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五章:我即正义
    张静一随即目光变得冷起来。

    方才他还和颜悦色。

    可现在,他的身躯内,却似乎暗藏着某种冷酷。

    张静一则继续道:“你不断的在说,当初那些被杀的人有多惨,一次又一次,其实……这些年来……为他们喊冤叫屈的人,不知有多少。那么我来问你,既然这么多人认为他们是冤屈而死的,那么势必应该是人心所向,可是为何到现在,你们这些人……依旧还只是在口头上叫唤呢?”

    “我听说,只要人心所向,那么事情必定会成功,可是敢问……你们除了幼稚的躲起来为之潸然之外,或是似你这般,行这等阴谋和见不得人的勾当之外,可做成过一件事?”

    张国纪听罢,顿时愤怒,显然他依旧坚持己见,道:“那是因为厂卫更阴险狡诈而已。”

    玻璃之后的天启皇帝,此时脸色变了,他定定地凝视着张国纪,显然没有想到,自己曾经的岳丈,竟然也会信东林党那一套。

    天启皇帝的脸色格外的凝重。

    倒是随来的那些随驾大臣们,个个不露声色,这其中也有不少人,是同情东林的。

    张静一此时大笑道:“只是因为阴险狡诈吗?厂卫加起来,不过区区万余人。而你们若是人心所向,人数何止是百万、千万,区区厂卫,在你们这儿,又算的了什么?由此可见,你们在说谎。”

    “说谎……”张国纪此时心里怒气更胜,他自觉得自己站在了道德的高岗上,是在俯瞰着张静一这等卑微如蛆虫一般的人。

    张国纪不屑地道:“你懂什么?”

    张静一道:“我当然懂,至少比你这被人糊弄的可怜虫要懂。”

    张国纪恼怒不已地道:“你自己不过是鹰犬爪牙而已。”

    “我是鹰犬爪牙,但是至少我知道……什么才叫做人心所向。”

    张国纪冷笑:“还请赐教。”

    “那我来告诉你。”张静一平静地道:“知道流寇吗?无数的百姓,失去了土地,已经无法承受无休止的苛捐杂税,所以……他们奋不顾身,决心杀官作乱。”

    张国纪冷嘲道:“这流寇,不就是你们这昏君和奸臣逼出来的吗?”

    张静一却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道:“是谁逼出来,并不重要,但是我知道,这些流寇,没有一个……”张静一凝视着张国纪,一字一句地道:“是没有一个……打出为东林报仇的旗号,东林党的这些人,被魏忠贤杀戮,也不过是区区六七年的时间,流寇四起……无论是哪一伙的流寇,都不曾扯出东林的旗号,那你来告诉我,我大明皇帝倒行逆施,而东林党都是至诚的君子,他们每日都是在为百姓们着想,他们从万历年间开始,曾一度把持朝政,天下的政务,大多出自这些所谓的君子手里,直到天启六年,他们才被彻底地清理出朝廷,他们执掌天下,至少有十年之久。”

    张静一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他们若真如你口中所言的那般,一个个是为了苍生社稷之人,一个个是君子,那么你来告诉我……在他们执掌天下的时候,理应无数的百姓,得以安居乐业,更会有无数的百姓,会对他们感激涕零。可是……为何现在百姓反了,却无一人提及东林?”

    张国纪:“……”

    他回答不出。

    张静一则道:“我来告诉你,因为在百姓,在这些流寇的眼里,你心中所想的所谓众正盈朝,其实不过是一个笑话,不过是一群自称自己为君子的人,在庙堂之中自我感动的表演。可实际上……这些人身居高位,满口仁义道德,满口都是所谓的社稷苍生,却没有任何百姓,蒙受他们的恩惠。”

    “你认为,魏忠贤杀死了东林的所谓君子,是天塌下来了。可在百姓们的眼里,你们其实就是一个笑话,无论是你们东林杀死了魏忠贤,是阉党击垮了东林党,都和百姓们没有丝毫关系!”

    张静一随即道:“东山的老虎吃人,可是西山的老虎也吃人。你可以大骂阉党,可是你口里所推崇的所谓东林,又是什么东西?”

    张国纪身躯颤抖,他很想辩驳,可是……一时却无法辩驳。

    张静一道:“你之所以认为,这些东林党个个都喊冤而死,是因为你身边充斥着他们的同类,于是便自以为是的是,天下人都这般的怀念那所谓众正盈朝的时光。”

    “可实际上是怎样呢?我来告诉你,这流寇四起,近来倒是出了一个极有号召力的话: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你看……和你那些可笑的所谓东林相公们相比,这些百姓,哪怕这些人做了贼,却根本不在乎所谓的东林,所谓的君子。而是少缴一点粮,能有口饭吃而已。”

    张国纪冷冷地道:“那是因为百姓无知。”

    “百姓愚蠢,可是百姓却也比什么人都聪明。”张静一道:“至少他们吃饱喝足,才是关乎他们切身利益的事。至于你口中所谓的东林君子们,却一个个自诩君子,又提倡了什么呢?无非是什么开放言路,还有所谓反对宦官干政和反对矿税。”

    顿了一下,张静一继续道:“我来问你,这些和真正的百姓,有什么关系呢?饿殍遍地之时,无数人面有菜色的时候,不想着着手解决土地的兼并,从富户手里征收更多的税赋,以此来减轻贫民的负担,不想着解决大明的腹心之患,从而解决掉辽饷的问题。这所谓的广开言路,于百姓又有何用?”

    张静一随即冷冷的道:“这天下人,已经给了东林机会,可这些废物,除了逞口舌之快之外,于天下毫无益处。既然如此……那么他们就不配窃据在庙堂之上了。他们死与不死,他们道德如何高尚,他们如何不屈,如何对厂卫横眉冷对,这些都已不重要,与我张静一没有关系。我张静一只知道一件事,现在……天下人将机会给了陛下,也给了我张静一……我君臣自当承担起天下人的期盼,不敢说要让这天下成为你们这些只会说大话的君子所说的所谓太平盛世。但是……我现在只求天下百姓的温饱,所以……要行新政,要向富户征收税赋,要缓解百姓的徭役,要缔造新军,横扫六合。”

    “谁若是敢挡路,便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若我能办成这些事,万死也无遗憾。若是失败,那些失望的天下之人,自然迟早让我张静一如当初的东林一般,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陛下……我今日索性就将话摊开来说,一旦失败,陛下也将成为亡国之君。正因为如此,除了破釜沉舟,我君臣人等,别无退路。你想挡路吗?还是想为东林招魂?我只需再告诉你……”

    张静一随即,放缓了语速,死死的盯着这张国纪道:“挡我者死!”

    张国纪此时已是如芒在背,他感受到了一股说不清的严酷,宛如自己置身于冰窟之中。

    更让他觉得可怕的是,他隐隐感觉到……张静一的话,可能不无道理。

    至少张静一所摆出来的乃是现实,现实就是如此。

    只是……他又如何肯承认呢?

    张静一冷冷一笑:“你不说?不说不打紧,今日你非说不可,武长春!”

    武长春已忙上前:“在。”

    张静一道:“动刑,撬开他的口。”

    武长春连忙道:“是。”

    张静一随即又道:“那骆家父子几人,都归案了吗?”

    一旁的文吏道:“骆养性已在丙号审讯室,他的父亲,还有几个兄弟和儿子,都已拿住了。”

    张静一道:“每隔一炷香,给这骆养性送一个子侄的人头去,直到他开口为止,这骆家人,还有这张家人以及那麓山先生,这三方,总要一个开口,只要其中一人开口即可,这不肯开口的……他们要求死,那就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

    很快……

    这里便响彻了无数的哀嚎声音。

    这种分开来审讯,对于被审人而言,是最残酷的。

    因为……若是一对一的审讯,只是审讯人和被审人之间的博弈。

    可一旦分开审讯,恰恰成了三个被审人之间的博弈。

    谁知道自己的同党一定能熬得住刑呢?

    若是他们坚持不住,自己反而在此苦苦坚持,最终……自己不但白白受了皮肉之苦,而且自己咬紧牙关的行为,也毫无意义。

    最后的结果,不过是白白受罪而已。

    很快,张国纪发出了惨呼。

    他的惨呼声,连隔壁的麓山先生和骆养性那儿,也听的清晰无比。

    而骆养性……很快也开始饱受折磨,他嚎叫道:“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只可惜……显然此时没有人要杀他。

    三个人的审讯方式都是不同的。

    麓山先生,直接关进小黑屋里,这种读书人,想法最多,在密闭的空间里,恰恰是最惨痛的折磨。

    骆养性则直接一个个处决他的家人,令他痛不欲生。

    而张国纪,则直接动用肉刑。

    …………

    第五章送到,新的一月,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