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六十一章:李家团灭
    这李正荣乃是李国的长子。

    听到了枪响,骤然之间,便觉得脑后剧痛。

    好在他死的很痛快。

    脑袋顿时炸开。

    而后……血肉横飞。

    就在所有人颤栗和惊恐的目光之中,当即便倒地。

    他方才虽还骂李国是老畜生。

    怨恨李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死鸭子嘴硬。

    可李国此时看着眼前的一切,眼里的瞳孔收缩。

    这何止是一辈子心血毁于一旦,所有的钱财化为乌有,看着儿子倒在血泊里,他口里发出了狂叫:“啊啊啊啊……”

    群臣顿时毛骨悚然。

    他们其实这个时候,已经觉得李国该死。

    可看天启皇帝的手段,却还是禁不住如芒在背。

    这显然只有太祖高皇帝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来。

    而且……这是什么话。

    什么叫做,你是昏君,所以你可以为所欲为,而李国乃是名臣,所以就不能这样干?

    这是人说的话吗?

    天启皇帝没有收起火铳,而是一步步地走到了李国的面前。

    身后的宦官倒是害怕这李国绝望之下暴起,想要阻拦。

    天启皇帝却是横瞪了那宦官一眼,这宦官便已吓得魂不附体。

    这才是真正杀人如麻之后的眼神,一个眼神,便教人魂飞魄散。

    天启皇帝道:“朕被你们骂了这么些年,无论做什么,都是昏聩无能,是残暴不仁。可是你不同,你给自己博取了巨大的名声,人人提及你,都说你两袖清风,说你高风亮节。朕来问你,你得了好名声,又有什么资格效仿朕呢?”

    “这么多的金银,你拿了去,内阁大学士的位置,你也得了,可谓是位极人臣,富可敌国。你还每日在那里,装什么君子,做什么名臣?世上岂有这样的好事?”

    李国粗重地呼吸着,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而此时,他的儿子……脑袋已不成形状了,就像一个干瘪的皮球,耷拉着地上,依旧是血流不止。

    李国此时涕泪直流,连口水也流了出来,他闭着眼睛,道:“你要如何,你要如何?”

    天启皇帝冷冷地道:“要如何?要你付出代价!朕早说过,朕是要你全家的性命来作保的,你认为,朕要如何?”

    天启皇帝狞然地接着道:“你不是自称自己是清官,是好官吗?不是说锦衣卫羞辱了你吗?你看看你这丑恶的样子,朕的内阁大学士,代朕宰辅天下,多少的政务,由你而出,你拟了多少的票拟,结果如何?结果……你的票拟,都换成了银子,现在却还在朕的面前,装什么可怜?”

    天启皇帝道:“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指使着人……想要让朕撤了世镇辽东的事?你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

    李国只是不断地捶打心口,苦不堪言。

    到了这个时候,他既恐惧自己性命不保,更恐惧的是……自己临死之前,还要看到自己的至亲一个个地死在自己的眼前。

    这么多年来,他贪墨了这么多钱财,难道真是为了自己享用?

    不就是要留给自己的子孙吗?

    可现在……

    他颤抖着,只能无能地捶打着自己!

    当然,天启皇帝知道,眼前自己的话,李国已经听不进去了。

    只是这些话……显然并非是对李国说的。

    群臣个个低垂着头,哪怕方才李国想要拉大家一起下水,可现在……却也禁不住兔死狐悲。

    甚至有人极想劝谏天启皇帝宽恕李国。

    毕竟……谁都有被抓个正着的时候,刑不上大夫,如那宋朝一般,不凌辱和虐待大臣该有多好?

    可是……见天启皇帝如此,此时是谁也不敢多言。

    只见天启皇帝冷笑着道:“你以为,朕会不知道……这辽东是好地方?不知道出了黑麦之后,那里沃土千里,从此之后,辽东便是塞外江南?难道朕不知道,将来张家,必为天下第一权门?”

    这一刻,群臣都诧异的地看着天启皇帝。

    原来……陛下当真知道?

    起初大家以为,陛下是糊涂,宠信张静一,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哪怕……连辽东也舍得一并赐予。

    可这些……天启皇帝又怎么不会考量?

    他可是太祖高皇帝的后人,他的祖先里,有无数奇葩,从太祖高皇帝,到成祖皇帝,至于那嘉靖皇帝和万历皇帝,哪一个不是将权术耍弄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天启皇帝大笑道:“你可知道为何吗?不是朕非要赐辽东予张家不可。而是因为……朕早就知道,你……还有你们那些大大小小口里自称自己是君子,说什么两袖清风,道什么高风亮节的狗东西,个个都贪婪无比,朕若是不将辽东送出去,你们这些狗一般的东西,便会像野狗扑食一般,将辽东的沃土,啃噬的干干净净,百年之后,你们就会成为新的辽将,你们会养寇自重,到时辽东纵有万里的沃土,朝廷也从那里收不来一粒粮食,那里的粮产再高,也不过是肥了你们这群大大小小的硕鼠而已。到了那时,朝廷何止是颗粒无收,只怕你们还要沆瀣一气。想尽办法让朝廷给你们调粮。”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继续道:“现在知道了吗?你以为你在背后怂恿那些言官,挑拨朕与张卿君臣二人,便可成功?你以为朕会提防张卿?你错了,朕提防的,是你们这群猪狗不如之人!”

    此言一出,真将一旁的伴驾大臣们都骂了个干净。

    众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复杂,总觉得皇帝这是在拐着弯骂自己。

    而李国已是悲痛欲绝,只恨不得立即死在眼前。

    天启皇帝随即将火铳交还给了张静一,而后背着手,看也不看这李国,只是口里道:“这里的金银,都搬到宫里去,朕又可好生做一段日子昏君了。至于这李国,贪墨钱财,欺君罔上,罪该万死,将他一家老小,统统诛了吧,不要留有后患。”

    听到这话,李国如遭晴天霹雳,虽然明知道……这一刻可能到来,可当真正意识到……全家都要死绝的时候,却依旧无法接受。

    一旁的张静一点了点头:“遵旨。”

    天启皇帝又接着道:“张卿和邓卿此番有功,尤其是邓卿………这才是有大才干之人,乃朕腹心肱骨也,他现在是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区区佥事,太屈才啦,立即敕封为锦衣卫指挥使同知,协助张卿辖制锦衣卫。”

    邓健便上前,道:“臣实在愧不敢当。”

    “哪里的话。”天启皇帝道:“大明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一个邓卿,对朕而言,足以抵得上十万雄师!”

    邓健:“……”

    这夸得有点让邓健都觉得过分了。

    天启皇帝随即道:“朕乏了,就在此喝一口茶水,也让朕好好体验一下,在这李家里,两袖清风是什么样子。”

    于是,众校尉纷纷动手,将李家的人统统拿了,那李国也被人架了出去。

    群臣此时都默不作声,只是心里打着小九九。

    另一边,便有人开始动手,直接开始寻车马,将库房的金银装箱。

    说起来,李国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藏匿银子,毕竟太多,因而随意堆放。

    可李国却是细心的人,分门别类,账目也很清楚,一箱箱的金银分装明白……倒也省去了不少分拣的麻烦。

    而在李家外头,军民百姓们还未散去。

    这件事闹的太大了。

    尤其是一群读书人开始鼓噪,来了不少人,大家纷纷道李学士乃是青天,如今遭人构陷,这许多百姓倒还是明白‘事理’,听说大明的青天被害,怎么肯散去?

    一群读书人掺杂其中,更是义愤填膺,不断的咒骂。

    于是……这里水泄不通。

    直到这李国全家人被押了出来,个个五花大绑,一时之间,群情激愤。

    有人大呼道:“李公蒙受不白之冤,他之所以遭人构陷,是为了我们百姓而据理力争哪……”

    说罢,这人就嚎啕大哭起来。

    一下子……不少的军民也不禁闻之落泪。

    因为此前大家都以为,陛下既然来了,一定能还这李大学士的清白的。

    谁晓得……这下倒好了,一家人都捆绑出来了。

    于是接着,又有人大声疾呼起来:“我等能安居乐业,都拜李公在朝中心系百姓所赐,今日李公罹难,我等可以坐视吗?”

    一下子,街头巷尾,竟是哭声一片。

    气氛是会感染的。

    有人带头嚎哭,其余人也不禁眼圈红了。

    再加上身边有人说起李国如何清廉的事迹,更是忍不住潸然泪下,何况这李国的府邸,实在残破,可以说是连寻常的富户都不如,便连大门都是斑驳,红漆早脱落了,也不舍得修葺。

    只是接下来……有人开始拿着锯子,锯去李家高大的门槛。

    有人开始议论纷纷:“锯了门槛,莫非是不但要拿人,还要羞辱李家门楣吗?”

    直到一辆辆车马开始出来……这才知道,原来……这是方便车马通过的。

    于是大家都忍不住朝那车马一看……

    嚯,好家伙……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