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五十六章:新的一年。
    处理完商贩,派出所又来了一位中年大叔,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就跟接待的警察要钱。

    韩飞三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操作?抢钱抢到派出所了?

    这位大叔身上穿着一件邋里邋遢的西装,不知道是单纯的口齿不清还是普通话说不标准,要很认真才能听得懂他在说什么。

    大概意思上就是说,他被偷了,身上的钱跟火车票都没了,要警察给他钱买车票回家。

    韩飞一时有些奇怪,这位大叔还真是不按照套路出牌,找警察要钱不说,偏偏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完全没有把自己塑造得很惨,难怪不直接在外面乞讨,就他态度估计在外面一分钱都要不到。

    接待他的警察是个小年轻,不知道是起了恻隐之心,还是被他磨得没办法了,还真就从兜里掏出五十块给了他。

    中年大叔接过钱,一句谢谢都没说,扭头就走,韩飞给贾幼乾使了个眼色,一起跟上出去,结果发现这位大叔来到广场外不远的一家小卖铺,用五十块钱买了两瓶二锅头和两包辣条还有几袋小零食,看见镜头也没有丝毫闪躲,甚至还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卧槽,还真是有困难找警察,这货也太.........”贾幼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回去的路上,韩飞嘱咐道:“别把拍到的跟小杨说。”

    “为什么不说?”谢不臣有些不爽。

    韩飞道:“五十块能买到火车票吗?”

    谢不臣哑口无言:.........

    “这五十块其实是小杨对自己的人道主义情怀买单,他其实已经做好了被欺骗的准备,但是如果这次他发现自己真的被欺骗了,或许下次,他就不会再起同情心了,人心就是这样变冷的。”韩飞顿了顿又道:“这个世界需要多一点小杨这样的好人,不是吗?”

    贾幼乾跟谢不臣沉默了片刻,点点头,可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中午的时候,三人特意在附近一家快餐店,买了两只烧鹅。

    “来来来,正宗的广式烧鹅,今天除夕加餐,都别客气。”韩飞招呼着。

    这些天韩飞三人跟派出所的民警已经混熟了,除了几位留守的警察还在岗位上,其他的都是一拥而上。

    韩飞给还在岗位上的小杨事先预留了一份鹅腿。

    等到小杨换岗吃饭,开心的啃着鹅腿,瞥了韩飞三人一眼:“你们不是吧,不就是吃了你们一个鹅腿,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嘛?”

    三人心里这个苦啊!

    下午有一位大姐哭着来报案,说是自己身上两千多块钱跟火车票都被偷了,可是她也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里被偷的,最后查了火车站广场的监控,发现大姐刚刚来到火车站广场就直奔派出所了。

    大姐哭得稀里哗啦,说这些钱是她省吃俭用好几年才存到的,说是在外打工供三个孩子上学,好几年没回家了,这次好不容易决定回家,结果还没到火车站就被偷了。

    旁边的两个大哥一听从自己兜里一人掏出一百来递给了大姐,韩飞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两位大哥才刚刚刑满释放,身上的钱也是监狱发的路费,因为刚刚释放身上没有身份证买不到票,要先来派出所办证明,才能去救助站领到车票。

    贾幼乾跟谢不臣翻遍了兜里也就只有三百多块钱,大姐显然也没有智能手机,韩飞也把自己身上的五百块钱都掏出来递给了大姐。

    后来大姐千恩万谢的跟两位大哥一起去了救助站。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贾笑着把钱掏出来,这辈子有这次值了!”韩飞调侃道。

    贾幼乾一把夹住韩飞的脖子,两个人闹了起来,谢不臣赶紧把DV接过去。

    到了晚上八点,闹心的事情来了,之前找小杨要钱的大叔估计是外面冷找不到睡觉的地方,又回到了派出所。

    而且一身酒气,似乎还跟人打了一架,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灰土不说,脸上还有没清理的血痂,看起来比之前更狼狈了。

    韩飞明显看到小杨眼中的神色黯淡了一些,不过还是把大叔安排在了最靠后的一排座位,给了他一个能够安身的地方。

    安排好大叔,小杨又马上接待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小孩操着不知什么地方的口音,说话很含糊,小杨必须要弓着身子侧耳才能听清楚他说什么。

    原来小孩是一个有些智力缺陷的孩子,家里人也不怎么管他,三天前他出门在街上闲逛,被一群人控制住了,让他到火车站乞讨,小孩虽然智力有缺陷,但是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于是来找警察求助。

    很快派出所组织了警力,在小孩的引路下抓获了三名嫌疑人,解救了五名乞讨的孩子。

    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三个人居然都是孩子们的直系亲属。

    三名嫌疑人语气里也透着委屈:“我们这那算是犯法嘞,这个娃来了三天,就要来两块钱,我们是既没有打又没有骂,还给他吃的,我们这是积德嘞。”

    “我呸!”中年警察指着五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孩子,气得手都在发抖:“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积德?你们自己好吃懒做就让孩子去乞讨,你们怎么不去啊?狗娘养的,你们这是缺八辈子大德了!”

    三名嫌疑人被关押了起来,五个孩子被暂时安置在福利院,做完这一切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派出所依旧人来人往,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庄严肃穆的“衙门”,倒有点像是很有人气的旅社。

    门口出现一位背着厚重行李的男子引起了韩飞三人的注意,男子进来之后就像是到了家一样,放下行李从里面拿出了一袋泡面,然后就去饮水机接热水。

    泡面的香气顿时充斥着派出所,男子蹲在一旁吃着泡面很快就吃完了,似乎是觉得还没吃饱,他又泡了一袋。

    通过闲聊,男子说他其实每个月工资有三四千块,不过每年年底他都会把钱全部寄回家,一分不留,然后去救助站,这样就可以白嫖一张火车票回家了。

    贾幼乾跟谢不臣都听傻了,如果不是今天亲耳听见,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骚操作,尴尬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来自底层民众的智慧。

    男子走后,时间也来到了零点,午夜钟声敲响,日历又翻过了一页,唯一可惜的是那些不好的经历,不能像日历一样翻过去又是新的一页,所有人都要背上过往,负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