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十六章:编剧社。
    “你好,韩飞同学,我是音乐社的社长姚娜,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你加入我们音乐社?你的【记念】特别棒,我们音乐社的都很喜欢。”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女孩含笑道。

    “音乐社?”韩飞陷入沉思,原本他是打不算加入这些偏娱乐性质的社团,不过思索了一阵后,韩飞还是决定加入音乐社。

    三下五除二填完表格,交给姚娜,姚娜一时间都愣住了,刚刚看韩飞连续拒绝了几家社团的邀请,姚娜一度认定他是个很硬的钉子,结果,他就这么答应了?

    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居然完全没有派上用场?毫无难度的过程将原本应有的成就感冲刷得没有一点滋味。

    “哎,姚娜姐,你太棒了,说说你是怎么拿下韩飞的吧?”

    “对呀,刚刚看韩飞拒绝了好多人呢,结果您一出马他就乖乖加入了,怎么办到的?教教我们呗。”

    面对小姐们崇拜的眼神,姚娜勉强的笑了笑,心里突然涌现一股挫败感,这种感觉甚至比她把事情办砸了还要难受。

    “你刚刚不是还说没时间参加社团活动吗?”谢不臣也很奇怪韩飞怎么就偏偏选择加入音乐社。

    韩飞一摊手:“对啊,我本来也没打算参加啊。”

    好吧,你赢了,谢不臣一阵无语。

    一路走过来,韩飞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社团,在别的社团都忙得四脚朝天招新的时候,这个社团却只有一个带眼镜的家伙捧着书自顾自的看着,好像这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韩飞扫了一眼被贴得歪歪斜斜的社团名称,顿时来了兴致:“嘿,哥们儿,你们社团招人吗?”

    眼睛男抬头茫然的看了韩飞一眼,有些不耐烦:“上边儿不是写着呢嘛,要进社团先填表。”

    “表呢?”韩飞扫了一眼干干净净的桌面。

    “呃........你等等。”眼镜男说着埋头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撕了一张纸递给韩飞。

    谢不臣眉头一皱,这也太儿戏了,学校里社团每年招新都是可以向学院申请纸张,打印机学院里也是现成的,这个社团看来是一点准备也没做,他有些不明白,韩飞为什么偏偏对这个社团感兴趣。

    韩飞也没在意,很快填写了基础信息递给眼镜男:“学长,我什么时候可以参加社团活动?”

    谢不臣一阵翻白眼,也不知道谁刚刚说自己不会参加社团活动的。

    眼镜男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呃.........学弟你是表演系的吧?”

    韩飞点点头,眼镜男撇嘴道:“不好意思学弟,我们编剧社只针对导演系、摄影系、文学系招新,表演系........恕我直言,这可能超出了你的专业范围。”

    韩飞眉头一挑:“你说得对,我的确是表演系的,不过写一些不太复杂的剧本,拍摄、剪辑视频,我还是能胜任的。”

    眼镜男诧异的看向韩飞,仔细的打量了一阵:“你看着好像有些眼熟,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四眼,让你小子给我招新,你是不是又他喵的偷懒呢?”突然一个慵懒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一个“鸡窝”冉冉升起。

    “社长,不是,我........”四眼急忙解释。

    谢不臣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唉,你确定要加入这个社团吗?”

    韩飞也是一阵无语,什么鬼?原本以为这个四眼就已经够奇葩了,可是一看这位社长.........韩飞突然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社长,这位同学想参加咱们编剧社,可咱们社团不是规定........”四眼把“鸡窝头”扶起来。

    “什么规定?哪来的规定?咱们学期要是再不招够十个人社团就要被取缔了,你是不是傻?”鸡窝头骂道。

    鸡窝头突然搓着手笑着对韩飞道:“学弟,你别管这个死脑筋,鄙人是编剧社的社长贾幼乾,欢迎你的加入。”

    “呃........不需要面试什么的吗?”韩飞被鸡窝头握住手有些无语。

    “咳咳,学弟,其实你刚刚已经通过了本社长的面试,像你这样据理力争、坚定不移的性格实在是太适合做一名编剧了,你未来一定会是一位最顶尖的编剧,请给华夏编剧界一个机会,也给我们编剧社一个机会吧。”贾幼乾激动的甩着手。

    谢不臣简直没眼看,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刚刚躲在办公桌底下睡懒觉,估计他就信了,什么编剧社,改名叫奇葩社,会不会更贴切点?

    韩飞彻底无语:“好了,我加入,你别再摇了,都快被你摇散架了。”

    “咳咳,四眼,赶紧给他们办手续。”贾幼乾满意的点点头。

    “他们?”四眼一脸茫然。

    谢不臣直接就懵了,四周扫了一眼,发现周围只有他跟韩飞两个。

    “不是........”

    贾幼乾一脸真诚的对谢不臣道:“这位同学,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多一个社团没坏处的。”

    “可是,我没有时间参加社团活动啊。”谢不臣婉拒。

    “社团活动?那是什么?四眼,咱们社团多久没召集社团活动了?”贾幼乾挠头道。

    “呃.........还不是你懒,上届社长可是一直都有不定期举办社团活动的。”四眼小声哔哔道。

    贾幼乾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四眼,转过头又变成了满脸笑容,变脸之迅速堪称一绝,谢不臣赶紧投降:“停,我加入,您能别笑了吗,怪瘆得慌。”

    韩飞跟谢不臣还没走多远,就听贾幼乾打了个哈欠:“四眼,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四眼茫然的问:“社长,咱们不招新了?”

    “废话,这不是满十个人了吗?招那么多人给自己添堵吗?”

    “你就是怕麻烦吧?”

    回到宿舍,谢不臣深深的看了韩飞一眼:“你参加编剧社,不会是想........”

    韩飞往吊椅上一趟,伸了个懒腰,回头冲谢不臣笑了笑:“想什么?别忘了咱们大一是不能接戏的。”

    谢不臣也只是笑了笑,再也没说话。

    接下来的三个月,韩飞也没少受罪,不管是晦涩的电影史,还是对身体极度摧残的形体课,对于韩飞这样的野路子来说,每一节课都是煎熬的同时,也纠正了他许多错误的认知,重新构建了对影视行业的知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