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一十五章:抄家
    魏忠贤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毕竟魏忠贤这种九千岁,干啥事还是总有章法可循的。

    比如东林党要整他,他就把他们弄死,教他们永远翻不了身。

    如此一来,人人都觉得魏忠贤是个狠人!

    可至少,魏忠贤自认自己就算是狠,那也狠得有迹可循,还属于正常人类的范畴。

    可张静一那家伙有点不同啊。

    这家伙……狠起来,真是你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得罪了他,一顿王八拳下来,谁都不知道下一拳会砸到哪里去。

    现在连魏忠贤都觉得有些怕了,厂卫……厂卫……厂卫本是一体,张静一这家伙拿着锦衣卫之名,瞧他的样子……

    好在虽是这样想,魏忠贤定定神,不慌……张静一还是有分寸的。

    而魏忠贤的判断是没有错的。

    张静一确实很有分寸。

    至于张静一为啥狠,有时候狠的让人莫名其妙,其实也怪不得张静一。

    非我张静一不讲武德,实在是,我张静一两世为人,早已洞悉历史,这就叫做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譬如这孔衍植人等……照现在的人看来,你说建奴人来了,他们会带头剃发,有人相信吗?

    想来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想象的,衍圣公就是礼义廉耻的化身啊,是道德的标兵。

    可是……张静一知道。

    一个人分明知道,就不可能假装视而不见,尤其是看到孔府还在这儿日子过得如此欢快的时候。

    张静一很快便出宫,此番入宫,本就是为了请示孔家的事,如今陛下的态度虽然还不够肯定,却已让张静一自行处置了。

    那就干一票大的。

    在这宫外头,早有几个百户在此恭候着了。

    张静一一见他们,抿抿嘴,接着利落地翻身骑上马,而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肃然道:“立马飞鸽传书,送去山东,让人立即动手。至于孔衍植,交武长春,严刑拷打,我要问出一切讯息,将他祖宗十八代都给我查个底朝天。命一支教导大队,火速奔山东,处置善后事宜。”

    “京城之内……我要确保一切都在掌控之内,京城里……任何讯息,我都要知道。还有那个麓山先生……拿下此人,便是侦破此钦案的关键……多派人手,四处打探……”

    “喏。”

    几个百户等的就是这个消息,于是行了礼,随即便各自骑马而去。

    …………

    山东省布政使司。

    曲阜。

    在这曲阜城内,位于孔庙东侧,一座巨大的府邸隐隐在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

    孔府始建于洪武十年,到了弘治十六年时重修,而它的规模,十分巨大,占地二百四十亩。

    二百四十亩是什么概念?

    在明朝,步二百四十为一亩,而二百四十亩,则相当于一个成年人想要绕着孔府走一圈的话,则需走五万七千步。

    要知道,后世之人每日行走万步,就忍不住想要发个朋友圈炫耀呢。

    而在这里,若是孔家人想沿着自己家走一圈,几乎上能发五个以上的朋友圈。

    而这二百四十亩内,并非只是空地,几乎都栽种了无数的树木。这里有厅、堂、楼、房四百六十三间。九进庭院,三路布局:东路即东学,建一贯堂、慕恩堂、孔氏家庙及作坊等。

    西路即西学,有红萼轩、忠恕堂、安怀堂及花厅等。

    当然,孔府的主体部分在中路,前为官衙,有三堂六厅,后为内宅,有前上房、前后堂楼、配楼、后六间等,最后为花园。

    这里无数的亭台楼榭,其规模甚至不在皇宫之下。

    而这屡屡重修的建筑,几乎都源自于国库的钱粮拨发。

    譬如在弘治年间的时候,当时紫禁城其实就已经老旧了,可皇帝若是想要重修宫殿,势必会引发群起反对。

    以至于到了后来,正德皇帝与嘉靖皇帝急眼了,为了修建宫殿,直接和百官翻脸,他们这等奢侈的行为,一直被骂到了如今的天启朝。

    可孔家不一样,孔家宅邸的维修,其工程和所花费的钱粮,其实并不在皇帝修缮某个园林之下。

    可是孔府从洪武年间兴建,再到弘治年间大修,再到此后的修修补补,几乎不等孔家人上书,表示自己的宅子旧了,自有无数大臣争相上书!

    由此可见……这孔家即便奢侈一些,朝野内外也是绝不会责怪的,反而认为这是圣人后裔应当享受的。

    为了供养孔府,从太祖高皇帝开始,就不断的赐予大量的土地。

    此后,几乎每一个皇帝登基,便有大臣上奏,请赐孔府土地。

    如此一来,大明两百多年,孔家在这山东所拥有的土地,数之不尽。

    最重要的是,他家的地,是免税的。

    而每到节庆,朝廷又有额外的封赏。

    甚至,这小半个山东地面,许多的买卖都控制在了孔家的手里,譬如盐铁,几乎就没有任何人敢在孔府的势力范围内贩卖。

    虽然衍圣公入朝觐见。

    而且还收到了锦衣卫的驾贴。

    可实际上,孔府上下,依旧还是歌舞升平,似乎一点没有受到影响。

    其实在他们看来,他们觉得这是锦衣卫对于孔家的羞辱。

    可断然不会觉得,锦衣卫敢如何。

    毕竟……任何人做了皇帝,都得乖乖供着孔家,没有例外。

    而在此时……

    曲阜内外,早来了一群商贾模样的人。

    他们打点了孔家的管事,开始在城内外做起了买卖。

    自然,这些都是张静一的人,无数的消息,不断地汇总到一起。

    这次带队的百户,乃是刘文秀。

    刘文秀本是关中人,因为逃荒,进入了京城,这些关中人,大抵都在新县得到了安置,刘文秀那时年纪还小,等刚刚成年,十三岁的时候,便报考了特别行动教导队。

    当时大家觉得此人身子瘦弱,年纪又太小,起初不肯让他进学。

    他却躲在校外哭了一天,直到实在磨不过了,才放他进去考察,考察一番之后,却发现此人极聪明,虽无过目不忘的本领,却智力远超旁人,最终被特许招募了进去。

    果不其然,在特别行动教导队才两年不到,刘文秀就脱颖而出。

    很快,他便得到了器重,进入了千户所,此后立下了不少功劳,如今才十七岁出头,便已成为了百户。

    刘文秀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带队潜入此地之后,便细心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

    直到一个月之后,有传书送来。

    刘文秀打开了传书,低头一看。

    于是,不露声色,召集曲阜内外的所有的校尉。

    这些校尉,才一百二十人。

    刘文秀随即先是诵读了来自京师的指令:“恩师的意思……是可以等特别行动教导大队抵达之后,再一起行动。当然……也已明言,让我们见机行事。”

    “我判断了情况,只怕夜场梦多,一旦京城里传出什么消息,引发这里的警觉,那么……就难免有人销毁证据,或是藏匿罪证了。所以现在开始,立即行动……清晨拂晓时,彻底地查抄孔家……”

    一百多人,直接动手,这本身就是一个冒着风险的事。

    孔家可是有护卫的,这些护卫……足有千人之多,而且为了防贼,这里也驻扎着一支军马。

    这些军马,早就被孔家的人养肥了。

    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之下,一旦有变,他们是支持孔家,还是支持锦衣卫,还真不好说。

    刘文秀随即道:“府中的舆图,都已绘制完毕了吗?”

    “已绘制了。”

    刘文秀便道:“那么立即进行计划,时间仓促,这孔衍植近亲三十九口,一定要全数拿下,还是老规矩,敢顽抗的,杀无赦。”

    说着这话的时候,刘文秀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是穷苦人出身,对于所谓让人顶礼膜拜的孔府,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

    于是……一批批的‘货物’很快地被送到了刘文秀租的宅邸里来。

    所有人开始将货物卸下。

    而后……里头一箱箱的鱼服、刀具、短铳、炸药包……统统展露在了众人眼前。

    …………

    次日拂晓,大地还在一片安宁之中。

    孔府上下,尚还处在梦乡之中。

    就在此时。

    孔府的一个门房,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后门。

    这门房浑身上下打满了补丁,愁眉苦脸的样子,可开门之后,一看到了刘文秀人等,立即眼眸微张,眼中泛出了几丝亮光。

    刘文秀朝他抱手道:“孔兄弟,有劳了。”

    “哪里的话。”这门房忙是回礼,而后压低声音道:“里头的护卫,不少人都睡下了,几个少爷,还有其他族叔公,都已睡下,你进去……往左走。”

    “这个我晓得。”刘文秀取出了一锭银两,要塞给这门房,口里边道:“我们也不只抓几个主犯,而是要将这里一锅端了,所以……不只拿人,待会儿动静比较大,你带着府里的弟兄,先去避一避。”

    这门房一见银子,顿时大怒,义正言辞地道:“我也是孔家的子孙,圣人后裔,是通情达理之人,我冒着性命的危险给你开门,是为了要你这点银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