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三章:废后
    天启皇帝变了。

    其实这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可在众臣眼里,天启皇帝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可是……一个人在辽东,经历了背叛,经历了生死,经历了血与火的淬炼。

    又怎么能不变呢?

    这一巴掌打下去。

    这李养德头上的乌纱帽顿时飞出。

    李养德的脸颊上也骤然间多了一个巴掌印子。

    李养德大惊。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令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可这时……他感受到的显然不是肉体上的疼痛。

    而是那种心里的恐惧,却令他陡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遇到了危险。

    于是,他身子像受惊的猫一般,骤然紧绷,一面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脸。

    一面忙不迭地跪下道:“臣……臣……”

    刹那之间,又是无数个念头,想要叫屈,想要求饶,亦或……

    可天启皇帝显然连他的辩解都懒得听。

    天启皇帝道:“闭上你的嘴巴,朕让你做这工部尚书,不是让你成日在此勾心斗角,在此耍嘴皮子的!”

    李养德一时惶恐不已,若是以往,皇帝如此对待大臣,怕是少不得要有人评议几句。

    可现在,殿中依旧鸦雀无声。

    没有人为他说话,即便是那张国纪,也早已吓得几乎瘫跪在地,连长生也顾不上了。

    天启皇帝恶狠狠地道:“你方才在说什么?”

    李养德不言。

    天启皇帝便抬腿踹他一脚。

    李养德身子侧翻,口里啊呀一声,随即道:“陛下,陛下……是您……是您让臣闭嘴的。”

    一看天启皇帝杀气腾腾,李养德便硬着头皮道:“臣说……纲常伦理,这太后娘娘……不,这皇后娘娘,好歹也是陛下的正妻,既然如此,那么长生殿下,自然而然该叫皇后娘娘为母亲,理应要比自己的亲生母亲还要亲厚,唯有如此,才显得长生殿下的孝顺,是有德之君。”

    李养德说罢,心里虽然忐忑,可心里却想,自己的话并没有说错,便是百姓家也是如此啊,妻是妻,妾是妾,这正妻乃明媒正娶,而侍妾毕竟只是主人的私人物品而已,虽比奴婢的地位高,却也决不能喧宾夺主。

    于是李养德接着道:“是以,皇后娘娘乃是长生殿下的嫡母,而张妃娘娘乃长生殿下的生母,相较而言,嫡母才是……才是……长生殿下毕竟是妾生子……”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已是暴怒,又狠狠地抬起脚又踹,连续几脚下去,踹得李养德哇哇叫。

    李养德这时才发现,自己现在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便忙是抱着脑袋,护住自己的要害,哀嚎阵阵。

    天启皇帝瞪大着眼睛,眼中像是燃着熊熊烈火,怒道:“论起来,朕也是妾生子!”

    李养德:“……”

    天启皇帝的生母,其实地位更低,这李养德不提这个还好,这一提,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父皇……”

    就在这时……

    艰难地自龙椅上爬下来的长生,已是心花怒放,一步步地走下了金殿,趁着大家不防备的时候,一下子冲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这孩子走路摇摇晃晃,看到的人都怀疑他每跑动一下,都有可能要摔下。

    好在,他踉跄跑上来,一把便抓住了天启皇帝的大腿,让人虚惊一场。

    天启皇帝一见儿子在此,猛地惊醒,脸上瞬间没有了杀气,也不再用脚踹这李养德了,而是蹲下来,脸上已换上了温和之色,上上下下摸了摸长生,而后道:“吾儿很有帝王相,穿着这一身龙袍,颇有太祖高皇帝的气象。”

    一旁的张静一:“……”

    长生脆生生地道:“儿臣已做皇帝啦,儿臣现在才知道,做了皇帝,果然是心里想什么,便都可如愿,儿臣还说,儿臣做了皇帝,父皇和阿舅便会在儿臣的面前,你看,你们果然来了。”

    天启皇帝满眼的慈爱,轻轻地捏了捏他的鼻子,想到这辽东一行,对儿子数月不见,更想到自己所经历的残酷和无数人的勾心斗角。如今却见长生这单纯的模样,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垂下眼帘,尽力不让长生看到自己的眼帘下的通红目光。

    若是朕当真驾崩了,不但朕要遗憾,便连长生……只怕也要迟早被某些奸人所害。

    天启皇帝顿时,又开始铁石心肠起来,他抿嘴,努力严肃地对着长生道:“吾儿,你现在还做不得天子。”

    “可是……我是皇帝呀。”长生道:“我一定要做皇帝,非要做皇帝不可,唯有如此,才可心想事成。”

    长生开始耍赖。

    一面眼睛瞥向张静一。

    似乎是希望张静一为他美言。

    张静一立即眼睛看向房梁。

    于是乎,长生一屁股要跌坐在地,似乎想表演一个殿上打滚的绝活。

    他方才还说不做皇帝了,转过头,见天启皇帝二人来了,小小的心灵里,顿时惊为天人,大受震撼,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天启皇帝见他如此,却是板着脸,将他要倒下去的身体一下子拎起来,而后道:“天无二日,人无二主,你这三两肉,做个狗屁天子。抢朕皇位,你有几个东林军?”

    见天启皇帝略带怒气,长生顿时乖了,虽是这么小的年纪,可也是很有求生欲的,忙道:“儿臣遵旨。”

    天启皇帝又道:“来,朕来问问你,你的母亲是谁?”

    长生道:“当然是儿臣的母亲。”

    “是张后还是张妃?”

    长生不敢这样称呼母亲,居然会动脑筋,毫不犹豫地道:“自是后者。”

    “这是为何?”

    “因为……她就是儿臣的母亲呀,就好像父皇是儿臣的爹一样,儿臣总不能认魏伴伴做爹……”

    啪嗒……

    远处的魏忠贤,本是大喜,他仍不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事,依旧还如做梦一般,可一听长生说认自己是爹,一下子的,魏忠贤清醒了。

    他虽然是九千岁,但是真没这个胆子。远远的,腿软了,啪嗒一下跪下,口里道:“万死……”

    天启皇帝甚至没有注意到魏忠贤的反应,而是继续凝视着长生,听到长生这番话,这才满足,而后道:“这个回答很妙,你说的很对,母亲就是母亲,爹就是爹,这些该死的狗官,故弄玄虚,便想将你绕进去,你要谨记,不要上了这些人的当,这些人嘴上说的都是大义凛然,心里却是龌龊无比,个个都是狼心狗肺。”

    长生想了想道:“是。”

    天启皇帝又道:“纲常伦理,这番话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李养德……”

    李养德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了,一听天启皇帝叫唤,忙是惶恐不安地道:“臣……臣……”

    “你提醒了朕。”天启皇帝道:“哪里有这么多嫡母和生母,孩子有一个母亲就好啦,既然如此,嫡母即生母,生母即嫡母,下旨:立张妃为后……至于张皇后……她……随她去吧。”

    天启皇帝一字一句的说着,面上没有丝毫情感。

    那张国纪,还有张皇后,这些日子的所为,天启皇帝其实已是略知一二了。

    他没有直接怪罪,而是直接得出废后的结论,其实……也是给这张皇后一家最后一丁点的体面。

    李养德:“……”

    我提醒的?

    天地良心啊!

    这李养德已是恐惧起来,身体不自觉地隐隐发抖。

    陛下对他的态度,已是不言自明了。

    此番他背叛了九千岁,此后九千岁会如何对付他呢?

    他既非东林,又非人们所说的阉党,还占据着工部这样油水丰厚的地方……这不是……找死吗?

    于是他连忙叩首,已是无言了。

    这年月,也不时兴收拾细软跑路,你能跑哪里去?

    那张国纪听罢,已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响,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下子从云端跌到了地狱,他脸色难看至极,忙道:“陛下……臣……臣……即便有罪,可是臣女……何辜?”

    天启皇帝这才转过头,看向张国纪,他眯着眼,淡淡地道:“你是非要朕彻查到底吗?”

    张国纪身躯猛地打了个颤,在天启皇帝冷冷地目光下,他内心的恐惧一下子蔓延了全身,张了张口,却是不敢再多言。

    倒是此时,有人站了出来,正是黄立极。

    黄立极对此,其实没什么偏向,在他看来,张后废了也就废了吧,不过……陛下突然废黜张后,又不明示罪责,这终究会引发巨大的争议,于是道:“陛下……臣以为……”

    天启皇帝这时道:“先不要急着说话,今日有许多的账要算,得一件一件来,朕现在说的是第一件……朕知道黄卿想要说什么。你们……是想要做一个老好人,是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嘛,这不就是你们一直奉行的至理吗?”

    说着,天启皇帝一把将长生抱起,一步步地走上了大殿。

    而后,坐上了龙椅。

    此时,他虽然依旧还是穿着灰色大衣,可此时此刻,天启皇帝顾盼之间,已是真龙天子一般的模样了。

    “现在,说一说第二件事!”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