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二十四章:录制。
    原本傅奕以为今天录制的过程会很无聊,毕竟在他这个年纪,最不耐烦的就是熊孩子了,更何况还是青春期的熊孩子。

    没想到一来,韩飞就给了他一个惊喜,虽说韩飞钢琴水平比较一般,不过至少他是懂音乐的,这首【少女的祈祷】也从侧面证明,韩飞并不是那种花钱玩儿票的富二代,在这个年纪就能写出两首完成度这么高的曲子,已经很难得了。

    韩飞心里那叫一个无奈,傅奕三句话就不离本行,各种专业术语弄得他要很认真才能跟上对方的节奏,而且这位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劝他从事音乐的,好像韩飞上影视学院完全就是对他音乐天赋的抹杀。

    不过好在有谭老师在旁边助攻,伴奏录制的进度并不慢,傅奕的水平是毋庸置疑的,练习了两遍,就达到了现场演奏的水准,要不是追求完美,其实早就可以收工了。

    “OK,太棒了,不愧是在WYN金色大厅举办过钢琴独奏的演奏家。”韩飞由衷道,钢琴弹得好不好其实不在于能不能把旋律流畅的演奏出来,更多的是对节奏的把握,就好像唱歌一样,同样一首歌,实力派歌手对于情感的把控、每一句歌词的细节处理,都能够引起听众的共鸣。

    而网红歌手更像是应付了事,只要不跑调就算完成任务,更别说什么现场效果了,所以许多商业活动主办方宁愿花几倍的价钱请一些已经过气的明星,也不愿意花更少的钱请主流网红,这就是差距。

    傅奕录制的伴奏录音是一遍过的,自然不需要进行修音处理,终于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式的歌曲录制。

    原本傅奕是打算录制完伴奏就离开的,不过韩飞的表现让他有些好奇,这样的一首曲子,韩飞会填出怎样的歌词?谭老师自然也想听听这首歌的完整版,二人很默契的留了下来。

    韩飞走进录音室戴上耳机,留守的老师也是懂行的,一听傅奕的伴奏就知道,这不是一帮随便瞎闹的发烧友,带着众人来到音控室,顺手把仅有的两个耳机递给傅奕夫妻俩,李亚男跟沈薇微心里微微有些郁闷,不过孩子跟大人在一起就是容易被忽视,这也是青春期的孩子渴望成为大人的原因。

    二女隔着玻璃窗只看到录音室里的韩飞似乎已经调整好了,站在麦克风面前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这就让人很难受了,李亚男跟沈薇微只看到韩飞在张嘴,却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就好像心里有只小老鼠在乱窜,偏偏又拿它毫无办法。

    无奈之下,李亚男跟沈薇微只好通过傅奕夫妻脸上的表情来观察一点蛛丝马迹,可渐渐的她们发现,这夫妻俩的表情挺怪异的。

    最初他们是不住的点头,大概半分钟后就变成了微微有些诧异,之后就是一脸的震惊了。

    “唉,韩飞不会是跑调了吧?”沈薇微轻轻拿手肘碰了李亚男。

    李亚男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有可能,他小时候唱歌可要命了。”

    二女突然像是找到了某种共同语言,然后李亚男就开始疯狂吐槽韩飞小时候的糗事,比如上幼儿园大班还尿床啊,上树掏鸟蛋被卡着下不来什么的,沈薇微差点没笑死,不过心里其实是有些遗憾的,毕竟在这方面,李亚男有着天生的优势,青梅竹马嘛,怎么突然感觉酸酸的?

    大概五分钟左右,韩飞拿下耳机,从录音室里走了出来。

    傅奕跟谭老师也都摘下了耳机,不过谁也没说话,而是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韩飞,半晌才竖起大拇指:“很棒,甚至都不需要修音,这一版已经很完美了。”

    韩飞也没客气,拿过耳麦听了一遍,微微点头:“还行,那就这样吧。”

    李亚男跟沈薇微都愣住了,什么情况?听网上说进录音棚录歌,不是要录很多遍才可以的吗?而且还有什么百万调音师的梗,这,一遍就录好了?这不科学啊!

    “老师,可以把这一版的音频拷贝给我吗?”韩飞笑道。

    留守老师也有些发愣,他都做好了要反复录一天的准备,一遍过?别闹,以为自己是歌神呢?可看傅奕夫妻俩的表情不像是再开玩笑,留守老师拿起耳机,按下了重新播放键。

    然后,就是全程将近三分钟的沉默,摘下耳机,留守老师突然冲韩飞竖起大拇指:“小伙子嗓音条件不错,考虑一下当歌手吧,一准能红。”

    音频文件拷贝好,韩飞只是笑了笑接过U盘:“谢啦。”

    李亚男还是一脸懵逼的状态,眼看着大家都在夸韩飞,心里不免疑惑,难道这家伙真的这么厉害?是自己不够了解他?变声期之后因祸得福了?

    沈薇微跟李亚男都有些郁闷,原本她们是打算听一遍韩飞到底唱得怎么样再出来的,却被韩飞以不要打扰人家工作为借口拉了出来。

    临告别,傅奕还是一本正经的劝韩飞复读一年,明年报考华夏音乐学院,韩飞只是笑而不语,别闹,光是三个月的高三生涯就够他受的了,复读岂不是要他的命?别说他吃不消了,估计董婕跟韩肖都要疯。

    “哎,教室在那边儿,你干嘛呢?”李亚男见韩飞往学校侧门的方向跑去,不由提醒道。

    韩飞背着身子摆摆手:“我去把音频合成进视频,下午的课就不上了,记得别说漏嘴了。”

    李亚男气得直跺脚:“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果然逃课是一把好手。”

    沈薇微把脑袋靠在李亚男肩膀上,心里哀叹,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谁又愿意上课呢?

    “唉,不对啊,咱们凑了半天热闹,这首歌到底是什么样的,咱们还没听过呢。”李亚男突然反应过来。

    这么一说,沈薇微也回过神来:“这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

    韩飞当然是故意的,俗话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在高三百无聊赖的枯燥日子里,不找点乐子,日子会过得很慢的。

    当天下午,刘巍的邮箱里就收到了一份邮件,寄件人自然就是韩飞。

    刘巍好奇的点开下载播放,随便插上自己的耳机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