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八章:麓山先生落网
    张静一火速行动。

    他吩咐王程立即去拿人。

    只是听到张静一要说拿谁的时候,王程大惊失色。

    不过……王程依旧还是点点头:“是,我这便去办。”

    说着,他便已领着一队人,直接出发。

    张静一则带着另一队人,快马加鞭,朝着南镇抚司而去。

    而此时,天启皇帝其实早已出发。

    麓山先生……确实被拿住了。

    正是那房中与那锦衣卫对谈的先生。

    现如今……他已遍体鳞伤,自一队人杀至了同乡会馆,将他揪出来之后,便火速的送到了诏狱。

    而在诏狱之中,田尔耕一脸的兴奋,此时的他,神清气爽,此时,南北镇抚司的所有锦衣卫高层都齐聚于此,人人都有喜色。

    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南北镇抚司现在早就大不如从前了,尤其是张静一崛起之后,那张静一自行建设了一个体系,可谓是油盐不进,完全独立在外,所有的人员、官员,全部用他张静一自己的人去填补。

    田尔耕其实也不是不想做出一点成绩,他本事还是有的。

    只可惜……锦衣卫大多乃是世职,这两百多年来,父传子,子传孙,稳定倒是稳定了,就是绝大多数人……敲诈商户倒还有几分本事,可让他们真正的缉凶,总是使不上力。

    有时候,千户倒是靠谱,可下头的百户未必靠谱,百户靠谱,再下头的总旗、小旗或者是緹骑可能就掉了链子。

    许多大事,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引发灾难的后果。

    田尔耕自信也算是熟手了,本事还是有的,可和张静一那等,重新建立一个体系,给与丰厚的薪水,杜绝内部克扣军饷,同时对人不断进行培训,并且不断的进行赏罚奖惩措施的改进的新县锦衣卫体系一比,实在差得太远。

    这甚至不是张静一和田尔耕之间的能力差距问题,而是张静一在新县任何一个命令,都能不折不扣地执行。

    可是田尔耕却全然不同,虽说他是指挥使,上头又有魏忠贤撑腰,可锦衣卫内部,本就是各自的派系,彼此早有勾心斗角。

    再加上底层的校尉又往往各怀鬼胎,藏着私心,做个指挥使,还得提防着校尉偷懒,小旗打盹,百户和总旗贪墨和克扣,千户邀功,同知和佥事们明争暗斗,相互使绊子。

    斗?

    斗个屁!

    田尔耕其实也不是不想学着张静一那边弄一弄,至少自己组建一个新的千户所,结果……最终还是玩砸了。

    一方面,真付不起过于高额的薪俸,就算真肯请陛下拨付这笔银子,其他各个千户所见你如此厚此薄彼,势必要从中作梗,而其他的同知和佥事,也定会想尽办法夺权,或者安插自己的亲信进去。

    这些同知和佥事,虽然他们未必有田尔耕一般拜入魏忠贤门下这般权势滔天,可他们的背后,谁没有几个皇亲国戚在里头,你上头是魏忠贤,我上头还是李选侍呢!

    到了这个地步,其实田尔耕也自知这等臃肿和效率低下的体系,已经根本不可能和张静一争功了,老老实实装孙子熬着便是。

    可哪里想到,这一次,北镇抚司争气了。

    此时,他得意洋洋,眉飞色舞,在这诏狱之中,背着手,显得格外的激动。

    “好啊,好啊,真是好气象,拿下了这个麓山先生,老夫也算是可以吐气扬眉,对得起干爹……不,对得起陛下的栽培了。”他红光满面地背着手,而后想着再去审一审。

    说着,这田尔耕一挥手,却又至诏狱的囚室。

    在这里,那先生已被打得遍体鳞伤,就这般吊在梁上,听到有人走过来,只不屑地眼神看着田尔耕。

    田尔耕则是冷冷地道:“麓山先生,你到现在还不肯说?从你的房里,搜出来了这么多与辽将往来的书信,你以为你还能够抵赖吗?”

    这麓山先生只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吐沫。

    田尔耕此时心情好,极有耐心地道:“只要说了,总能给你一个痛快,若是不说,总是让老夫为难。我知你是读书人,不是一般人,是以也不愿为难你。你为何要谋反,又为何……”

    “请天子来,我当面说!”这麓山先生道。

    田尔耕脸色骤变,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麓山先生则冷笑道:“我到了今日这个地步,无论是敬酒还是罚酒,吃了又如何?”

    田尔耕气得牙痒痒,若不是怕再用刑,若是过了火,害了这人的性命,否则他早就让人继续用刑了。

    可这麓山先生,似乎强硬得很。

    田尔耕便怒不可遏地道:“看来……此人不是一般的反贼了,寻常的反贼,用了刑就会招供,可此人,却是强硬得很。”

    随即,田尔耕回头,看一眼身后的人,道:“骆同知,此次是你抓住了贼子,立下了大功劳,你看……如何是好?”

    这人便是同知骆养性。

    骆养性是锦衣卫指挥使同知,理论上是田尔耕的左右手,不过……即便是田尔耕,也需忌惮他。

    因为这骆养性的父亲不是别人,乃是万历年间的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正是接了他爹的班,才成为指挥使。

    当然,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因为骆养性的爹是万历年间的指挥使,而他的‘爷爷’骆安,却又是嘉靖年间的锦衣卫指挥使。

    也就是说,骆家已经两代人,执掌锦衣卫的大权,从嘉靖年间迄今,都是执掌锦衣卫。

    骆养性如今凭着父荫,也已迅速成为锦衣卫指挥使同知,隐隐有将来顺势接下田尔耕的班,成为未来的指挥使的苗头了。

    骆家执掌了锦衣卫数十年,地位当然是超然的。

    说难听一些,这锦衣卫上上下下的人,哪一个不是他祖父,或者是他爹提拔起来的?

    哪怕是田尔耕,论起来,当初见了他爹,也是狗一般的模样。

    正因如此,骆养性在锦衣卫之中,有着巨大的威信。

    反而是田尔耕,虽为指挥使,却也未必能够服众。

    这下设各地千户,大家见了田尔耕,行的是下官见上官的礼,可见了骆养性,却得亲昵的叫一声少都督的。

    完全可以说,从嘉靖后期到现在数十年的时间,几乎整整两三代人里,这锦衣卫都是姓骆的,田尔耕上位,其实也不过是区区几年功夫而已。

    此时,骆养性皱了皱眉道:“此人强硬,刑也用过了,他既对陛下有话说,依我看来,定是居心叵测。”

    田尔耕却是不以为然地道:“他已被拿了,还能如何?”

    “这可说不好,若是见了驾之后,对陛下出言不逊呢?”骆养性道。

    田尔耕若有所思,而后道:“虽是如此,不过也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已,陛下并不见怪。”

    骆养性只笑了笑,没有继续接话。

    其实田尔耕的心思很明白,好不容易,现在拿住了一个如此重要的钦犯,田尔耕其实是极希望能够引起陛下关注的,其实早就向宫中禀告了。

    所以,骆养性虽然反对让陛下来见此人,可田尔耕却对此颇为热心,他早派了人先去知会魏忠贤报喜,并将这里的事……做了禀告。

    骆养性似乎也早明白这些细节,顿了一会,最后道:“既然如此,那么一切依指挥之命就是了。”

    看着骆养性的态度,田尔耕心里不免有几分火气,他对骆养性其实是很不满的,骆养性是以同知的身份执掌南镇抚司,也就是诏狱,平日里二人对锦衣卫的看法完全不同。

    不过……田尔耕终究对骆养性还是忌惮,他知道这卫中上下许多人,都是骆养性是死党,一旦翻了脸,自己未必能制得住此人。

    于是便干笑道:“嗯……”

    正说着,外头有人匆匆而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圣驾……圣驾来了,这圣驾,就要来了。”

    田尔耕听罢,顿时狂喜,他瞥了一眼这麓山先生,冷哼一声道:“等着瞧吧。”

    说罢,却忙带着锦衣卫众官,走出了诏狱,前去接驾。

    而这时,一队人马已浩荡而来。

    天启皇帝坐着銮驾,直接抵达了南镇抚司外头。

    听说抓住了麓山先生,而且还找到了许多的证据,甚至还呈上了当初辽将给这麓山先生的书信,天启皇帝顿时大喜,他没想到北镇抚司居然反应如此之快。

    只是……这麓山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天启皇帝却颇有好奇的。

    毕竟这段日子所发生的许多事都有这号人物的影子,却迟迟捉摸不到究竟是何人。

    而且还听说,麓山先生执意要见自己,才会将一切和盘托出,这天启皇帝自是有些坐不住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稳重的人,除了做木匠的时候,他能凝神静气,其余之后,都有青年人应有的浮躁。

    既然对方要见自己,天启皇帝当然希望能够会一会此人。

    他刚刚下了銮驾,便见田尔耕和骆养性带着锦衣卫诸官对着他拜下行礼道:“臣……迎驾来迟,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