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二十二章:叫爸爸。
    原本谭老师是不大相信,一向没有音乐细胞的韩飞能写出这样的曲子,不过当她看到韩飞的原创音乐版权申请备案时,也不得不承认是自己看走眼了。

    “好你个小子,原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说,平日里看我上课的时候,是不是偷偷在背地里笑话我呢?”谭老师娇怒道。

    韩飞一阵讪笑,这玩意它完全没办法解释啊。

    “行吧,看在你是我学生的份上,那我就帮你这一次,不过,以后飞黄腾达了可不许忘了我哟。”谭老师半开玩笑道。

    韩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空头支票嘛,至于他要真是起飞了,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呗,多大点事儿?

    谭老师满意的点点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得,你们还是先回去吧,不然家长该等急了,伴奏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的,咱明天中午学校录音棚不见不散。”

    李亚男跟沈薇微一看都快七点了,也慌了,赶紧拖着韩飞就走。

    “唉~~~不是,你们别拽我呀,我还没加谭老师微信呢。”韩飞一脸遗憾的说。

    李亚男跟沈薇微都是一阵咬牙切齿:“你还想加微信?你这个大骗子,赔我们甘蔗!”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韩飞彻底没招了,只能任由她们一人一只手,咬出两排压印。

    “嘶~~~你们都是属狗的........吗?”

    好吧,面对儿女凶狠的目光,韩飞还是决定闭嘴,这次李亚男倒是很大方的让韩飞送沈薇微回家,原本沈薇微还有些犹豫,不过韩飞一句话就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别磨蹭了,要是哪个不开眼的盯上她,那才是倒了血霉。”

    当然说实话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为此韩飞手上又多了一枚“腕表”。

    上了五路公交,沈薇微看着韩飞一脸郁闷的揉着手上的“军功章”,再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韩飞没好气道:“还有脸笑,我两天没洗澡了,你们也真下得了口?”

    沈薇微挑了挑眉,笑靥如花:“那要不我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真的?”韩飞有些迟疑,直觉告诉他,一般来讲女人这时候说的话都不太可信。

    “啊~~~”果然,沈薇微趁着韩飞不注意一把抢过他另一只胳膊,几乎实在同样的位置又咬了一口。

    韩飞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沈薇微一脸得意的扬起下巴:“这下顺眼多了,不好意思啊,忘了告诉你,我有强迫症的,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韩飞咬牙切齿的说了句,然后随着沈薇微一声惊呼,她的右手已经被韩飞牢牢抓住,作势欲咬。

    沈薇微是真的吓坏了,她最怕疼了,每次体检抽血都会吓得掉眼泪,以至于李亚男一直觉得她太矫情。

    这要是被韩飞咬一口,那得多疼啊。

    韩飞心说小样儿,跟我斗?明面上却装作气急败坏的模样:“哼,现在知道怕了吧?你咬我的时候下嘴可一点儿都没留情。”

    沈薇微被韩飞抓住手腕,袖子也撸了起来,白皙细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是又害怕又羞涩,居然真就哭了:“呜呜呜,那李亚男也咬你了,怎么不见你咬回去啊?”

    韩飞理直气壮:“废话,我要是打得过还用得着你说?”

    “你混蛋,流氓。”沈薇微更委屈了,合着她就是个软柿子呗?

    韩飞一听就不乐意了:“嘿,还敢骂我,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

    “啊~~别.........求你了。”沈薇微又是一阵尖叫,透过长长的睫毛圆溜溜的眼珠里闪着晶莹的光芒。

    一时间,韩飞竟然看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这还差不多嘛,以后还敢不敢咬我了?”

    沈薇微怯生生的摇头,看着韩飞近在咫尺的侧脸一时间除了生气、害怕、羞涩,还生出了某种异样的感觉,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异性会这样对她。

    韩飞见沈薇微服软不免有些得意,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那,叫一声爸爸来听听。”

    旁边座位的乘客都快听不下去了,这是妥妥的撒狗粮啊,而且还是高中生,果真是世风日下!

    沈薇微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家伙居然能提出这样的要求,羞怒的挣扎:“流氓、混蛋,你休想。”

    韩飞不开心了,好啊,原来刚刚都是装的:“嘿,还敢反抗,那我真咬了啊。”

    眼看着韩飞就要咬上来了,沈薇微吓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呜呜呜~~~你欺负人,混蛋,臭流氓,啊~~~别,那个我叫不出口,可以换一个吗?”

    “换一个?行,那我就吃点亏,叫老公好了。”韩飞坏笑道。

    沈薇微试图把手往后缩,可惜并没有成功,又羞又气:“不行,我,我还是叫不出口。”

    “行,那就叫好哥哥吧。”韩飞心里暗笑,这傻丫头不会以为他真的会咬人吧?

    “哥,好哥哥..........”沈薇微气若游丝的哼了一句。

    韩飞没好气道:“你没吃饭呢?蚂蚱叫的声儿都比你大。”

    “好哥哥,行了吧,你快放手,臭流氓。”沈薇微气急,声音不自觉就大了,几乎整个车厢都听到了。

    “哎,乖。”韩飞厚着脸皮的应了一声,对四周乘客投来的异样目光视若无睹。

    沈薇微脸皮本来就薄,抽回手,赶紧把袖子盖上,羞得脸颊上红了一大片。

    公交到站后,沈薇微气哼哼的走在前面,韩飞不紧不慢的跟着,悠闲的吹着口哨。

    沈薇微一想到刚刚被他逼着叫爸爸的情形,就气得直咬牙:“你这个臭流氓,亏你也说得出口,你.........”

    对于沈薇微贫瘠的骂人术语,韩飞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完全不痛不痒。

    “喂,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个微信。”眼看着沈薇微进了小区,韩飞提醒了一句。

    沈薇微冲韩飞做了个鬼脸:“才不给你发呢,臭流氓。”

    回到家,母亲一阵嘘寒问暖,沈薇微随口解释去老师家补习了,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回到自己房间里拉开窗帘,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正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沈薇微嘴角扬起一抹微笑,随即话锋一转:“哼,谁要他等了?说了不给发微信,就不发。”

    但是转过身,又停住了脚步,犹豫了半分钟,这才咬着下嘴唇,拿起手机。

    透过窗户,路灯下的人影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里发来的“猪头”,说了句:“无聊。”

    转身消失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