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四章:动摇国本
    大明推举官员,确实有一套流程。

    而这个流程……某种意义而言,和内阁、吏部息息相关。

    李国这样的人,若是要安插大量的党羽,确实非常容易。

    道理很简单,因为他是内阁大学士。

    他可以长袖善舞,只要他愿意舍得下老脸,不说其他,吏部巴不得卖他这个小小的人情。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倘若有内阁大学士希望自己办一件举手之劳的事,绝大多数人第一个念头绝不是办不办,而是在想,李公居然这般看的起我?

    如此一来……这一件件的小事也就水到渠成了。

    这令张静一越发的警惕起来。

    此时,他死死地盯着李国道:“这些银子,是买官?”

    李国如实道:“大抵都是。”

    张静一继续问:“到底有多少人,又牵涉到了哪一些?”

    “记不清了。”李国道:“每年都会送一些条子,条子里什么人都有,只是都是一些小官,有一些进士,还有不少举人……老夫不会在意。”

    这说的过去。

    毕竟像知府和州县,或者是同知、县丞之类的小官,堂堂大学士,怎么会关注?

    最高的级别,也不过是布政使而已。

    “武官呢?”

    “武官也有不少。”

    “都是地方上的千户?”

    “是,都是江南的诸卫所。”

    张静一道:“七百万两银子,安置了多少人?”

    “已忘记了……”李国道:“至少上百,甚至更多,其实这是些许小事,实在不值一提。”

    张静一显然看法是不一样的,冷笑道:“些许小事,这些小小的卫指挥、千户、知府、知县在你眼里是不值一提,可在地方上,便是一个个的地方父母,掌握一方的民政和军政。亏得你这老狗还自恃清高!”

    李国却道:“我不举荐,势必也会其他人举荐。”

    张静一讥讽地看着他道:“那不同,你到了现在,何须自辩呢?有一个人,给你送这么一大笔银子,安插了这么多地方官,且这些人……却还散布于江南诸省,他们是什么心思,你会不明白吗?”

    “一人买官,危害的不过是一方的百姓,可这些人这般的猖獗,他们要做什么?你难道心里不清楚?”

    对于这个问题,李国垂头不语。

    张静一则是继续问:“除此之外,那些人还有什么特征?”

    “没有特征。”李国道:“只是一个读书人负责这件事,可这读书人,也只是化名,老夫只要见钱便可以了。甚至……甚至……”

    “甚至什么?”

    “甚至这样做,也有好处。”李国苦笑道:“这样做的话,至少老夫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反而心安,这种事……只要见着真金白银即可,何须管他们是什么人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锦衣卫查了这么多日子,也没有头绪!”张静一不客气地道:“原来如此!现在开始,你将你能记忆的所有人,接触你的人是何模样,是什么口音,还有你所有记得起那些安置在江南的那些官员,都给我好好的想一想,若是想不明白,便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说着这话的时候,张静一的脸带着几丝愤怒,还有冷厉。

    随即,张静一便匆匆出了审讯室。

    审讯室外头,邓健正候在这里。

    见了张静一,他笑嘻嘻地道:“都督何须如此动怒,审讯人犯而已,不值当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身体。”

    张静一脸色稍稍缓和:“这却未必,这不审还不知道,一审方知……江南可能要出大事。”

    张静一的眼中有着担忧。

    邓健便问:“这是为何?”

    “一时说不清楚,这李国的危害,远超了我的想象。”张静一略显凝重地道:“待会儿,我需入宫去见驾一趟才好,对啦,二哥……”

    一听张静一叫二哥,邓健反而心里有些寒了。

    不会吧,不会吧,这又是有什么出生入死的事!

    他硬着头皮道:“咋啦,你直说,莫要拐弯抹角。”

    张静一的脸上总算显露出了一点笑意,道:“我关心你的婚事,陛下也很关心,只是……又不便为你做主,所以想问问你的意思。”

    邓健一听,倒是立马打起了精神:“这个……也不好说,我需先去打听打听。”

    “如此甚好。”张静一笑了笑道:“那过几日,我再上奏,现在情况有些紧急,先告辞。”

    说罢,张静一便走了出去,急匆匆地入宫。

    此时,天启皇帝和魏忠贤二人,却在西苑之中练铳。

    远远的铳声大作,林苑里飞鸟受了惊吓,扑翅而起。

    这时见张静一来,天启皇帝却是笑了:“这新送来的短铳,比从前稍好一些,不过也很有限,还是需好好地打磨打磨……朕待会儿,给你写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张静一点头道:“辛苦陛下了。”

    “辛苦的是那些能工巧匠。”天启皇帝真心道:“能改到这样的地步,已是十分难得了。”

    魏忠贤便笑着道:“陛下能如此体恤这些匠人,匠人们若是知道,不知该有多感激呢!”

    天启皇帝却自动过滤了这番话,而后看向张静一:“张卿,怎么不说话?”

    张静一便将初步审问过的结果报了上去。

    魏忠贤顿时大怒,道:“那周应秋……真是罪该万死,竟与李国媾和。”

    这话说的……好像李国不是魏忠贤的人一般。

    这周应秋确实是铁杆的魏党,若不是魏忠贤,他也上不了吏部天官的位置。

    天启皇帝随即道:“你的意思是……江南各府各县……都被与李国勾结之人把持了?”

    “正是。”张静一道:“也正因为如此,臣才觉得可怕啊,把持了这么多乌纱帽,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还贿赂了其他人,还把持了什么其他的位置。”

    “陛下……其实朝中有人结党,并不可怕。可若是在地方的州府,这些人若是铁板一块,那才是动摇国本。何况,花了这么大气力,给他们买来乌纱帽的人……到底又有什么图谋,那便说不清了。那东林党,把持朝纲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这是因为,只需陛下一纸诏书,便可置他们于死地。可这数百上千的地方文武官呢?他们若是操持于某些人之手,这天下……可还是大明的吗?”

    天启皇帝又何尝不知这个道理?

    因而,他也皱眉起来,勃然大怒之色:“那么背后之人是谁?”

    “那李国没有说,可能是知道,但是不肯说。也有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他只说,会有人定期寻他……除了给他送金银之外,便是给他一个花名册,什么人该做什么职位,一清二楚。”

    天启皇帝倒吸一口气,道:“当真可以想安插谁就可以安插谁吗?”

    “李国自称可以做到。”张静一道:“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处置?”

    “替换掉所有江南的文武官吏?”天启皇帝话音落下,又觉得这不现实。

    张静一道:“想来……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法不责众的结果。若是陛下想要动手,那么……谁也不知,这江南是否会大乱。可若是陛下不动手……他们便可继续在那蝇营狗苟。可怕的是,这些人的幕后之人是谁,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何他能轻易的拿出如此多的银子,而且眉头都不皱一皱?”

    天启皇帝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卿家所言有理,若是不查清楚,朕寝食难安,江南乃我大明丰腴之地,不容有失……依你来看,朕当如何?”

    “现在李国一案,已经大白于天下,那么那大肆输送贿赂之人,或许也应该有所动作,至于江南那边,只怕也要人心惶惶,此时此刻,应该一面彻查,一面试探他们的反应。”

    “试探反应?”

    “派出钦差,就说彻查李国的案子。”

    “谁可做钦差?”

    张静一想了想道:“吏部尚书周应秋,陛下以为如何?”

    “他?”天启皇帝厌恶地道:“此人不是……”

    “正是因为他有嫌疑,所以周应秋为了自证清白,才会拼命彻查,而且他掌握吏部多年,知悉天下诸官……”

    天启皇帝背着手,来回踱步起来。

    魏忠贤倒是感激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其实李国被擒,魏忠贤也有一些难堪,当初他可没少说李国的好话,李国虽不是阉党,可毕竟和魏忠贤是同乡。

    现在这案子又牵涉到了吏部尚书,那么事情就更可怕了,这岂不是说阉党干将,也牵涉到了这案子?

    这种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往大里说,叫勾结乱贼,往日小里说,不过是……失察之罪,让那李国钻了空子。

    张静一请陛下让周应秋去,本质上是戴罪立功,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借助魏忠贤的力量,试一试这江南的深浅。

    而对于魏忠贤而言,这则是一个极佳的洗白机会。

    于是魏忠贤道:“奴婢也认为,周应秋去最合适,他已犯下大错,自当戴罪立功。”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