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十章:会给你留条底裤的。
    三月底第一次模拟高考,韩飞居然考了四百五十八分,这样的总分虽然连二本都上不了,不过相对韩飞以往的成绩直接上涨了一百多分,只能用进步巨大来形容了。

    董婕跟韩肖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五味杂陈,从成绩可以看得出来儿子并不是装装样子,而是真的在努力,可眼看着距离高考也就三个多月了,幻想一下如果韩飞能够努力得早一点..........清北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嘛?

    对此韩飞只能赏给这对夫妻一双大白眼,要不是你们儿子基础太差,他至于这么辛苦吗?至于清北?别逗了,累死他也达不到啊,学霸跟学渣的差距不是通过努力就能缩小的。

    “三月份的尾巴是狮子座,呃,不对,好像是白羊座吧?”韩飞哼着曲子来到教室,三月份已经到了尾声,距离高考也只剩下一百多天,整个三种都充斥着高考前紧张的气氛。

    不过对于韩飞来说,他已经越来越适应这样的生活了,连带着跟同学们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这里还是必须吐槽一下原主,性格太跳脱,还喜欢装逼,再加上经常围在班花沈薇微旁边转,跟班上同学能相处好那才见鬼了。

    在同班同学眼里,韩飞自从艺考回来,就像是换了个人,没有动不动就原地爆炸,也不会张口就来的吹牛逼,这样的韩飞可比以前好相处多了。

    “唉,话说下周就能查艺考成绩了,韩飞你紧不紧张啊?”一个同学笑着问,韩跳跳这个外号,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喊了。

    另一个同学接话道:“对啊,韩飞,你要是艺考能过,凭你现在的成绩,那些专业院校还不是随便上?”

    沈薇微刚进教室就听人说起艺考的事情,心里不免暗暗得意,她对自己的专业课成绩还是有信心的。

    “哼,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艺考那么简单?人家那是专业课考试,多少人从小开始练都不一定能考上,更何况他?前后加起来也就不超过三个月吧?”说话的叫何建,也是沈薇微的忠实追求者之一,家里比较富裕,可惜就是长得一般,而且高度近视眼,人送外号“四眼”,跟韩飞一向是针尖对麦芒,话出讥讽也是情理之中。

    李亚男张了张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情理上她自然希望韩飞能考上,可从理性来讲何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0.5%的录取几率,其实不比一本的录取几率高。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在韩飞家里他说要跟自己打赌的情景,李亚男又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他似乎并不是在说大话。

    听何建这么一说,教室里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就消失了,刚刚开口挑起话题的同学也尴尬的闭了嘴,是啊,韩飞能过艺考的希望似乎比考一个二本还渺茫呢,至少二本还能努力一把,而艺考不仅要有天赋,还得有专业课实力啊!

    面对何建的嘲讽,韩飞无奈的笑了笑,跟这样的小屁孩置气,实在是有点浪费他的时间啊。

    “那,万一我要是考上了呢?”好吧,韩飞最终还是决定制裁一下这个小屁孩,毕竟管教熊孩子,人人有责嘛。

    “韩飞..........”同桌吴勇大惊失色,李亚男也是一阵扶额,在他们看来,韩飞的老毛病又犯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其余同学看韩飞的眼神也变了,何建高兴了,原本以为这么没谱的事情,他怼了韩飞也只能过过嘴瘾,对方肯定不敢吱声。

    “哦?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打赌咯?”何建咧嘴笑道。

    韩飞耸耸肩,一副正如你所料的表情,沈薇微也很意外的看着韩飞的侧脸,她很清楚韩飞的实力,那就是压根儿没实力,当初韩飞之所以说要去艺考培训班其实完全就是为了上下课的时候能跟她单独相处。

    “这家伙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原本经过一个月的观察,韩飞在沈薇微心里的印象分已经能够达到及格线上了,可现在,又跌落到了及格线以下。

    “好啊,那怎么赌?我奉陪到底,当然赌注最好靠谱点儿,别又跟以前一样张嘴就赌命,我可不想变成杀人犯。”何建似乎看到了沈薇微在注视这边,心里越发的得意。

    韩飞也笑了:“放心,你的命在我眼里一文不值,也不会让你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裸奔,好歹同学一场,我会给你留条底裤的。”

    “哈哈~~~”教室里响起一阵轻笑,就连沈薇微也忍不住笑了。

    李亚男掩嘴偷笑,这家伙别的不说,这张嘴绝对比以前厉害了不止十倍。

    “你.........好,如果你输了,就当着全班的面抽自己十个大嘴巴,要让全班都听到响的那种!”在女神面前被取笑,何建恨不得直接上手抽这货。

    “那就一言为定!要是输了耍赖,大家可都是见证人。”韩飞话音刚落上课铃就响了。

    “哼,走着瞧。”何建原本还打算放两句狠话,可惜班主任刘老师已经到了教室,只能悻悻的回到自己座位上。

    食堂里,李亚男几度欲言又止。

    韩飞一声长叹,把正在从她饭盒里夹出的炸鸡块放了回去:“唉,男人婆,不就是吃你几块鸡肉嘛,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

    吴勇一脑门子黑线,没错,的确是几块,可打饭阿姨拢共一人给几块你心里没点哔数吗?

    李亚男都傻了,瞪大眼睛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哦,那就好。”然后韩飞这臭不要脸的又把筷子伸了过去,顺便把仅存的三块炸鸡全夹走了。

    “...........”李亚男彻底傻了,她是不是应该拿起饭盒一下扣在这货脑门上?然后再补上一脚?

    “哎,你干嘛去?”韩飞扯着嗓子喊。

    李亚男已经端着饭盒走远了,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吃饱了!”其实是气饱了。

    “吃饱了把饭盒留下啊,浪费是可耻的。”

    李亚男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韩飞一脸遗憾的把眼神转向坐在旁边的吴勇,结果这货的饭盒比他脸都干净,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暴饮暴食是不对的,以后要注意节制。”

    吴勇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谁每天跟饿死鬼投胎似的,他要是不吃快点,这点荤菜全都进这货肚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