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二十三章:你家没了
    陈演又不傻。

    他很清楚,锦衣卫肯定查到了些什么。

    事实上,这些在他上殿之前,就已经有所预判的。

    衍圣公府的一些事,他是有所耳闻的。

    毕竟……身居高位,在曲阜又是土皇帝,莫说是曲阜,就算是整个山东,谁见了这衍圣公,敢多说什么呢?

    出自这样的家庭,这孔衍植能好到哪里去?

    问题的关键不在此。

    问题的关键是,张静一诛杀衍圣公,就是彻底的要灭儒,是对儒家的大不敬。

    连衍圣公都可以杀,那么岂不是一手遮天了?

    所以此时,陈演的眼圈红了,又是潸然泪下道:“这张静一,分明就是恶意打击报复,实为天下人所不齿。且不说……这些罪证,是真是假,就算为真,那又如何?难道人就不能犯错吗?衍圣公乃是圣人之后,难道陛下却不能容忍他们分毫吗?现在天下人人义愤填膺,都声言要为圣人报仇,陛下若是继续姑息此子,将来亡大明者,必此人也。”

    张静一立即反唇相讥道:“有罪而不治,这是什么道理?锦衣卫乃是奉旨办事,对待乱党,绝不心慈手软。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衍圣公莫非比王子还厉害?他们这般鱼肉乡里,甚至明知有人谋反而不报,便是万死之罪。陛下对他们恩重如山,他们不思图报,哪里有半分的忠义?这样的狗东西,莫说当初我杀了便杀了,今日他若是再活过来,我再杀一遍!”

    这话……很狠。

    摆明着就没把满朝文武放在眼里。

    好啊……

    陈演勃然大怒,已恨不得跟张静一拼命了,他如一副斗鸡一般的架势,气势汹汹地道:“就算有天大的罪,此圣裔,也当赦免。何况这所谓的罪证,不过是有人构陷。张静一……你如此张狂,哈哈……哈哈……好的很,老夫今日……与你不共戴天!”

    见陈演如此,百官莫不感同身受。

    于是许多人跪下,哭告道:“自从陛下听信了张静一这乱臣贼子,天下人无不与陛下离心离德,陛下到了现在……还要姑息养奸吗?”

    “陛下……不杀张静一,圣人在天有灵,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今日陛下不杀张静一,臣等…愿死,就请陛下……诛尽臣等……”

    言辞已越来越激烈。

    也开始有越来越多有分量的人站了出来。

    黄立极几个,已是吓坏了。

    他们所害怕的就是如此。

    一旦百官和天启皇帝彻底决裂,他们的立场,就成了重中之重。

    而他们到底该站在哪一边呢?

    无论是哪一边,自己都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天启皇帝气得咬牙,看着一个个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竟还是他所器重之人。

    却在此时……

    轰隆……

    突然一声爆炸巨响传出。

    魏忠贤大惊,立即道:“陛下……护驾,护驾,保护陛下……”

    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

    有宦官忙是上前奏报道:“陛下,宫外发生了爆炸,不过……动静是不大。”

    天启皇帝怒道:“天子脚下,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去彻查,立即来报。”

    宦官早已吓得脸色苍白,连忙道:“奴婢……遵旨。”

    当然,这只是一段小插曲。

    对于陈演等人而言,这个时候,是容不得有什么事,破坏他们的大局的。

    现在情绪已经酝酿了,谁还管这些许的小事。

    陈演悲戚地道:“陛下啊陛下……你听这张静一他说的是什么话,什么人,他想杀便杀……这是什么道理?”

    “这天下,若是连圣人之后都是乱党,那么这天下,还有谁是清白之身?陛下……臣……臣……”

    说着,居然一下子朝着那殿柱要撞过去,大义凛然地道:“陛下若是再无动于衷,袒护张静一,这大明危亡只在旦夕,臣宁愿今日血溅于此。”

    众人又纷纷道:“陛下……陛下啊……”

    众人纷纷嚎哭起来。

    一时之间,殿中哭声震天。

    “陛下……”此时,却有一个声音传来。

    天启皇帝只觉得烦躁得很。

    一个狗屁圣裔,惹来一群人像疯了似的!

    杀张静一,开玩笑!

    最多给他罚俸一辈子,这算是底线,就当是朕把他一辈子的薪俸给省了。

    其他的……他只充耳不闻。

    当然,无论是太妃,还是孙承宗,在请他来之前,都有过告诫。

    说是这个时候,天下人怒不可遏,所以最好的办法,绝不是继续去拱火,今日朝见百官,陛下就当一个木桩子就好了,随着他们闹,反正事不办就好,等这些人发泄之后,也就安静了。

    总算……能让天下人泄泄火。

    总比跑去火上浇油要强。

    因而天启皇帝打定了主意,只当自己是个木头人,一声不吭,只是眼睛一直盯着陈演,心里也忍不住的想……他怎么还不撞柱子?

    撞来看看啊。

    这倒不是天启皇帝黑心,实在是他一直很好奇,总是传闻古大臣能撞柱而死,可天启皇帝则怀疑,人是撞不死自己的。

    就这般听到无数人哀嚎和咆哮。

    却在此时……

    突然有宦官脸色大变地进来,惊慌无措地道:“陛下……陛下……出事啦,出事啦……”

    这宦官边冲进来,边大呼。

    天启皇帝顿时一下子活了,飞也似地从御椅上站了起来,惊喜地道:“出什么事啦,出了什么事?”

    众臣一听,顿时勃然大怒。

    这是故意扰乱视线,方才还一副软哒哒的样子,现在就这样精神。

    他们甚至怀疑,这是想要转移话题。

    所谓一鼓作气,现在情绪都酝酿到了这个程度,怎么可能中断?

    于是陈演怒道:“天大的事……可有今日之事要紧吗?”

    天启皇帝则不理会这些人,而是满眼好奇地继续凝视着宦官,而后厉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宦官忙道:“有人在京城里行凶……他们极为嚣张……居然……居然打家劫舍,将很多人的家都砸了,不只如此……竟还搁了火药……”

    天启皇帝一听,顿时道:“莫不是有什么乱党?果然……朕就知道,京城里尽都是乱党……厂卫去了没有?顺天府呢,他们死了吗?”

    这宦官想要答。

    而百官却一个个愤怒已到了极点。

    在他们看来,这分明就是借故转移话题。

    今日闹到了这个地步,便是天大的事,也得搁置一边去。

    而那陈演,更是勃然大怒,他咬牙切齿,恨恨的样子:“陛下……”

    天启皇帝压压手:“先听他说。”

    宦官这才有了机会继续道:“本是要管的,可是……人去了,却……又回去了……”

    天启皇帝挑眉道:“回去了,这是何故?”

    “说是……那是圣裔,都是至圣先师的子孙……”

    卧槽……

    天启皇帝猛地精神一震。

    百官这时……才开始慢慢地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了。

    这……怎么感觉……好像……是一个圈套?

    “陛下……这是阴谋,是有人假借……”

    “炸的都是谁?”天启皇帝看着这宦官。

    这宦官抬头,嚅嗫道:“炸的……炸的有陈家……”

    陈演觉得自己眼皮子跳了跳,忍不住道:“哪一个陈家。”

    “你家……”宦官哭笑不得的道:“闹的太厉害,奴婢……其实也只大致知道一些,只晓得一群孔家人,突然冲进去,口里说什么天诛陈氏,还说什么要杀什么乱臣贼子。后来……又是打砸,又是放火。还听说……听说……陈家少爷的蛋……”

    “什么蛋?”陈演觉得有些眩晕。

    殿里骤然之间,开始安静下来。

    不得不说,这宦官赢了,他终于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蛋啊,就是那个……那个……奴婢没有的东西,陈家少爷的蛋……它碎了……据说是在殴斗之中,不幸被人踹碎的。还有陈家的老太爷,也受了惊吓,昏厥不醒……”

    陈演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的响,一片空白。

    宦官又道:“还有更惨的。”

    陈演:“……”

    “也不知是谁,居然将陈家的祠堂……给炸了……好家伙……那真是……真是……”

    宦官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百官们甚至已不忍心听下去。

    大家第一个反应,都是纷纷看向陈演。

    陈演只觉得胸口闷得慌。

    有一种想呼吸,却无法吞吐的感觉。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而后,嘴巴才嚅嗫道:“这是骗人的,这是骗人的……”

    他口里这样说,表示不相信。

    可陡然之间,他突然爆发。

    一下子,冲向殿柱,昂起脑袋就朝柱子撞。

    咚……

    可怜的殿柱发出嗡嗡的声音。

    陈演随即哀嚎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不要想诓骗老夫!”

    说罢,一屁股跌坐在地,而后哀嚎道:“陛下……陛下……这些该死的贼,请陛下做主啊……”

    随即,他匍匐在地,咬牙切齿道:“陛下……不能再纵容这些乱臣贼子了!”

    …………

    马上就双倍月票了,过了十二点,一票抵过去两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