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三十三章:真凶
    眼前这个叫麓山先生的人,显然属于反贼中最顽固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所以天启皇帝想从他的口里撬出一点什么,实在不容易。

    这些乱党到底规模有多大,牵涉到了多少人。

    眼下还是一无所知。

    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些人很可怕。

    牵涉到了锦衣卫的高层,行事隐秘,而且显然活动了许多年,可是此前,朝廷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此时,天启皇帝看着张静一道:“这样说来,你已掌握了一些东西?”

    “是的。”张静一一脸认真地道:“这麓山先生到底是什么身份,臣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臣相信……有人知道。”

    “是什么人?”天启皇帝道。

    张静一随即道:“臣一开始……怀疑到的,就是这锦衣卫同知骆养性。这是因为,臣根据线报,有两个人最可能就是这麓山先生……其中一人,叫做邓文,而邓文此人,确实很符合麓山先生的条件,尤其是有一样,让臣格外的警惕……那便是这叫邓文的人……居然住在会馆。”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如此一来……那么许多事就解释得通了。京城里头,麓山先生若是住在私宅,想要和各色人等接触,若是被锦衣卫盯上,那么难免会显得可疑。可若是住在客栈,客栈里头人多嘴杂,行事定然很不方便。唯有这会馆,其实是最安全的。”

    “一方面,京城中大大小小的会馆,多为同乡会馆,这些同乡会馆入住之后,不会引起人怀疑,而且一般的会馆,因为作为同乡联谊之用,所以也有不少大人物牵涉其中,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也不担心……会有寻常的差役和校尉敢找上门去。何况……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借助这里,与人交际,并且形成一个较为稳固的人际关系网络。”

    “因此,臣便料定了……这邓文……十有八九,就是麓山先生了……可是……当时臣没有立即轻举妄动。这是因为……臣想依靠这麓山先生,还有这一处会馆,彻查出这些人,从而连根拔起。所以听闻陛下要去詔狱,又想到这詔狱乃是锦衣卫指挥同知骆养性掌管,顿时觉得大事不好。”

    天启皇帝虽然知道结果,但是却不知过程,此时好奇心勾了起来,于是略带急切地道:“这又是为何?”

    张静一笑了笑道:“因为很简单,这个会馆,本就和骆家有关,臣如果没记错的话,骆养性的父亲,在万历年间开始,就喜欢与文士打交道,他的祖籍乃是湖南,因而设立了湖南会馆,借此安置那些从原籍来京城里的文士,据说对他们多有照顾。”

    “而这邓文,恰恰就在这个会馆之内。”

    此时许多京城的权贵,十分风行建立同乡会馆,毕竟能从原籍来京师的人,往往都是各地有头有脸的人,有的是进京赶考,有的是做买卖,寻常百姓,是没有资格出这种远门的。而建立了同乡会馆之后,不但让彼此之间的联系变得紧密,而且还可以借助同乡的关系,彼此交换利益,这是一桩再好不过的买卖。

    而骆养性的父亲,当初是锦衣卫指挥使,不敢说权势滔天,却也说是权倾一时了,借助这会馆,获得了更深的人脉,而那些来京之人,到达京城之后,也多得骆家的照顾,自然对骆家礼敬有加。

    这会馆背后之人乃是骆家,当然不会担心有任何人敢盘查,说实在的,就算是魏忠贤想要查,多少也怕直接和骆家翻脸,真要查,多半也要先和骆家打一声招呼的。

    这麓山先生既然在会馆之中,张静一立即便猜测到,这可能和骆家有关。

    也正因如此,知道天启皇帝抵达了南镇抚司后,张静一便顿时警觉,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阴谋,这才急匆匆地赶了来。

    天启皇帝颔首道:“不错,看来你已接近朕的一半智慧了,竟是能猜测到这么深,只是……你说了这么多,这谋反的乃是这个叫什么麓山先生,还有一个是骆养性,这二人……谋反,大家都清楚,可是……你又如何能知道这麓山先生的真实身份呢?莫非,你有什么办法让他开口?”

    张静一又笑了笑道:“要他开口很简单,不出一天,他自会开口的。”

    天启皇帝就喜欢张静一这自信满满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

    “一天?”

    “一天!”张静一信心满满的道。

    “用什么办法?”

    张静一道:“因为……这麓山先生,也不过是个跑腿的走卒而已。”

    那吊在半空的麓山先生,起初听张静说自己一定会开口,面上露出不屑之色。

    在他看来,他早是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也早就打算好绝不向昏君和奸贼妥协。

    可是张静一的下一句话……却令这个麓山先生整个人僵了一下,他的瞳孔也猛地收缩了一下。

    天启皇帝则是诧异地道:“怎么,他也只是走卒,不是主谋?”

    “他不配!”张静一勾唇一笑,镇定自若地道。

    天启皇帝越加的好奇和急切了,道:“那谁才是主谋?”

    张静一道:“臣现在已经派人去抓了,只是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主谋,臣一时却也是不好说,等到抓来了,便一切可以真相大白了。”

    天启皇帝本就是个急性子,此时咬牙切齿地道:“你就知道卖关子。”

    张静一苦笑道:“臣这只是预测,若是预测不成功……岂不丢人现眼?为了到时不至于被人笑话,当然还是结果出来了再说。”

    天启皇帝有点无可奈何,此时精神抖擞道:“何时能拿住?”

    张静一道:“臣兵分两路,现在已去拿人了,只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擒来了。”

    天启皇帝大感振奋,却再也不去逼问麓山先生了,而是坐定,道:“来,我们趁着这个空隙,再来谈一谈,关于你那火铳的问题。朕觉得,有些地方可以这样设计,当然,这钢铁和木作,可能会有不同,朕只拿自己木作的一些想法,套用上来,你看看是否合适。”

    张静一:“……”

    ………………

    京城的一处恢弘的宅邸。

    此时……王程已火速带着人,将这宅邸团团围住了。

    紧接着……

    校尉们在一声声急促的哨声之下,火速至前门、后门开始撞击,另一边,也早有七八队校尉,架起了梯子,从各处院墙攀爬。

    不多时,宅邸里大乱。

    人们奔走呼叫。

    先行攀爬入了院墙之人,火速开了中门。

    随后……里头传出了拼杀的声音。

    随着一声声的火铳,还有金铁交鸣的声音。

    王程已按着刀,又带一队人,从洞开的中门处,疾步进了入府邸。

    府邸之内,偶有人想要顽抗,也迅速被一队队的校尉围住,最后直接斩杀。

    当王程走过了二门,迎面便有一队校尉,已押着一人迎面而来。

    为首的那人道:“千户,人已逮着了。”

    王程上前,看了此人一眼,冷笑道:“想不到吧,来……立即搜抄,将此人……赶紧送去南镇抚司!”

    “喏。”

    王程却没有急着去南镇抚司,而是继续坐镇在这府邸,命人搜查。

    果然用不了多久,许多东西便搜了出来。

    “这里有一些还未烧干净的书信……”

    “千户……这儿……快来看这里……”

    …………

    天启皇帝说的东西,其实张静一并不是很懂。

    因为从一开始,他其实就只负责大致的描述出火铳的结构,真正的事,还是匠人们干的。

    其实说穿了,若放在后世,他属于理论物理学的范畴,不过是提出理论和方向,减少大家试错的成本。

    而至于如何应用,就是别人的事了。

    不过天启皇帝却是滔滔不绝,说的吐沫横飞,说了老半天,最后紧紧地盯着张静一,兴致勃勃地道:“你觉得如何?”

    张静一只好懵里懵懂,如梦方醒一般道:“陛下所言……真是令臣醐醍灌顶啊……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

    天启皇帝一听,便皱了皱眉道:“看来你还是没有听懂,那朕再来重新和你说一遍好了。”

    张静一:“……”

    张静一突然有种生无可恋的错觉!

    好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急切而嘈杂的脚步声,接着一个校尉匆匆而来道:“陛下,郡王殿下……人拿住了。”

    那一直吊在半空的麓山先生,听了半天天启皇帝的话,也和张静一一般,如听天书一般。

    此时,听说人拿住了。

    他身躯顿时微微一颤,而后紧张地看向了门的方向。

    此时……有人被押了进来。

    麓山先生紧张地看着此人……随即……脸上露出了几分绝望之色。

    天启皇帝一看此人,也大吃一惊。

    张静一则上前,对着这人道:“太康伯,没有想到吧……咱们又见面了。”

    这太康伯,正是前皇后的父亲张国纪!

    张国纪此时已感觉到了什么,却一改从前的怯弱,大声道:“哼!竖子!”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