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章:青梅竹马还是童年阴影?
    董婕虽然嘴上把韩飞贬的一无四处,实际上还是心疼儿子的,发泄完也就去厨房准备晚饭了,嗯,今天艺考,肯定是又费脑子又费体力,给儿子做个红枣核桃乌鸡汤补一补吧?

    韩肖冲儿子做了个警报解除的手势,然后打开电视机,顺便从茶几抽屉里摸出两枚游戏手柄,刚准备丢一只给儿子,却发现他已经站起身。

    “你自己玩儿吧,我想静静。”韩飞摆摆手,头也没回的进了自己房间。

    董婕其实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呢,一看赶紧把韩肖叫了过去:“嘿,咱儿子今儿怎么了?连游戏机都不玩儿啦?”

    韩肖低头哼哼着,就是不说话,董婕一看他这样就来气,拍了他一下:“哼哼什么呢?我问你儿子怎么啦。”

    “那还不是你,一天到晚的打击他,冲他吼,咱儿子现在不是小学三年级了,他都高三啦,眼看着就十八成人了,你得给他留点面子。”韩肖低声道,语气中透着忧虑。

    董婕瞪着韩肖,皮笑肉不笑道:“面子?给他面子?那是不是也要给你留面子?”

    韩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哼哼唧唧道:“那,该留也给我留点嘛。”

    话音刚落,脸上肌肉就是一阵抽搐,董婕脸上带着笑,手已经捏住了韩肖腰间的软肉:“是嘛?那干脆零花钱再给你加点好不好啊?”

    韩肖疼得呲牙咧嘴,赶紧摇头,董婕这才心满意足的拍拍手,斜了韩肖一眼:“以后少借儿子的名义给自己谋福利,在我这儿,不顶用!”说完手起刀落就把案板上的鸡头给斩了下来。

    韩肖心有余悸的咽了口唾沫,面对明晃晃的菜刀,只能屈服。

    反叛是被镇压了,儿子的问题还是得解决啊,董婕最终还是要向老公问计:“哎,你有没有觉得咱儿子今天有点怪怪的呀?”

    韩肖茫然的摇头:“没什么不对劲啊,跟我勾肩搭背的,还是一样的臭贫,就是牛皮吹得有点儿大,连京城影视学院都敢吹了,还演绎科目满分..........”

    “那还不是跟你学的,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董婕也被逗乐了,没好气的拍了韩肖一下。

    韩肖无奈的翻着白眼:“行,坏的都是遗传我的,儿子长得帅就是遗传你的,也不知道你高中生物是怎么学的,估计你们生物老师现在棺材板儿都盖不住了。”

    正说着,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门铃声,董婕跟韩肖互相使了个眼色:“谁啊?这个点来?不会是你那帮狐朋狗友特意踩着饭点儿来蹭饭的吧?”

    韩肖茫然的摇头:“应该不会..........吧?”说着就要去开门被董婕一个眼神制止了。

    董婕仰着头就去开门,韩肖简直没眼看,心里暗暗腹诽,开门就开门,就不能把刀放下嘛?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韩肖吓了一跳,但是立马又觉得不对劲,这声音也不像是他那帮狐朋狗友的糙汉声,倒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很年轻,而且还挺熟悉。

    韩肖赶紧跑出厨房,却发现居然是她。

    门口的姑娘穿着高中校服,还背着书包,而自家媳妇儿已经讪笑着把手里明晃晃的菜刀藏到背后。

    “是亚男啊,快进来,那个,我正在做菜呢,没吓着你吧?”

    姑娘摇了摇头,脑后的乌黑马尾在空中摇晃着,鹅蛋脸、高鼻梁,妥妥的美人坯子,要说唯一的缺点,嗯,就是稍微有点平胸。

    “哦,没事儿,董阿姨,我...........还好。”姑娘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董婕拿刀的右手。

    董婕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场面一度很尴尬,韩肖赶紧打圆场:“嗨,你堵在门口干嘛,还不赶紧让亚男进来?”

    语气一度很嚣张,董婕愤愤的瞪了韩肖一眼,然后又冲姑娘笑道:“瞧我这脑子,来,亚男快进来,今天就留在我们家吃饭吧?阿姨给你炖鸡汤喝。”

    姑娘换了拖鞋一听鸡汤,脸都吓白了,连连摆手:“阿姨,您别忙了,我来找韩飞有点事儿,您真别客气,我妈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

    说着姑娘就推开了韩飞的房门,然后啪嗒一声闷响。

    韩飞正坐在椅子上思考人生呢,被这一声响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赶紧抬头,却见到一位鹅蛋脸的美女正双手环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自己。

    “男人婆?”韩飞脱口而出,之所以记忆如此深刻,是因为,这位就是他从小的青梅竹马,呸,不对,应该是童年阴影。

    韩飞的老爸韩肖跟李亚男的老爸李卫国是一个小院儿长大的发小,当然,用董婕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失散多年的两团臭狗屎,臭味相投,谁也不好意思嫌弃谁。

    从父辈开始,两家关系就好,韩飞跟李亚男又是同年出生,起初,剧董婕回忆五岁之前韩飞跟李亚男之间的对抗还是占了一点优势的,比如经常抢李亚男的玩具、揪她的辫子之类的,(可惜韩飞压根就没有这段光辉岁月的记忆。)

    六岁以后,李亚男就开始各种花式吊打韩飞了,原本韩飞还想着上了初中就能够报仇,结果他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女孩发育的可比男孩要早,于是韩飞初中三年依旧被压制得死死的,到了高中他们倒是不打了,不过对于李亚男的畏惧早已深刻在这具身体,几乎形成了肌肉记忆。

    李亚男居高临下的扬着下巴,不过她很快就发现,面前这个韩飞好像跟自己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了,除了刚刚进门时的自然反应,从他的眼神里完全看不到任何害怕、畏惧的神色,反倒是,在用一种很莫名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自己。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她之前好像见过类似的眼神,不过时间太久了,已经记不太清了。

    李亚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随手从书包里掏出一大摞卷子摔在韩飞面前的书桌上,说了一句:“这是这几天布置的作业,别以为参加个艺考就能不做卷子,明天早自习我要看到这些卷子做好了放在我的课桌上!”说完就要离开,不知道为什么,韩飞的眼神让她有种心跳加速想要逃跑的冲动。

    韩飞其实在暗暗吐槽原主的审美眼光,这样的美女在他记忆里居然是个恶魔般的人设,实在是暴殄天物,不过李亚男的话却让韩飞一愣。

    随即,韩飞不屑道:“哼,哥都是通过艺考的人了,还需要做卷子?开玩笑。”

    李亚男猛地转身,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少来,就你?你知道京城影视学院每年招生的比例是多少吗?0.5%!去参加艺考的哪个不是身怀绝技?你除了特能吃,还有啥特长?”

    嘿,这是赤裸裸的瞧不起他了?韩方不由暗自吐槽原主的人设——实在是蹦啊,嘴上却装作不服气道:“那,要不咱们打个赌,我要是考上了你就帮我做件事情,不管是什么,都不许拒绝,我要是没考上,任你处置..........你不会是不敢吧?”

    李亚男背对着韩飞,纠结了一会儿,才半转身冲韩飞比划了一个中指:“神经病!”然后扬长而去。

    “这傻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居然看出了我的激将法?”韩飞望着李亚男的背影若有所思,空气中似乎残留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等等!”韩飞突然想到一个被他忽略了的问题,艺考生其实也是要参加高考的,只是文化课的成绩可以稍微低一些而已,也就是说他哪怕艺考成绩再好,要想考上京城影视学院,还要通过三个月后的高考,而且分数还不能太差。

    “这尼玛,坑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