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十四章:演技了得?
    回到京影,金博远直接爬上床,倒头就睡,一副要与床榻共存亡的既视感:“我***终于回来了!”

    谢不臣也累得不行,坐在吊椅上长长的出了口气,而韩飞跟秦鸣则是赶紧掏出剃须刀开始收拾脸上的胡渣。

    不过很快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谢不臣打开门一看,居然是辅导员,四人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辅导员叫陈筝,原先也是京影的学生,颜值自然不用多说,不过很显然,在男生宿舍区,他是不受欢迎的,毕竟哪个男生不曾幻想自己的大学辅导员是个娇柔可人的妹纸?

    陈筝很显然也知道自己的主场不在这里,草草的给四人发了课程表就走了。

    韩飞拿起课程表就骂了一声:“坑爹!”

    原本他以为艺校也就是学学表演、练练形体,然后排个小品什么的,日子应该会过得很惬意,可事实上呢?课程表上面的课程安排得密密麻麻。

    什么“戏剧名著分析”“影视、文学作品分析”也就罢了,还有什么华夏电影史、外国电影史、电影编导概论..........这还没算语言、声乐、形体、表演艺术这些专业课程。

    韩飞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这玩意确定不是在培养艺术家?

    秦鸣跟金博远则是一脸淡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考上京影的?”

    好吧,你们赢了,韩飞表示自己就上了三个月的表演课培训班。

    “你牛逼!”谢不臣也竖起大拇指,这话还真不是恭维,毕竟有了不少实践经验,也花了一年时间来进修才勉强考上的,如果不是了解韩飞的为人,谢不臣肯定怀疑这货是在装逼。

    如果是平时韩飞还有兴致跟他们扯扯皮,可现在实在是没这个心情,这些专业课程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他要是不想挂科,就必须跟对待高考一样认真对待每一个科目。

    韩飞仿佛看到大学的美好时光正在离自己远去。

    转过天,韩飞一行四人来到教室,周围稀稀疏疏的坐了不到二十多名同学,大多数都在军训基地打过照面,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八点钟,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头出现在讲台,不过跟一般的老头不一样,这位看着年纪应该很大了,可腰不弯背不驼,上身白衬衫,下身西装裤,看着都给人一种很儒雅的感觉。

    韩飞不由想,如果这老头是因为长期受到艺术熏陶才这么有气质的话,学这些似乎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

    “今天,我们来讲一讲,电影史,世界上的第一部电影《Roundhay Garden Scene》出现在英国,不过由于其只有短短的两秒钟,所以对此法国人是有异议的,他们认为历史上的第一部电影应该是法国摄影师卢米埃尔的《工厂大门》..........”

    老头声音洪亮,字正腔圆,顿挫徐急之间的把握,让韩飞不禁拜服,这样的台词功底,他只在一些一线演员身上有过体验。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韩飞一边听讲一边做着笔记,之前耍了点小聪明考上京城影视学院,也让他有了一些错觉,似乎京影也不过如此,可仅仅是一堂课,韩飞就彻底打消了这种想法。

    中午在食堂,秦鸣跟金博远一阵东张西望,韩飞不免好奇的问:“你们看什么呢?”

    谢不臣撇撇嘴:“别看了,杨可欣不会来的。”

    秦鸣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亏你们还说自己是杨可欣的忠实粉丝,她微博昨天晚上就发布了行程,这个时候估计已经进组了。”谢不臣慢条斯理道。

    金博远先是老脸一红,又怒目而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老实交代,是不是暗恋我们家小仙女?”

    谢不臣翻了个白眼:“拜托,我跟她有微博好友的好嘛。”

    秦鸣跟金博远都不说话了,嫉妒使人面目可憎就完事儿了。

    “哎,下午第一节就是形体课,你们都准备好了嘛?”秦鸣突然冲金博远使了个眼色。

    韩飞不明所以:“准备什么?”

    谢不臣三人相视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下午,韩飞一行来到形体课教室,刚还好练功服,门口就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就是韩飞艺考的监考老师,依稀还记得她姓陶。

    “同学们好,我叫陶月华,是你们的形体课老师.........”

    陶月华的表情很严肃,但是耐不住她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一帮毛头小子哪里抵抗得了,一个个眼睛都直了,女生们是即羡慕又嫉妒,跟陶月华比起来,女生们就像是还没有熟透的青涩苹果,虽然可能也很甜,可始终不够光鲜润滑,没有那种一看就食指大动的冲动。

    做热身的时候班上男生们都没怎么用心,只有韩飞一板一眼的跟着做动作,这也让陶月华对韩飞另眼相看。

    可实际上的情况是,韩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既然是形体课,待会儿拉筋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他这老筋骨完全没经过锻炼,要是还不老实热身,恐怕待会儿被掰断都有可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来,同学们跟着我的动作,下.........”陶月华面对着学生两条美腿开始慢慢往下压。

    韩飞也在很努力的往下压,可,这玩意不是努力就能行的,而且他一看周围,顿时心生绝望。

    其他同学基本上都下压到了一百八十度,就连金博远这死胖子也都到了一百六十度,就他一个还在九十度往一百度努力。

    陶月华突然站了起来,一路来到韩飞身后,压着他的肩膀:“来,用力,男子汉还怕疼吗?”

    韩飞咬着牙硬挺着不叫出来,可随着陶月华下压的力道越来越大,实在是忍不住发出一阵惨叫:“啊~~~别,您慢点儿,不,不行了。”

    “噗~~~”同学们还以为他是故意的,一阵哄笑。

    秦鸣跟金博远也跟着看笑话:“啧啧,还是老韩有办法,早知道我就假装下不去了,还能跟陶老师近距离接触。”

    陶月华没好气的拍了韩飞后脑勺:“瞎叫唤什么?你这再不下狠心苦练,以后想练都不成了”

    韩飞脸都憋红了:“可是,能不能让我歇会儿,我感觉两条腿都没知觉了!”

    “啊~~~”话音刚落,陶月华整个身子都压到韩飞背上,只听他一声惨叫,双腿终于压到了一百八十度。

    “不愧是老韩,演技果然了得。”金博远啧啧称奇。

    秦鸣暗暗佩服:“论演戏,我不如老韩远也。”

    “他,这回好像不是装的吧?”谢不臣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