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204章 唯一的儿子
    “请不起?”

    宴允行蹙着剑眉,对于郁冬僮这个回答,似乎有些不信。

    郁冬僮猛点头:“对啊,他们怎么可能请得起您呢?”

    “你去跟他们交谈一下,如果这一项活动内容不是我来进行,那这个代言就算了。”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可以请他当代言人,然后代言就可以顺利进行,否则的话,另请他人。

    虽然宴允行把话说得很隐晦,但郁冬僮身为他的经纪人,听懂了。

    “啊这……”郁冬僮迷茫了,宴哥要跟新生流量抢代言?

    “怎么?”

    郁冬僮犹豫的模样令宴允行发出了质问声,低磁的嗓音里含着阴恻恻的声调,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求生欲极强的郁冬僮连忙应允:“没、没事。我现在就去跟品牌方谈一谈!”

    宴允行还想说什么,但只为一人设置的专属铃声响了起来,他淡淡的看了一眼郁冬僮,而后神色温柔的接通了电话。

    郁冬僮看了一场免费变脸表演,心里很是腹诽,但又不敢乱开口,只能退出办公室。

    他磨磨蹭蹭的走着,试图听宴允行打电话。

    因为刚才他听到了一点点宴允行的讲话声,特别温柔,还有就是宴允行的变脸表演,也着实令人好奇他究竟对谁这样的。

    但像他这种好奇心过重的人,自然是没办法知道真相的,在宴允行的冷眼注视下,他不得不加快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他一出去,宴允行身上的冷气就收了回来。

    “吃了,哥哥刚吃完饭。”

    耳边是少女软糯的督促声,一股暖流涌进他的胸腔内,慢慢的融进血液里。

    “真的,哥哥刚吃完。吃了什么?”

    被问到吃什么时,宴允行掀起眼眸看向不远处的桌子上,略微眯了眯眼,随意的说了几个菜名。

    而陆予宁直接打了一个视频电话过来,让他给她瞅瞅垃圾桶是不是有饭盒。

    宴允行根本就没吃,垃圾桶里哪有饭盒呢?

    但为了不让陆予宁担心,委屈道:“难道乖宝不相信哥哥吗?”

    陆予宁刚想说不是,却又听他接着道:“本来今天没跟乖宝在一起,哥哥就很伤心了,现在又被乖宝怀疑,这心啊,像是被刀子割了一样,真痛啊……”

    话筒里传来左雪媛的声音,把陆予宁的注意里都吸去了一大半,又因为宴允行言语诚恳又带着委屈之意,陆予宁连忙开口跟他解释自己是怕他一忙起来就忘记吃饭,但她对他的信任度是很高的。

    最后在宴允行设下的圈套里,陆予宁没看到照片就算了,还答应了他很多个不合理条件。

    两人通话许久,还是因为宴允行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才结束这通电话。

    被打扰跟亲亲女友煲电话粥的宴允行心情又开始不悦了,跟来人接通电话时声音很是冷漠,听到辛令元说宋稚又来了,本就不悦的情绪愈发冷漠了。

    “不见。”

    “我不是跟你说了?凡是Q市宋氏的人,一律不见。”

    宴允行隽秀的脸阴沉一片,清冷的声音也变得阴冷,身上的寒气也随之散发出来。

    没等辛令元再说什么,宴允行直接挂了电话。

    他一点也不想见到宋稚!要自己放过宋稚已经是一件不易的事了,居然还妄想自己跟他坐下来和平相处的谈一谈。

    而一直在帝豪大厅等消息的宋稚见前台一脸为难,便知道宴允行又拒绝自己了。

    宋稚看着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出神,脑海里在想自己究竟怎么样才能跟宴允行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但心口处的钝痛让他难以集中注意力,兜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是宋建山打来的。

    宋稚抿了抿略微苍白的唇瓣,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宋建山铺天盖地的谩骂声透过话筒传来,似乎是忍耐了许久的怒意,难听的骂声也口不择言:“要是知道你会吃里扒外,就让你死了算了!”

    宋稚紧抿着唇角,本就苍白的的唇瓣愈发毫无血色,恍然全身的血都被抽干了一样。

    生理上跟心理上的痛夹杂在一起,痛不堪言。

    “是啊……为什么还要救我,用这么残忍的方式……”

    用妹妹的命作为交换,让他每夜都能梦到那双带着恨意却又麻木的眸子。

    “为什么救你?还不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儿子!”

    话筒里的声音怒火中烧,似恨不得从那头钻到他面前大骂一顿。

    宋稚轻笑一声,漠然又痛苦。

    “唯一的儿子……”

    这是上天安排的报应!

    吉雨萍生下宋稚这个儿子,宋家的人十分高兴,毕竟带把的能继承宋家的家产。

    可宋稚三岁那年,被检查出心脏有问题,恐怕活不了多长时间。

    宋家人一听,登时让吉雨萍再生一个,再生一个带把的就好。

    但天不尽人意,怀的是女胎。

    宋家人当然不乐意,在他们心里,唯有男性才能继承财产。

    本来吉雨萍要把女胎堕掉再怀一个的,却检查出宋建山患了死精症,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

    最后的希望又放回到第一胎的孩子宋稚身上,本想着以后给他换个心脏就好,医生却说一般的心脏会有排斥反应,存在很大问题。

    不知道宋建山从哪想来的方法,居然想用未出生的女胎心脏移植到宋稚身上。

    即使医生跟宋建山说男病人接受女性供体心脏成功率很低,但宋建山都听不进去,一味地认为同一个母体生出来的孩子,匹配率会高。

    于是宋家邀请了很多个私人医生治疗宋稚,同时研究如何在最合适的时候移植女胎的心脏。

    小时候的宋稚还不懂这些,等他稍微大一点时,明白宋氏夫妇想做什么,也反抗过,但每次都徒劳无功。

    他有一段时间把药给断了,差一点命丧黄泉,可上天不让他死,又被他们救回来了。

    那次过后,宋氏夫妇说他要是再自寻短见,宋宁也活不了。如果他再伤害自己,宋宁也会受到相同的痛苦。

    宋稚心里尤为惊愕,没想到他们会用宋宁来威胁他。

    从那时起,宋稚不敢再试图自杀了。

    因为他知道,宋氏夫妇绝对会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