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五章:不世之功
    天启皇帝其实说的也是有道理的。

    犁庭扫穴,消灭了大明的腹心之患,再加上此前就因功封了公爵。

    这个时候,朝廷若是不给予重赏,那就很说不过去了。

    既然这样的大功劳都不给什么大的赏赐,那么眼下这大明,以后谁还敢请赏呢?

    天启皇帝唇边带笑,目光炯炯地看着众臣们。

    众臣见陛下说的振振有词,而且直接拿他们的待遇来对比张静一,一时给堵得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是要脸的,好吧!

    你皇帝若是将来连个好谥号都不肯给人,那就真叫丧尽天良了。

    这等于是老子为你皇帝辛辛苦苦地效力,结果你他娘的让我吃土去,这是人干的事吗?

    于是殿中群臣沉默。

    他们这时候,态度已经软化了。

    天启皇帝这手段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直接将大家的待遇和张静一的挂钩了。

    若是以往的天启皇帝,是决计想不出这等手段的。

    至多也就躲在幕后,让魏忠贤和百官们去撕个够。

    可现在……手腕却全然不同了。

    不但直接硬刚,而且下手就不给你任何反对的机会,阴毒无比。

    可谓是快狠准!

    张静一其实都没有想到,天启皇帝会给他册封为王,他一时之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要知道……此前天启皇帝可没有跟他提及过这件事。

    可是从天启皇帝今日的手段而言,这也绝对不是天启皇帝脑子发热的结果,分明是心里早就有了计较。

    张静一心里禁不住想,陛下为何这样做呢?这是直接打破了祖宗成法!

    是要先立木为信?借此直接打破祖宗之法,为接下来大规模的新政做铺垫?

    又或者,在历经了无数次生死之后,天启皇帝意识到一旦自己出了事,长生可能朝夕不保,这天下真正能与长生共荣辱和富贵之人,只怕也没有几个吧,除了他这个张家。

    一旦封为王,张家就为天下勋臣之首,若是天启皇帝出了任何意外,便可以立即凭借这个,迅速掌控朝局,就算不能完全的掌控,至少也可以与文臣们分庭抗礼,确保长生的安全。

    这就好像,这一次若是天启皇帝当真驾崩,而张静一还活着,又为辽东郡王,镇守辽东。那么百官们乖乖地迎奉了长生为帝也就罢了,张家一定乐见其成!

    可一旦小皇帝再遭人暗害,那么就等于是彻底地破坏了张家的根本利益,只怕张家除了提兵火速进京之外,别无可能了。

    所以对百官而言,任何人想弄什么阴谋诡计之前,都得好好思量一下,真敢玩什么阴谋诡计,也得掂量一下是否能收拾这烂局。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论功行赏,势在必行,这样的功劳,若是不赏,那还论什么功?大明的腹心之患,只是一个建奴人吗?

    无论是任何一个理由,亦或者三个理由都有,天启皇帝这一次,也非要确保张静一的待遇不可。

    殿中静默了很久,天启皇帝此时道:“诸卿为何不言?”

    黄立极打定了主意,就是不做声。

    他不敢赞同,赞同了,百官们怒火没处发泄,不敢骂现在的天启皇帝,还不敢骂他黄立极?

    可他不敢反对,要是最后真给他一个文丑公,这等于熬了一辈子,好不容易位极人臣,忝为内阁首辅,结果竟得了一个文丑公的待遇,那真是欲哭无泪,子孙蒙羞。

    倒是此时,一直安静了很久的魏忠贤,笑吟吟地道:“陛下赏罚分明,奴婢以为,甚为妥当,此番陛下与辽国公犁庭扫穴,铲除乱将,实乃不世之功,这是国家出了圣主,奴婢……喜不自禁……”

    他这一番话出来。

    骤然之间,所有人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这倒真把大家提醒了。

    数月的时间,清除掉了所有辽将,这还不够狠?太祖高皇帝也不过如此吧,这真可以说是杀人如麻了!

    在这里的人都知道,那辽将是何等骄横的人!可现在看来,在陛下的面前,却不过是砍瓜切菜一般。

    这又是何等的手段?

    此时公然违逆,将来会如何?

    再有,在这数月时间,直接犁庭扫穴,这……

    想一想就觉得可怕啊,这是何等的战力,其中又需多少的艰险。

    到了这个时候,还扭捏什么,挟此不世之功,谁敢多言?

    再加上魏忠贤火速表态。

    一些坚定的魏党,如崔呈秀,此时幡然醒悟,于是再不敢继续犹豫,连忙拜倒道:“对,陛下与辽国公,立不世功,此等天大的功劳,远迈列祖,臣以为,若以此功绩而论,册封郡王,无可厚非!兵部这边,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有人第一个带头,于是吏部尚书也上前道:“臣附议。”

    孙承宗微微一想,就道:“臣附议。”

    孙承宗的念头是很简单的,他隐隐感觉到,册封辽东郡王,可能有更深的谋算。

    他深知犁庭扫穴之难,还有那些辽将的骄横,能将这两件事办成,莫说一个郡王,便是给一个亲王,也无可厚非。

    祖宗之法,在这个时代,确实已经不适用了。

    孙承宗一表态,群臣的态度,顿时就都软化了。

    黄立极此时不禁苦笑,其实他心里还是瞻前顾后了,反而没想到名声比他好的多的孙承宗,反而不顾忌这些。

    于是他再不敢迟疑,点点头:“臣附议。”

    管他呢,反正这辽东,乃是苦寒之地。

    鸟不拉屎的地方。

    再加上经过了建奴人数十年的肆虐,那鬼地方看似广袤,可常年都是冰雪,说实话,若不是要拱卫京城的安全,朝廷不得不花了天下近半数的钱粮往那地方拼命的砸,怕是早就千里无人烟了。

    黄立极便接着道:“辽东乃是苦寒之地,虽有千里,实则却多为不毛之地,张家世镇,未尝不可。”

    他这话不是对天启皇帝说的。

    而对其他抱有疑虑之人说的。

    这么一提醒,大家反应了过来。

    郡王其实不算厚重,虽是破了规矩,可没办法,张静一的功劳确实太大了。

    而之所以大家顾虑的世镇辽东,细细想来,也就这么一回事。

    对啊,那是不毛之地,之所以那地方还有人,是因为朝廷源源不断地将钱粮往那儿送。

    可现在,建奴人都没了,朝廷怎么可能还加征辽饷,又怎么可能还会将无数的钱粮送过去?

    没了这些,数十万大军必然要解散,或者入关,而失去了如此众多的军户,那些民户……还有商户,也就没有留在辽东的必要了。

    这辽东的户口,只怕会迅速地锐减。

    甚至可能诺大的辽东,人口都不及云南的一半。

    这世镇辽东,其实就是一个空衔,大家还别扭什么?

    于是乎,众人纷纷颔首:“臣等附议。”

    天启皇帝见众人终于乖乖听了话,心里大喜。

    自己的这些手段,终于起了效果了。

    这么大的事,肯定是要和百官达成一致的。

    倒不是天启皇帝真在乎这些人的意见,而是张静一这个爵位,必须名正言顺,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于是天启皇帝道:“好,这第二件事,便算是办成了。”

    “陛下。”

    此时,那内阁大学士李国憋不住了,他平日里一直不爱出风头,可今日,却不由道:“现在建奴已灭,朝廷的辽饷,是否要废黜?百姓们的负担,已经很重了。”

    “废黜吧。”天启皇帝点头道:“朕与张卿犁庭扫穴,为的就是减轻百姓的负担,这辽饷当然要废黜。”

    李国又道:“既然废除了辽饷,这辽东的数十万大军……”

    天启皇帝道:“除必要的兵马之外,其余之人,朕都打算转为民籍。”

    呼……

    大家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就怕继续源源不断地还给辽东送钱送粮,现在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

    辽东那鬼地方,只要朝廷不输送钱粮,那么基本上……它就是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了。

    在后世,辽东可谓是天下粮仓,以至于到了清末的时候,可以直接养起一个奉系军阀,其实力,可谓天下军阀之首。

    只是在眼下这个时代,真是看都没人愿意多看一眼。

    张静一心里苦笑,这些家伙,还真是个个都是属猴的,个个猴精、猴精,生怕他张静一占了朝廷的便宜一样。

    摆明着就是想依靠撤掉辽饷,让他这个所谓的世镇辽东,变成光杆司令啊!

    现在张静一开始无比怀念起信王朱由检了。

    这家伙……会不会将他的黑麦种子给糟蹋了?

    要知道,朱由检可是有污点的,这人眼高手低,干啥啥不成。

    要是玩砸了。

    那张家真的只好收摊,死赖在这京城里,打断了腿也不愿往辽东跑了。

    没有粮食,就没有人口,没有人口,便真是一片荒野,不毛之地。

    天启皇帝随即又道:“朕现在,要说的乃是第三件事……”

    这一次,天启皇帝的脸色,却已有肃杀之气。

    他的眼睛……犹如蓄势待发,随时要扑向猎物的野兽。

    …………

    昨天写着写着趴着睡着了,看来熬夜真的伤身,老啦,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