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九章:信王觐见
    一大清早。

    天启皇帝便动了身,前往勤政殿。

    近来京城已经有些不太平起来。

    流言四起。

    都说江南已经开始缺粮。

    大灾之下,这种流言是最可怕的,毕竟,一旦有了风吹草动,百姓们会抢购粮食,而商贾会惜售。

    当然,眼下倒是不担心,一方面朝廷还有储备,另一方面,当初张静一就曾打击过一批。

    只是江南官场与京城官场的争执,却是愈演愈烈。

    涉及到了利益,两边都信奉仁义道德的大臣们便已开始隔空对骂了。

    天启皇帝对此,格外的恼火,因而今儿一早,命百官来勤政殿觐见。

    之所以不选择廷议,而选择在西苑,其实也是有着不想扩大化的心思,现在流言已经够多了,若是朝廷再正儿八经的召开廷议讨论这个问题,势必会引发巨大的恐慌。

    那么索性就在这西苑,大家关起门来,议一议此事。

    百官各怀心思,纷纷到了。

    张静一来的比较早,他先与黄立极等人打了招呼。

    黄立极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一次倒不是张静一坑了他,而是……实在是心力交瘁。

    至于那李国,自然是与张静一形同陌路。

    等了一会儿,天启皇帝便到了,众臣行礼,纷纷道:“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点点头,开门见山道:“朕今日所议的,不是改桑为稻之事,而是朕明发旨意,江南那边,竟是抗旨不尊,这是有何图谋?”

    来的时候,魏忠贤已经和天启皇帝讨论过,认为宫中的态度应该强硬。

    因此,此言一出,百官面面相觑,许多人已经闻到了火药味了。

    此时,天启皇帝道:“黄卿家。”

    黄立极立即上前,道:“陛下。”

    天启皇帝道:“抗旨不尊,是何罪?”

    “诛族。”黄立极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么现在有人敢如此呢?你是首辅大学士,应该怎么做?”

    “这……”黄立极一脸懵逼,他能说啥……

    “陛下……“此时,吏部侍郎张谦上前道:“国事可以讨论,何来议政就要诛族的呢?还请陛下宽大为怀,若是如此苛刻严厉,只怕江南更加离心离德。”

    天启皇帝瞪了他一眼。

    其实百官的态度,他早有预料了,所以并不觉得意外,于是他道:“朕的意思……是眼下流寇四起,这江南江北,都要为朝廷分忧!这些年来,朕难道还不够宽大吗?现在的问题,就如张卿所言,只见眼前小利。要知道,一旦缺粮,江南流民四起,关中的流寇亦是渡江,到时,生灵涂炭的便是江南的百姓,难道这点账,你们也算不明白吗?还是你们根本不愿意算明白?”

    天启皇帝此言一出,百官却又陷入了沉默。

    傻瓜都知道,这是得罪人的事,谁也不想做这出头鸟。

    过了一会,这时,有人终于站了出来,道:“臣以为陛下圣明,陛下的这番话,也令臣等醐醍灌顶。陛下爱民之心,臣等无不钦佩。只是……若是强迫士绅如此,实在太过了,臣倒有一个两全之策。”

    众人朝这人看去,正是内阁大学士李国。

    天启皇帝凝视着李国,皱眉道:“什么两全之策?”

    李国笑着道:“臣听闻,辽东郡王家业甚大,家里有无数的纹银,既然都是要为国分忧,那么不妨江南与张家一同承担,江南种稻,张家出钱,对这种植稻米的人家,进行补偿,如何?”

    此言一出,不少人不禁愣住了,而后细细地咀嚼着李国的话,随即忍俊不禁。

    这真是……

    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将张静一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

    不是要为国分忧吗?那就让张静一来为国分忧。

    张静一皱眉,没想到这李国居然耍弄到自己的头上,上一次自己和他发生争执,这一次这家伙是故意报复吧。

    不过人家是内阁大学士,他又怎么奈何得了?

    张静一便站出来道:“李公不妨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

    李国定了定神,便又道:“这天下的人,哪一个不心忧国家呢?不过郡王殿下最得圣恩,如今国家危难的时候,理应殿下做个表率,慷慨解囊,若是肯弥补江南士绅的损失,一方面,可以让江南士绅们心甘情愿的改种粮食,另一方面,也显得郡王殿下为国分忧,岂不是好?老夫折算过,若将江南一半的桑地,改为粮田,则需补贴纹银三千二百万两,这银子……”

    张静一听了,不禁大笑起来。

    其实这是话术陷阱。

    不就是说他张静一乃是第一宠臣,现在国家有难了,张家不出钱,却让那些江南无辜的士绅分忧……借此来维护江南士绅的利益吗?

    张静一却毫不犹豫地道:“我有这个银子,我也绝不肯给那些富得流油的江南士绅!有这银子,也该是纾解给那些遭灾的百姓!不过李公开了这个头,我倒也是认同的,眼下的流民实在太多,若是不安置,迟早要引发混乱!我张家银子是有的,还不少,不如如此……我张静一愿出五十万两纹银,递解国库,用以赈济灾民之用,我带了这个头……也希望其他人能够效仿,当然,并非是要你们出五十万两,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便是,如此一来,也是两全其美了。李公,你打算出多少?”

    天启皇帝一听,登时来了精神。

    真是人在殿中坐,钱从天上来啊!

    还有这样的好事!

    李国万万没想到……张静一竟真肯出钱!要知道,五十万两,对于一个家庭而言,绝不是小数目。

    他张静一肯出这笔银子,那么其他人呢?

    李国则是立即道:“老夫家贫,当初为官的时候,就已家道中落。此后入朝为官,每年的薪俸也是有限,家里不敢说揭不开锅了,却也谈不上宽裕,不似殿下这般阔气。老夫愿出纹银百两……”

    张静一眼里闪过一抹讥讽,却是冷笑道:“堂堂内阁大学士,只出纹银百两吗?这如何带的了好头?”

    李国定定神,便理直气壮地道:“我家并无封地,也不似张家这般做着各种大买卖,老夫家徒四壁,便是轿子,也是用了十几年,也舍不得换的。”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再去逼迫,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以至于,现在殿中一下子鸦雀无声,大家似乎都怕张静一找上自己捐钱。

    于是张静一低声咕哝道:“个个都是两袖清风,谁知道是不是呢?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我大明的官,已是苦不堪言,比流民还惨了呢!”

    这话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被耳尖的李国听见,李国皱眉,便大义凛然地道:“殿下,你这是骂谁呢?”

    天启皇帝此时已是大失所望,没想到这个法子,都没法从这百官的身上榨出一点油来!

    眼看局势开始朝向怪异的方向发展,天启皇帝只好斥责道:“好了,不必再说了,现在的问题是……天下四处都是灾荒,可我大明……却四处缺粮,没有粮食,是要饿死人的,人不肯饿死,就会成为流寇,难道这点道理,诸卿还不明白吗?”

    顿了顿,天启皇帝接着道:“这些年来……朕是忧心如焚,可你们呢?每日只知道吵闹,喋喋不休……你们吵闹了这么多年了,朕就问你们……粮……粮从何来?”

    百官又是一阵默然。

    其实只要不谈实质的问题,任何事都好谈的。

    天启皇帝此时冷冷地看向李国,道:“李卿乃是内阁大学士,你先来说,粮从何而来?”

    李国则是淡定地道:“从前国家还未礼崩乐坏的时候,每到了灾年,自有良善的士绅施粥,协助朝廷赈济百姓,因而大明两百年来,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饿死人的事是有的,可总不至今日这般,四处都是流寇。所以臣以为……眼下当务之急,是先结好士绅,让天下士绅知道,陛下愿以宽仁治世,如此一来,大家也就都肯效力了。”

    天启皇帝则是不以为然地道:“如此大灾,只靠他们所谓的施舍?”

    李国便又道:“陛下……这是臣的肺腑之词,臣虽为大臣,却也变不出粮来,这天下有谁能变出粮食来呢?不说其他,就算是辽东郡王……难道就能变出来吗?”

    李国此前,就因为衍圣公的事,对张静一极为不满,彼此的矛盾,几乎已经公开化。

    当然,李国今日故意摸张静一老虎屁股,其实也自有他的考量。

    只是……却在此时……

    突的,有宦官匆匆进来道:“禀陛下,宫外头……有一落魄之人……要进宫来,口称是信王殿下,禁卫们将他拦了,又请奴婢去辨认……此人……此人还真可能是信王殿下……”

    天启皇帝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什么叫真可能是?是便是,不是便不是!”

    这宦官哭笑不得地道:“非说奴婢眼拙,实在是……实在是……确实有些像,可……又有些不像……”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