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五十二章:人间值得。
    韩飞跟谢不臣一身累赘,也追不上,只能抱着设备往车里走,结果还没等他们把设备放进后尾箱,就看见贾幼乾骂骂咧咧的正往这边来。

    “怎么样?追上没?”谢不臣问道。

    贾幼乾郁闷的摆摆手:“别提了,这狗日的跟耗子一样到处钻栏杆,一眨眼就不见了。”

    “别郁闷了,我倒是觉得,没追上反而是好事。”韩飞劝道。

    贾幼乾有些不爽的点上一根烟:“怎么个意思?”

    “我刚刚还怕对方是摆地笼的,好在不是,不然就麻烦了。”韩飞有些心有余悸。

    “摆地笼?什么意思?”谢不臣满脸疑惑的问。

    “捕鱼虾螃蟹的那种地笼你们见过吧?放点死鱼死虾什么的沉在水里,一旦猎物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韩飞面色阴沉的解释。

    贾幼乾听完面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这种事情之前他也不是没听说过,不过一直以为只是闲谈间被夸大了,但是结合今天的事情,还真有这种可能,假如刚刚偷电线的家伙背后有团伙,不是急于逃跑,而是远远的吊着他,把他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他可真就成了待宰的猎物。

    谢不臣也是一阵后怕,在他所接触的世界,这种事情应该只存在于影视作品当中,然而今天的经历着实给他上了一课。

    “以后小心点儿就是了。”韩飞见二人被吓到了,于是劝解道。

    谢不臣打着火:“今天就去我家休息吧。”

    贾幼乾把烟头掐灭,长出了一口气:“行吧,晚上咱们喝一杯好睡觉,狗日的,忙活一个晚上一个镜头都用不上,还吓一身冷汗。”

    在贾幼乾想来,谢不臣开辆五菱神光,家里估计地方也不宽裕,已经做好了打地铺的准备,可到了谢不臣家里,顿时就惊呆了:“我滴个乖乖,老谢,合着你才是土豪啊。”

    激动过后,贾幼乾勒住谢不臣的脖子恶狠狠道:“你小子故意的吧,瞧不起谁呢,这么有钱,还开辆破五菱神光,显得你低调是吧?”

    谢不臣挣脱之后咳嗽了两声:“滚犊子,这房子是我们家老头子的,我现在是真穷,再说了五菱神光怎么了,你可别瞧不起这车,知道现在什么车的销售最好干吗?”

    “你别告诉我是这破车?”贾幼乾满脸不相信。

    “还真就是,你别看这车不上档次,可你看那帮卖车的业务员哪个在你付款钱不是跟孙子似的?五菱神光就不一样了,你爱买不买,从头到尾一直都是大爷。”谢不臣说着自己的亲身体验。

    好吧,你赢了,这才第一天,贾幼乾感觉自己世界观都要被摧毁了。

    谢不臣家里没白酒,不过葡萄酒到是有不少,韩飞跟贾幼乾也不怎么懂,谢不臣随手拿了一瓶三人就喝了起来。

    开始还聊得挺嗨,葡萄酒嘛,酒劲来得慢,一瓶下肚似乎还有余地,可喝到第二瓶的时候,三人都不行了,直接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三人草草的洗漱了一下,然后一路驱车往火车站赶,正在等红绿灯的路口,一对父女敲着车窗满脸风尘,说是打不上车,火车马上就要开了,想让他们捎上一程。

    韩飞一看他们的样子直接拉开了车门,所谓的打不到车肯定是说辞,真正的原因估计是舍不得花钱打车,所以在这里碰运气,之前肯定也被不少人拒绝过,直到遇到他们三个初出茅庐的学生仔。

    “谢谢,燕儿,快谢谢三位哥哥。”中年男子一上车就抱着闺女一阵搓手。

    女孩儿看起来大概七八岁了,一张小脸冻得通红,嘴唇也有些干裂,讨好的冲韩飞笑着说谢谢。

    闲谈中,韩飞了解到,这对父女俩来自黔州,女孩的母亲在她三岁的时候说是来羊城打工,后来就再也没回去过,中年男子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已经释然了,就像是讲一段与自己无关的故事一样。

    “其实也不怪她,家里实在是太穷了,连间像样的瓦房都盖不起。”

    谢不臣却用一种莫名悲情的语气的问:“那,您就没想过找她?或许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有什么苦衷,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才没有回去的?”

    “不找嘞,前几年我都找遍嘞,所有的老乡我都问过嘞,都说是跟人跑嘞,我现在就想带着娃娃好好过日子,赚钱供她读书嘞。”中年男子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

    韩飞三人对视一眼,没来由的一阵心酸,看之前女孩熟练鞠躬的动作,估计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或许他们往年就一直是这么做的,如果没有人愿意免费送他们,他们就会一路走到火车站。

    从他们上路的地方到火车站坐公交估计只需要八块钱,打车五十块左右,这看似微不足道的钱在三人眼里压根儿就不算什么,如果没有遇到这对父女,他们依然还会这么认为,毕竟9012年了嘛,很多网友都在调侃马上就要被当成贫困人口被消灭掉了,这点钱能干什么呢?

    可对于这对父女来说,这省下来的就是女孩的学费,是他们一家人的希望。

    贾幼乾突然问小女孩:“你想妈妈吗?”

    女孩儿怯生生的看了父亲一眼,小心的点点头:“想。”

    贾幼乾拍了拍一直被他抱在怀里的DV:“那,哥哥帮你录下来,帮你找妈妈好不好?”

    “好!”女孩儿终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跟她之前讨好的笑完全不同,那是一种纯粹得让人无法直视的笑。

    韩飞却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锤了似的堵得慌。

    在贾幼乾的教导下,小女孩儿把自己的情况对着DV摄影机说了一遍,或许是第一次面对镜头,小女孩显得很紧张,说得磕磕巴巴的,不过贾幼乾并没有让她重新录制,在大家鼓励的眼神下,小女孩终于清晰的说出了父亲的电话号码。

    “叔,您的电话号码能别换吗?我们一定帮她找到妈妈。”韩飞恳求的说。

    火车站停车场,中年男子握着韩飞三人的手真诚的说着谢谢,同时也拒绝了三人塞在他手里的钱。

    “不行的,这钱我不能收,不然以后还咋教燕儿当个堂堂正正的人嘞,一辈子都站不起来的嘛。”

    曾经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人不能在做善事的同时,去践踏别人的尊严,目送燕儿父女的背影远去,韩飞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贾幼乾突然一拍大腿:“狗娘养的,这片子,老子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看到!”

    谢不臣默然点头,三人对视中,顿时感觉肩头,前所未有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