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五百零二章:普天同庆
    张国纪的心里已是惊起了惊涛骇浪。

    她小张太妃若是做了太后,自己的女儿又是什么?

    此时,他心思复杂起来。

    先是刻意地掩饰自己的慌乱,可眼底深处,却忍不住掠过一丝冷色。

    只是他依旧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脸来,笑吟吟地看着长生道:“陛下……陛下……”

    “怎么啦,你不同意?”才四五岁的长生,显然并没有往深处想。

    他只是单纯地觉得,事情本就该如此。

    是你们自己非要哄着我来做皇帝,说做了皇帝想干什么都成的,现在却在此……

    张国纪懵了,他没办法回答和应对。

    点头?

    开玩笑,这种事怎么能点头?

    摇头……只怕这孩子又要闹起来了。

    此时,殿中鸦雀无声。

    黄立极阴沉着脸,他似乎觉得事态很严重。

    现在是张家主持大政,且不说皇帝上头有个太后,现在更不知道多少人趋炎附势,走张国纪的门路。

    陛下刚刚登基,就说了这样的话,那么将来,张家还能放心吗?

    只怕将来,更不知要添多少血雨腥风。

    站在一侧的李国和孙承宗,也没什么好脸色。

    尤其是孙承宗,皇帝死在了辽东,他这个曾经的辽东督师,立即敏锐地感觉到了事情很不简单。

    而陛下更是他的得意弟子,虽然天启皇帝绝大多数时候都不喜欢循规蹈矩,倒是在孙承宗看来,这师生之情,犹如父子一般,他对天启皇帝是真正有感情的。

    这些日子,孙承宗就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眉宇间隐隐带着忧色。看着朝中的各种动荡,自然清楚……接下来这种动荡将更加的剧烈。

    长生乃是陛下的独苗,区区一个孩子,不就是被人随意摆布的吗?

    这张家……可不是省油的灯。

    新晋大学士刘鸿训,此时也阴沉着脸,左右张望,想说点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至于其他各部尚书,都各怀着心思。

    那魏忠贤的面色也开始愈来愈冷,他终于明白……为何小张太妃寻自己入寝殿,说那一番话了。

    小皇帝登基,天然就与太后和太后的亲族势必产生无法弥补的冲突,这种冲突,现在只怕就要埋下种子了,那将来……

    因而……他绝不能垮。

    却在此时,有人大喝道:“陛下何出此言!”

    这把声音很突兀,于是方才还各怀心事的众人,纷纷朝着这人看过去。

    却是工部尚书李养德。

    此时,只见李养德厉声道:“陛下…难道不知,今陛下克继大统,太后娘娘便是陛下的母亲吗,何来亲母之分?此乃人伦之道,自此之后,太后娘娘虽非陛下亲母,却胜似陛下亲母,至于陛下的母妃,既为大行皇帝侧室,即是妾也,百姓之家,尚且妾室不得登大雅之堂……而今到了宫中,何以连百姓家都不如了?”

    “陛下此言,实为不孝,今日理当知错,所谓知错而改,善莫大焉。陛下往后该更加亲近太后娘娘,至于陛下亲母,张太妃娘娘对陛下固有生育之恩,却终究不是正室,陛下怎可以血脉而定亲疏呢?”

    李养德这一番话,可谓是严厉到了极点。

    反正只是一个小皇帝,教训一下没什么关系,莫说是小皇帝,大明许多的皇帝,都受过这样的教训。

    总而言之,你妈不是你妈,你现在的妈是张太后家的那个妈,不能乱了秩序,如若不然,便是有悖人伦,是乱了纲常。

    这一番话,顿时让张国纪暗暗松了口气。

    可是许多人依旧凝视着李养德。

    甚至是魏忠贤,更是神色莫测地凝视着他,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要知道,这李养德可是出了名的阉党啊,当初若不是他巴结上了魏忠贤,工部尚书这样的肥差,哪里轮得到他?

    可哪里想到,今日第一个站在张国纪这边说话的人,竟是当初的铁杆阉党。

    其实……这也并没有什么意外。

    阉党本就多是投机取巧之人,在历史上,天启皇帝驾崩,崇祯登基,最先对魏忠贤发难的,也是那些阉党!

    道理很简单,傻子都知道魏忠贤要完了,这个时候还不改换门庭,这是等死吗?

    此时恶狠狠的抨击一下,便是划清关系,从此之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李养德借此发难,某种程度来说,其实就是向张国纪,递了一个投名状。

    经这么一闹,张国纪这才从尴尬中慢慢缓解了过来。

    倒是长生听了李养德的呵斥,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啊,自己才刚刚登基,方才还说做皇帝想怎样就怎样呢,转过头来就见一个大胡子厉声斥责自己。

    他一时吓懵了,小脸竟是憋得通红,大气不敢出。

    随即……长生终于憋不住的,呜哇一声,直接大哭起来。

    他这一哭,张国纪便连忙去哄。

    长生则边哭边道:“这皇帝,我不做了罢。”

    张国纪便道:“陛下克继大统,乃顺天应运,是列祖列宗的期望,岂可说不做便不做?请陛下再忍耐一会。”

    “那就将这白胡子赶出去。”长生哭着道。

    张国纪绷着脸,眼里露出了值得玩味的样子,道:“陛下,不可,此乃忠臣,怎么可以驱逐呢?”

    那李养德听了张国纪对自己的评价,顿时心花怒放,心知自己总算是可以平安落地了。

    于是他大义凛然地道:“臣不过是仗义执言,行魏征之事也。诚如太康伯所言,这才是忠臣本色,陛下何以见罪?”

    他正说着,突然有人大喝道:“谁是忠臣?”

    这突兀的一句话,殿中之人又是大惊。

    原来是天启皇帝人等火速入宫,外头其实早就有了动静。

    不过因为长生嚎啕大哭,掩盖了外头的动静,而在这殿外的宦官和大臣,早就惊得魂不附体,也顾不上通报。

    所以,天启皇帝走了一路,这一路只见人跪下叩首,个个惶恐地纹丝不动。

    此时,天启皇帝已入殿。

    众人随着声音,则瞧过去。

    便见一人出现在殿门,他背着光,以至于许多人都一时看不清来人的相貌。

    只是天启皇帝的声音,却是大家再熟悉不过了。

    天启皇帝随即踱步,一步步地走进大殿之中。

    而这殿中的群臣,已是彻底地僵住了。

    紧接着,张静一便也按着刀,跟着入殿。

    天启皇帝见众人鸦雀无声,又道:“方才……是哪一个忠臣,又在仗义执言!”

    这一番质问,更让人惶恐。

    是……是陛下……

    张国纪本是跪在龙椅下头,一直双手控制着长生,可现在,却觉得自己手脚发软。

    怎么……好端端的……诈尸啦?

    魏忠贤此时也不禁抬手揉眼睛,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疑如梦中一般。

    其余人等,都是瞠目结舌。

    只有那李养德,方才面上还带有几分得意,可现在……他张大着嘴,有一种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

    天启皇帝面带笑容,竟是直奔着李养德方向来,走到了李养德的面前,笑吟吟地道:“李卿家……这时又做忠臣啦?”

    这个又字……总让人觉得好像有什么疑义一般。

    这时,天启皇帝就在跟前,李养德看得再真切不过了。

    这眼睛,这眉毛,这声音,不是天启皇帝,又是谁?

    只是,天启皇帝身上裹着的大衣,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称,再加上相貌微有一些的改变,让李养德好像被人捉弄一般。

    于是李养德慌忙道:“你……你是何人……这殿中……岂是你能随意进来的?”

    “这是朕家,朕为何来不得?”

    李养德更加的慌了,口不择言道:“大行皇帝在奉先殿……”

    这意思是……你不是大行皇帝,你故意演我!

    天启皇帝听罢,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滑稽感。

    似乎……对方的意思是,他总得找一样东西来证明一下。

    “看来,李卿家这样的大忠臣,是在怀疑朕了,朕若是不证明一二,李卿家怕是还要将朕赶出去!”天启皇帝似笑非笑地道。

    李养德不吭声。

    不吭声就是默认。

    天启皇帝于是大喝道:“来人!”

    一声号令。

    早在外头的军校生员们已是蓄势待发,于是呼啦啦的便都挺着刺刀统统奔涌进来。

    一见到这些人……李养德顿时觉得腿软了。

    这意思是……你不认得朕这个人,难道还不认朕的这些‘刺刀’吗?

    李养德骤然惶恐,立即道:“陛……陛下……臣……臣见过陛下,陛下居然能够平安归来……实乃臣等之福,普天同庆啊,臣……臣……闻陛下驾崩,悲不自胜,如子丧父,妻丧夫……如今……陛下平安……臣……臣大喜……喜……”

    “大喜过望?”天启皇帝道。

    “对,大喜过望。”李养德忙道。

    不过,他虽是口里说大喜的样子,脸上却是比哭还难看。

    天启皇帝听到此,却也是抡起胳膊,而后一个巴掌便朝这李养德的脸上拍下去。

    “啪!”

    便听天启皇帝说道:“朕摆驾回宫,何时轮得到你来大喜过望!”

    ………………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