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七章:感激涕零
    天启皇帝所气恼的,可不只是自己‘驾崩’之后张家的所为。

    而是张皇后的名声。

    夫妻本该为一体。

    可这些年来,这宫中上上下下,皇帝是昏君,太妃也声名扫地,宦官更是阉贼。

    唯独张皇后却被人吹捧为贤良淑德。

    倒不是天启皇帝见不得张皇后有个好名声。

    而是读书人为何这般吹捧你,难道你自己没个数吗?

    固然谁都希望有个好名声,可宫中……一旦被这般的吹捧,本就是很危险的事。

    天启皇帝道:“你的家人如何,看他们自己的吧,若是当真肯把事说清楚,朕自会开恩,可若是还有什么事藏着掖着,朕也不会容情,你们自己看着办便是。”

    天启皇帝说罢,转身便走。

    张皇后久久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泪流满面,却也只好叩首,继续谢恩。

    …………

    众臣散去,谁也没有料到,事情竟会逆转。

    这陛下……又回来了。

    还是熟悉的风格,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此时张后被废,张静一封王,已是给人无数的震撼,这百官各怀着心思。

    他们出了宫,却发现在这里许多人哀嚎。

    却是到处有锦衣卫在追缉读书人。

    这一下子,许多人心慌了。

    陛下的手段,已是越来越狠。

    这是完全不给人活路了。

    有人一打听,方知是在追查勾结辽将的乱党。

    于是有人不禁感慨道:“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如何作乱?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虽是这样说,但是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

    强势的时候,以文制武,动辄就是打打杀杀。

    可一旦弱势的时候,立即就成了手无缚鸡之力,人畜无害之人。

    不过此时,百官们倒是不敢再闹事了。

    主要是太玄乎,陛下突然杀回京城来,听闻辽将都砍了,建奴人也都砍了。

    换做是谁,也会觉得这个节骨眼,该先看看风向再说。

    因而,即便是有牢骚,也只是私下里窃窃私语,绝不敢摆在台面。

    而另一边,几个内阁大学士往内阁去。

    李国显出了几分焦虑的样子:“陛下如此信重张静一,如今封了郡王,又令张家镇辽东,只怕迟早要成祸患。这是养虎为患,将来一旦尾大难掉,朝廷当如何制之?”

    孙承宗笑了笑,瞥了李国一眼。

    李国这个人……平日里不吭声,但是并不代表他真正完全的透明人。

    论起来,孙承宗入阁的时间比李国还晚一些,排序在李国之后。

    孙承宗现在陡然发现,李国的思维……可能是绝大多数士大夫的思维。

    从前的时候,孙承宗其实也是这样的想法。

    若是几年之前,他一定会劝谏天启皇帝。

    可现在……他开始慢慢地摸清张静一的套路了。

    以往大家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思维之中。

    也就是,天下就这么大,这个人多占一分,那么这个人一定会谋反。

    可现在一想,却满不是这么回事。

    张静一干的这些事,从种植番薯,再到弄钱,本质上是没有需求,他创造出了新的需求。

    也就是说,以往是大家内卷,你我之间,总要死一两个人,可现在却是支持对外创造。

    显然,陛下也是看清了这一点,天下这么大,守着一亩三分地也没有什么意思。

    就好像建奴一样,不一样解决了吗?难道将这土地和人口给建奴,比给张家要好?

    于是孙承宗淡淡道:“只要朝廷强大,那么李公所言,自是多虑。”

    “可若是朝廷弱小的时候呢?”李国担忧地道。

    孙承宗便笑了笑道:“朝廷弱小,又何须担心辽东的张家,要担心,也是担心流寇才是!即便没有流寇,不还有倭寇,有蒙古鞑子吗?所以,我等为人臣,不要总是念着……这些,该想想,怎么样强壮官军,又如何开源节流,使朝廷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倘若处处忧虑小心,可是竟忘却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根本,那么我大明亡于建奴,亡于流寇,或者是亡于蒙古人,和亡于你所忌惮的亡于张家,又有什么分别呢?这些年来,老夫算是看明白了,张静一走的法子是对的,建奴没了,新县和封丘的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你没看到新县征收的税赋吗?区区一县,快要达到一省了。”

    “还有那东林军校,老夫也就不必多说了吧,哎……诸公,我等看到这样的治国良方,而视而不见,这才是祸患的根源。现在却心心念念着,张家可能在辽东壮大起来,将来尾大不掉,若只想后者,大明覆灭,也只是迟早的事。

    李国皱着眉头,禁不住道:“孙公此言,未免有些偏颇了,治国要治,可该忌惮的,难道就不要忌惮吗?”

    说到这里,他目光一转,便看向黄立极道:“黄公,你意下如何?”

    黄立极此时,真想骂人。

    一个内阁首辅大学士,是人是鬼都要问自己怎么看。

    自己能怎么看,老夫只想和稀泥。

    于是黄立极咳嗽一声,道:“依老夫看,孙公所言……不无道理。当然,李公所言……也是极有道理的。由此可见,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古人诚不欺我也……说起来,今日见陛下穿着一灰衣而来……”

    李国:“……”

    孙承宗叹口气道:“黄公你就别说了吧,再说下去,你自己不自在,我等听了也不自在。”

    太废话了……

    黄立极的脸色微微有点冷,这是什么话,一丁点都没将我这首辅大学士放在眼里。

    倒是一旁的刘鸿训道:“李公不必多虑,终究,那辽东乃是不毛之地,从前建奴没有闹起来的时候,还没有加征辽饷,这辽东满打满算,也养不活二十万户人口,放在关内,一个较为富庶的州府,人口就不在其下,这样的地方,只要朝廷不加辽饷,那么就闹不出什么事来。”

    这话倒是对了李国的胃口。

    不过李国道:“就怕陛下偏袒张静一,到时候又给辽东拨发钱粮。”

    “到了那时,我等据理力争就是了。”刘鸿训道:“没有钱,没有粮,就不会有人,让张家镇在辽东,有何不可呢?这鬼天象,就连关内产粮都困难,遑论是辽东了,自己养不活自己,又能成什么大事呢?”

    这话可谓句句说到了实在上。

    于是李国点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接着,他气咻咻地道:“诸公都在此,那么就话说开了,辽东已是分封了出去,这关内的粮,是咱们的命根子,他张家若是有钱,自购粮食去辽东倒也罢了,但是决不可让其轻动国库一粒米,如若不然,我等便是尸位素餐,凭什么执宰天下?”

    “依你,依你。”

    众人都点头。

    李国终于心满意足了,突然崩不住的笑了,口里道:“现在细细想来,想那张家去了那苦寒之地,倒也未必是坏事,反正……那鬼地方,本就是充军发配之人才去的,哈哈哈……把张家人发配去……噢,对啦,那个地方叫什么?”

    “叫旅顺。”

    “发配去了旅顺,正好眼不见为净。”

    孙承宗一脸无语,这家伙,转过头又开始幸灾乐祸了。

    心里摇摇头,格局太低……老夫竟与此等锱铢必较之人为伍。

    …………

    张静一出宫的时候,几乎张静一走一步,后头的张国纪便亦步亦趋,一步也不肯落下。

    直到出到宫外头。

    张静一回头,怒道:“你先回府,到时我自命人去给你下驾贴,届时再去千户所里谈。”

    张国纪却是摇头,苦笑道:“不成,现在就去。”

    张静一道:“这是何故?”

    张国纪左右看了看,而后压低声音道:“老夫觉得,那魏忠贤终究要害我,到了这个地步,他岂会不痛下杀手?老夫思来想去,现如今……我这张家算是完啦,可老夫要坚强地活下去,老夫在,张家才在,陛下也说了,老夫现在归郡王殿下处置……所以老夫想通了,以后就在新县,哪里也不去。”

    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刚才的时候,这张国纪还自诩为国丈,觉得未来张家可能要成为霍光那样权势滔天的人。

    现在直接小命都要不保了,他已经来不及感慨自己的命运多舛。

    先保命要紧。

    他比谁都清楚,惹了魏忠贤,可不是好玩的。

    张静一便道:“既如此,那么就只好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老夫要谢谢你!”张国纪很认真地道。

    张静一于是四顾左右,吩咐道:“来人,太康伯事涉辽将谋反一案,给我将他立即拿下!”

    左右的生员便再不迟疑了,快步冲上前去,直接将张国纪按倒在地。

    张国纪非常的配合,毫无反抗的意思,感激地道:“多谢郡王殿下……”

    一面又道:“启禀殿下,我有机密大事相告,勾结辽将之人……下官略知一二……”

    张静一忍不住皱眉头,而后道:“带回去,赶紧带回去,先关几个时辰,等会审讯!”

    ………………

    第三章送到,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