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五十一章:千古奇功
    如此劣质的土地和气候。

    却还能有如此的收成。

    一方面,证明了辽东的土地有多肥沃。

    另一方面,也证明了这黑麦的产量,几乎不受其他气候的影响。

    又或者说……人家就适应那种环境。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要知道,辽东那地方,除了风雪之外,几乎是没有什么大灾害的啊。

    而河南那地方则完全不同,虽是中原之地,可一条黄河过境,这黄河之水虽是文明的发源地,却也时常泛滥,或是改道,再加上持续的旱灾,旱灾之后继之而来的蝗灾,气候的聚变之后,表面上所谓的小冰河期只是地球的气温降低了几度,可引发的灾害,却是数不清的。

    倘若真能在义州卫那个地方,有此收获。

    这等于是直接凭空出现了十个河南大的地方,且和河南一样,都是平原地带。

    这还了得?一个辽东几乎养活全天下人了!

    孙承宗觉得匪夷所思,不相信。

    这实在是没办法相信。

    其余百官,也都哭笑不得地看着信王朱由检,这一次却不知这位傻王爷,又被谁骗了?

    天启皇帝则是深吸一口气,道:“百斤?能有百斤以上的亩产,还是义州卫那个地方?是那叫黑麦的东西?”

    “是,叫黑麦……此物最是耐寒和抗冻,这样的作物,从前真是闻所未闻,臣弟这一年多来,从育苗到插秧……每日都是胆战心惊,生恐它承受不住义州卫的严酷气候,可哪里想到,那百多亩的麦田,几乎全部存活了。”

    “陛下,这义州卫有多苦寒,大家都是知道的,义州卫能种,那么辽东便都能种植,不只如此,臣弟可以保证,若是在沈阳、锦州一带种植,产量还将更高……”朱由检说到了激动之处:“只要人力足够,辽东有的是土地,每年都可开垦出大量新田,臣弟这边,继续育苗,不出十年,朝廷就多一个河南,二十年,便可有三五个河南,百年之后,则天下粮产,辽东可占天下半数。”

    这朱由检说的天花乱坠,天启皇帝诧异无比。

    他忍不住道:“黑麦真能吃?”

    “能。”朱由检非常确定的口吻道:“口感不差的,和白面差不多。”

    说着,朱由检才想起了自己的包袱。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他里三层外三层地打开包袱之后,一小袋的黑面便展露在大家的眼前。

    众人低头去看,这玩意,确实像是面粉,唯独……颜色有些深。

    “这便是黑面……陛下可以尝尝。”

    说着,朱由检率先拿手指深入面粉里,而后,放入口中吸吮,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天启皇帝则是看得头皮发麻,这还没煮熟呢……

    百官见朱由检的模样,这信王殿下……怎么越来越俗了……

    天启皇帝便咳嗽道:“来人,将这些黑面烹煮了,朕要亲自尝尝。”

    这个时候,天启皇帝已经开始意识到什么了。

    这可能是真的。

    此时,天启皇帝晕乎乎的。

    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一般。

    好像没有了什么意识,只是搓着手,但是却不吭声。

    毕竟……眼下的事,让他觉得不真实。

    这个时候高兴过了头,到时若是被现实打脸,可能就有点难看了。

    宦官早已取了黑面,跑去烹煮了。

    百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此时已经毫无规矩了,几乎所有人或喜,或忧,或疑虑。

    喜的是……天下可能真的不缺粮啦。

    忧的是……不缺粮……地价可能要暴跌了。

    还有粮价……

    此时的大明朝,土地的价格经过两百年的发展,已经涨到了最高位。

    而资产价格之所以暴涨,其实就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土地兼并之后,绝大多数的土地都掌握在士绅手里,而且这些人几乎是只进不出。

    也就是说,若是市面上出现了一块土地,绝不是大家想象那般,我拿着钱去买就可以了。

    因为绝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抢。

    而绝大多数失去土地的人,没有土地,就意味着无法存活,因而不知多少人,可能攒了一辈子的钱,只希望能给子孙们留几亩地。

    在这种情况之下,土地的价值不断推高,也是理所当然。

    当然……现在暂时大家还顾不得这个。

    此时,所有人都在焦灼地等候着。

    那李国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因为此时……张静一可能又要翻身了。

    几次催促。

    终于……

    有人用黑面制了蒸饼来。

    这一下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看着这热乎乎的蒸饼。

    远远的,似乎有一种粮食特有的香气。

    这香味,几乎和白面一般无二。

    魏忠贤亲自进献了一个黑乎乎的蒸饼送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一入口,天启皇帝就感觉到这蒸饼并不粗糙,和白面差不多的精细……

    “是细粮……”天启皇帝眼睛一亮,口里下意识地道。

    而后,他继续咀嚼起来,而后边道:“口感和白面还是有一些些不同,不过……相差不大,可以说各有千秋!”

    说着,天启皇帝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吃着,吃着,眼眶便红了。

    此时,天启皇帝才又道:“这上天对我大明,如此苛刻,以至我大明四处都是灾荒,哀鸿一片,朕一直在想,难道我大明的气数尽了吗?可是……可是……朕是万万没有料想到啊……”

    口里的食物还未吞咽下去,鼓着腮帮子,天启皇帝继续道:“今日朕才知道……原来天命不是靠着上天的恩赐。”

    这话的意思是,如果老天一定要我死,我偏不死给你看。

    要活着!

    这些黑面带来的有七八斤。

    烹煮过之后,天启皇帝自然是吃不下的,于是分赐众臣。

    这百官一看,便纷纷涌上来,如恶狗扑食一般。

    倒不是他们真的犯了馋,实在是想尝一尝,这所谓的黑面……到底是什么玩意。

    当然……也有真正想奔着占便宜的,比如户部尚书李起元,他趁人不备,抓了几个蒸饼,将一半藏在袖里,随即才愉快地品尝起来。

    众人吃过之后,这时若是再不相信,那就真的是糊涂了。

    毕竟事实就在眼前。

    那孙承宗甚至喜极而泣,朝着天启皇帝行礼,无比触动地道:“陛下……此乃天赐的祥瑞啊。”

    什么是祥瑞,以往都是献上什么脖子比较长的‘麒麟’,或者某株稻子长的稻米格外的多。

    以至于这溜须拍马的祥瑞,已成了贬义词。

    可如今,说这黑面乃是祥瑞,真是一丁点也不过分。

    “信王殿下……竟能产出如此的黑麦,实乃千古奇功。”那户部尚书李起元也很是激动。

    傻子都明白,米面的价格未来肯定要跌,以后不愁没有米面吃了。

    甚至……若是往深里去想,辽东突然出现这么多的耕地,这就意味着,整个天下的耕地压力大大缓解,同时意味着,许多的土地,可以种植经济作物,那么丝绸和布匹的价格……是否也会下降呢?

    人活在世上,无非就是衣食住行而已。

    而在这个时代,衣食住行都是靠地里长出来的。

    要住,就需要土地。

    要吃,也靠地里长出庄稼。

    要衣服穿,那丝绸和棉布也靠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棉花和桑树。

    至于行……说难听一点,那牲口不也需要吃草料吗?

    人是离不开土地的。

    而这黑麦,却直接将十倍河南布政使司大的地方,变废为宝,这是多可怕的事?

    孙承宗心里甚至想说,若是当初有黑麦,自己当初在辽东屯田,何至于如此的狼狈?

    孙承宗这般嘶哑的吼叫,一下子让百官也意识到了什么,此时,不少人纷纷感慨,确有不少人泪水不止。

    天启皇帝也大为感动,一时之间,竟是嘴唇嚅嗫,不知该说什么好。

    顿了好半响,他才终于找到言语道:“大功……是大功啊……信王此举,不知拯救了多少的苍生百姓……诸卿成日将老百姓挂在嘴边,可对百信有何益呢?唯有朕弟……愿去那苦寒之地,一年多……实是辛苦,今日功成,这样的功劳,也只有大禹治水、神农尝百草,才可匹配,这才是有利于天下……”

    说罢,他看向信王朱由检,此时才发现,朱由检虽是身上邋遢,不过比从前明显强壮了不少,于是关切地道:“这一年多来,贤弟吃了不少苦吧?”

    朱由检道:“臣弟吃的是苦,可若当真叙功,臣弟这区区功劳,真不算什么。若是要论起来……臣弟不过是做了一个农人应该做的事而已。”

    他这话不是谦虚。

    此时,朱由检的心里满是感慨。

    而后他道:“这实在是多亏了辽东郡王,若非他对臣弟指导,提供了黑麦,随时关照着这黑麦的生长,臣弟纵是想要做一点事,只怕也毫无章法和头绪。”

    说到这里,他心悦诚服地接着道:“臣弟听说过,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在这事上,臣弟是小人,辽东郡王才是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