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四十二章:生杀夺予
    这陈锦新一脸恐惧,他看着一地的尸首,方才还和他有说有笑之人,转眼之间,便成了一摊血肉。

    那武官说罢,不等陈锦新有任何的反应,一枪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

    于是乎,陈锦新只听到武官最后一句下辈子好好做人,便瞬间倒地。

    死的跟安详。

    几乎没有什么痛苦。

    这一地的尸首,武官看都没看一眼,而是收了火铳,随即,抬头,眺望远处。

    远处,则是那些在此候命的北镇抚司小旗以及校尉。

    他们是最低曾的军官和士卒,所以没有资格去中堂,因此被要求在此候着。

    这些人起初见陈千户等人出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直到机枪响起,随后便是陈锦新被爆头,于是,这些人骤然之间,吓得不敢动弹。

    他们一个个畏畏缩缩,眼看着那军校的队官朝这边看来,更是吓得眼睛都直了。

    那队官喝道:“你们……过来。”

    这些人立即好像惊弓之鸟一般,他们觉得脑袋一片空白,要知道,在平日里,他们可是威风凛凛锦衣校尉,可如今,却已吓得腿脚不由自主的听从号令,一群人战战兢兢而来。

    队官指着地上的尸首道:“收拾干净。”

    “是,是……”

    众人如蒙大赦,忙是收敛尸骨。

    只是……太惨了。

    尤其是遭受了机枪扫射的几具尸首,已是千疮百孔,远远看着还好,一凑近……

    中堂之中,本是所有人都在观察张静一的反应。

    想着张静一如何应付这些刺头。

    可张静一似乎不以为意,当这几人不存在一般,依旧含笑着交代了一些事。

    就在大家心里窃笑的时候,枪声一响。

    这一下子……许多人身子哆嗦了起来。

    而后,堂中出现了恐慌。

    李定国此时挎着刀出现,大喝道:“都督在训话,肃静,谁敢造次?”

    这一声大喝。

    顿时……堂中立即安静了下来。

    人们开始心不在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一个队官匆匆进来,道:“恩师……千户陈锦新人等,已经诛杀!”

    “……”

    死了?

    那佥事刘一奇更是感觉不妙。

    几个千户,几个百户,不经请旨,说杀便杀?

    其余人的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

    张静一则抚案,道:“哦,知道了。”

    那队官退了下去。

    张静一凝视着众人,而后道:“方才我说,我有三件事有办,方才讲了两件,现在来讲一讲这第三件吧,这第三件便是,锦衣卫乃是亲军,本该纪律严明,可是,据查,有人却仗着亲军的身份,贪赃枉法,欺凌百姓,横行霸道。这样的害群之马,如何能留呢?来人……”

    “在。”

    张静一平静的道:“念吧。”

    “是。”

    一个新县千户所的百户,随即取出了一沓厚厚的文牍,而后从文牍里寻出一些来,随即高声道:“南城千户所千户陈锦新,万历二十年袭职,初为百户,而后掌南城千户所,万历二十五年,其为百户时,曾勒索南城商户张建松,又强纳其女为妾,此女甚烈,不堪受辱,投井而死。至天启元年,其所受钱财经核实者,七万三千两之巨。不只如此,天启三年,京中出现大盗,东厂责令严办,陈锦新为冒功,污赖道人陈述为巨寇,将其折磨至死,又恐陈述家人状告,又令南城千户所小旗官刘福至其家,威胁要诛其满门,这才平息事态。天启四年……”

    这百户拿着密密麻麻的文牍,一个个的念着。

    而刘一奇等人,越听越是惊恐,这些事,他们有的略知一些,有的和他们是知道的实情是对的上的,比如,天启三年,陈锦新确实抓到过巨盗,哪里晓得,这家伙竟是冒功。

    这一件件,一桩桩,听的大家心惊肉跳。

    锦衣卫这些年,其实早就烂了,哪怕张静一当初的兄弟邓健,还是区区一个校尉的时候,也曾吃讨要平安钱,或是吃东西不给钱,可谓是嚣张跋扈。

    正因为如此,真要说清白,这卫中上下,有谁真正清白干净的?

    可大家没想到都是……新县千户所,居然直接调查了北镇抚司,这……才是最可怕的。

    要知道,陈锦新这些人出走,张静一不可能预判,也就是说,这位都督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谁敢在他面前顶撞。

    因而,陈锦新等人一走,这便直接杀人,另一边将陈锦新等人的老底,统统拉出来。

    这说明啥?

    不只是因为站在这里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干净,最重要的是,天知道张都督掌握了他们多少事。

    在北镇抚司看来,自己才是无孔不入,侦缉人隐私的祖宗,可谁料到……新县千户所,却早将他们摸透了。

    这七八人的罪状统统直接公之于众,因此足足念了两炷香,百户这才将卷宗收了。

    张静一笑了笑,看着众人,而后道:“你看这几人,实为卫中的害群之马,他们罪恶滔天,今日本都督为整肃风纪,已是将这些乱臣贼子统统诛杀殆尽,你们……谁有意见?”

    堂中死一般的寂静。

    落针可闻。

    张静一道:“这些罪状,有人证也有物证,一条条,一桩桩,都是触目惊心,我万万没想到,有人竟打着天子亲军的名目,竟敢如此仗势欺人,哼,若是卫中再有人胆敢如此,本都督决不轻饶,至于方才我所提的卫所新制,又还有谁反对?”

    “……”

    张静一大喝,杀气腾腾道:“说!”

    佥事刘一奇噗通一下,已是拜倒,嚅嗫着道:“卫中这些年来,确实懒散,以至不少城狐社鼠之辈,甚嚣尘上,现在都督有意改正,这……这实在鼓舞人心,卑下喜不自胜,卑下是佥事,就先表个态吧,卑下极力赞成都督的各项举措,谁和都督过不去,便是和卑下过不去。”

    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再不认怂,那就真的是老寿星上吊了。

    其余人纷纷道:“卑下人等,自当以都督马首是瞻。”

    “那便好。”张静一轻描淡写道:“终究咱们还是一家人,从前卫里出现过许多违法乱纪之事,依我看,从前的事,暂时既往不咎,不过从今日起,若是还有人似陈锦新等人一般,那么,也就没有这么好客气的了。”

    “对对,陈锦新罪恶滔天,死不足惜。”

    张静一只笑了笑,露出一脸寂寞的样子,便也不搭腔,只是不置可否的样子。

    而这些人早已噤若寒蝉,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张静一的脸色,张静一背着手,才抛下一句话:“尔等暂且各司其职,至于备考也好,打算急流勇退也罢,照着规矩来,我张静一也是卫里出身的子弟,还是顾念一些旧情的,可是……国发如山,有些情面可以徇私,有一些,就不好说了。”

    说罢,起身便走。

    随即,这校尉和生员们便如潮水一般的撤去。

    张静一没有留北镇抚司,而是继续回新县署理公务。

    只留下刘一奇人等,面面相觑,良久,才有人苦笑道:“怕了,怕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千户,思来想去,还是引退吧,到了这个年纪,也不敢有其他妄想。”

    自然,也有人还是不甘,希望考一考,能够留下。

    只是此时,却没有人敢在陈锦新的事上饶舌。

    那刘一奇便勉强挤出笑容:“无论是要考的还是要退的,张都督如今执掌卫所,大家伙儿,自当该以他马首是瞻,张都督是重情义的人,可不要有人不晓好歹。”

    众人纷纷点头:“是啊,张都督雷厉风行,如今要铲除卫之后积弊,这卫中上下,都是欢欣鼓舞的。”

    又有人道:“陛下慧眼识珠,相中了张都督,是我们的福气。”

    各自夸了一通,大家却又各怀心事,纷纷退去。

    走到了北镇抚司大门时,却发现这里再没有了陈锦新等人的痕迹,就好像陈锦新从未来过这世上一番。

    大家不敢逗留,一哄而散。

    张静一则刚到新县落座,另一边,却有宦官匆匆而来。

    这宦官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张顺如今也算是春风得意,已经有人暗示过,他可能要去御马监,接掌御马监掌印。

    虽然现在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想来这事也绝不是空穴来风,因而张顺便更殷勤了,亲昵的叫了一声爹,又道:“陛下召干爹立即入宫,听闻……有急奏……”

    张静一道:“急奏?什么急奏,非要我去?”

    口里询问,却一面收拾了预备动身。

    张顺则趁着这个空档道:“这可说不好……不过料来不是小事。”

    张静一便忙是入宫,至西苑,进入勤政殿,却见几个阁臣和各部尚书纷纷都到了。

    张静一上前行礼,便见天启皇帝脸色铁青,见了张静一才稍稍缓和。

    随即,天启皇帝看着张静一感慨道:“天道无常啊,莫非上天也要和朕作对吗?”

    张静一道:“陛下……不知出了何事?”

    …………

    调整一下作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