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五十四章:法律存在的意义。
    巡逻车来到广场中央,贾幼乾已经打开了DV摄影机,记录着一张张满怀期盼的脸,对于他们大多数人来说,这座城市只是他们无数旅程当中的一个落脚点,心里想的念的一直是那个能够让他们灵魂得到安放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名字叫做“家”。

    “喂,你干嘛呢?放开她。”中年警察开着巡逻车右拐,指着一个衣着邋遢的男子喝道。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男子立马怂了,放开手,站在原地显得不知所措。

    被男子推倒在地的女子一边擦着眼泪一遍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看情形,他们应该是一家子,而且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韩飞跟在中年警察身后下了巡逻车,隔着老远就闻到男子身上浓烈的劣质白酒气味。

    “你们俩什么关系?”中年警察问道。

    男子小声的回了一句:“她,她是我老婆。”

    “我没问你。”中年警察怒喝,男子吓得一个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倒在地上的女子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擦了擦眼泪:“警察同志,他,他是我丈夫。”

    贾幼乾跟谢不臣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邋遢男子,欺软怕硬,一看就是在外面屁都不敢放的货色,喝多了就拿老婆孩子撒气。

    中年警察说了句:“把身份证都拿出来”,说完接过身份证却完全没有看的意思。

    “跟我去趟派出所吧。”

    说完,男子急了:“警察同志,这都是家务事就不用麻烦政府了吧?”

    中年警察喝道:“这是家务事吗?你这是家庭暴力,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是要拘留的,女同志你不要怕,我们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女子也急了:“警察同志,这就不用了吧?俺们火车马上就要到站了,家里老人还等着俺们回家过年呢。”

    “过年?这种人,让他在看守所里过年才好。”谢不臣愤愤道。

    男子突然拉着女子一起跪在了警察面前:“警察同志,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老婆了,您高抬贵手绕过我这一回吧。”

    中年警察把女子扶了起来:“他是不是经常喝多了撒酒疯打你跟孩子?”

    女子哭着点点头,不过立马又摇头道:“警察同志,您别抓他了,其实他平时对俺们挺好的,人也老实,就是有时候喝多酒了犯浑。”

    中年警察沉吟了片刻,转身对邋遢男子道:“这次我可以放过你,但是我会登记在案,假如你以后再敢打老婆被警察或者居委会发现,数罪并罚到时候可就不是拘留所那么简单了,非得关你几年不可!”

    邋遢男子吓坏了直哆嗦,接过身份证连连摇头:“不敢了,以后我再也不打老婆了。”

    这时火车站广场响起了广播,夫妻俩的车次可以进站候车了,他们也扛着大包小包,带着孩子消失在人群中。

    谢不臣似乎对中年警察的处理有些疑惑:“警察叔叔,您这样吓他真的有用吗?照我看还不如先关他几天,这种人,关几天就老实了。”

    中年警察笑着摇摇头:“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家务事,他老婆不告,我们也没有权利关他,再说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关起来,我们拘留室早就装不下了。”

    “那他万一再打老婆怎么办?”谢不臣撇嘴问。

    韩飞却斩钉截铁的说:“他不敢。”

    “哦,说说看?”中年警察有些诧异的看了韩飞一眼。

    “因为他是一个法盲,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因为家暴留下案底,而且你把他关进拘留所,关上几天后他反而会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从而失去对法律的敬畏,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他放了,只要心怀敬畏,他就不敢再对妻子下手,最起码,下手的时候也要考量一下,自己要是一时手重了老婆受不了,他会被判几年。”

    中年警察踩了一脚刹车,扭头看向韩飞啧啧称奇:“你小子没上警校或者学法律真是屈才了。”

    谢不臣跟贾幼乾也都是一脸诧异的望着韩飞:“卧槽,还真是,要是我,我也得虚。”

    很快巡逻车又遇到一件事情,一个流浪汉抓住一个年轻女孩的包不松手,年轻女孩怎么都挣扎不开,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哟,又是你,先把手松开。”中年警察一看清流浪汉的模样就乐了:“可以啊,以前是碰瓷,这次直接改抢了?”

    流浪汉讪笑着松开手,不过看女孩的神情似乎很是愤怒,年轻女孩见状赶紧躲到警察身后。

    “警察同志,您刚刚可是看见了,他这分明就是抢劫,快,把他关起来,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中年警察眉头一皱:“抓不抓要看他有没有违反法律,判不判那是法院的事情,这位同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什么?”女孩声音突然变得很尖锐:“明明是他抢我包,你居然问我要身份证。”

    中年警察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你看他这个样子,像是有身份证的吗?”

    “噗”韩飞三人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女孩愤愤不平的拿出身份证,中年警察看了一眼,这才转过头问单身汉:“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流浪汉这才哆嗦着说出了原委,原来他是按照“惯例”乞讨,不过女孩说话很刻薄,而且还骂了句“死疯子。”

    流浪汉跟她理论,女孩也是个泼辣的性格,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流浪汉急了这才抓着她的包。

    “是这样吗?”中年警察问道。

    女孩点点头,不过还是怒气未消的说道:“那他也不能抢我包啊,这已经构成抢劫了,你是警察,怎么老是站在他那边?我才是受害者好吗,我们才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他们整天游手好闲,都已经伸手要吃的了,还谈什么尊严?”

    谢不臣跟贾幼乾对视了一眼,虽然不认同女孩的观点,可又找不出反驳的论点,事实上这也是大部分人的观点,既然都已经混到要饭了,尊严?似乎也早就丢在地上任人践踏了。

    中年警察却摇头道:“法律存在的意义并不是维护某一类人的权益,而是维护所有人的权益,哪怕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罪犯,依旧享受法律的保护。”

    “没错,他是靠乞讨生活,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可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顺风顺水,一直能为社会创造价值嘛?如果今天我不维护他的权益,那么有一天当你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时候,是不是我也可以不维护你的权益?”

    女孩哑口无言,然而却还是觉得面子上下不来台,始终不松口。

    这时候,韩飞笑了笑说道:“事实上,他并没有抢劫的主观意愿,否则凭你们的力量对比,你的包还能一直在自己手上吗?”

    女孩一跺脚气哼哼的走了。

    “谢谢,谢谢。”流浪汉眼圈一红,默然冲韩飞跟中年警察鞠了个躬,步履蹒跚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