怨毒的眼神最终定格在录音室当中忙碌的二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