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九十章:一朝天子一朝臣
    庙堂诸公,毕竟不是一群阿猫阿狗,也不是街头的泼皮。

    终究还是讲一些政治规矩的。

    如若不然,真要被人笑掉大牙。

    奉圣夫人这事,确实很恶心,但凡有头有脸的人跑去支持,这等于是将自己半辈子的声誉开玩笑。

    当初许多人攀附魏忠贤,是因为要借助魏忠贤打击东林党。

    但是这并不代表,大家支持客氏。

    何况客氏这个妇人,确实不是东西,名声极差。

    因而……这一手极高明的计谋,居然生生将魏忠贤孤立了。

    许多中下层的大臣,当然已经料想到,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戏码已经开始。

    客氏被赶出宫去,魏忠贤竟是无法制止,这个时候,难道还不赶紧墙倒众人推?

    于是朝中混乱,大家拼命地上书,支持移宫。

    此时,竟是引发了巨大的声势。

    阉党的骨干份子,此时也在竭力的反对,可是他们辩驳的理由是很无力的,而且也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可谓是双拳难敌四手。

    而往往在这个节骨眼上,大臣们若是产生了巨大的争议,势必就需要皇帝来裁决。

    当然,现在的问题是,即将登基的新皇帝,年纪还小呢!

    这个年纪,当然是做不了主的。

    依着祖制,那么此时此刻,朝中发生了如此大的争议,那么势必需寻太后解决。

    于是众臣奏请太后,而张太后则下了懿旨,下旨赐宅一处,迁奉圣夫人出宫居住,颐养天年。

    这一道旨意一出,便算是图穷匕见,大家什么都明白了。

    对着天启皇帝,这黄勇将京城的事,大抵地说过了一遍。

    天启皇帝道:“皇后历来贤淑……只是……”

    他心里显然已经生出了疑窦。

    这皇帝的私事,张静一倒是不好说什么。

    天启皇帝却是看向了张静一:“张卿为何不言?你来说一说。”

    张静一无奈地道:“这得陛下定夺。”

    天启皇帝道:“朕视你为一家人,既是家人,此为家事,又为何不能说呢?”

    张静一只好道:“那么陛下的意思呢?”

    绕了一大圈,这太极拳又给打了回去。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皱起了眉,却是不吭声。

    很明显,以他的聪明,其实已经看出了一丁点的端倪了。

    张静一便道:“不过陛下放心,有魏哥在呢,魏哥一定能……”

    天启皇帝却是摇摇头,苦笑道:“魏伴伴根本不会是对手。”

    “什么?”张静一一脸诧异地看着天启皇帝,一时无法理解天启皇帝的判断。

    天启皇帝道:“知道朕为何选择魏伴伴吗?”

    张静一此时见天启皇帝抿着嘴,这一刻,天启皇帝倒是很像一个天子了。

    张静一道:“还请陛下示下。”

    天启皇帝道:“魏伴伴的性子,是但凡朕想做的事,他便是舍了一身剐也敢去做。可是……他终究是个太监,太监最致命之处,就在于他只是皇家的私奴!因而,一旦没了朕,他只怕就要慌乱了。”

    “他是决计不敢动用雷霆手段的,倒不是他没有这样的胆子,而是他很清楚,一旦动用,天下人可以接受一个司礼监太监的出身的九千岁,但是绝对无法接受一个敢独自把持朝廷的九千岁。”

    天启皇帝继续道:“现在这些人采取的办法,就好像是在切肠子,一截一截地切,先从奉圣夫人开始,魏伴伴只要不激烈反抗,就会继续切下去,直到他身边的心腹和党羽一点点的被收拾掉,令他成为孤家寡人,最后就该轮到他了。”

    “而魏伴伴一旦做出激烈的反抗,他又能如何反抗呢?朕已‘驾崩’,就意味着,魏伴伴失去了主心骨,除非……他要反,否则……只能坐以待毙。”

    说罢,天启皇帝又叹道:“奉圣夫人于朕有抚养之恩,如今……却还要受此侮辱。而魏伴伴……只怕也无济于事。朝中百官,势必个个想要阿附新贵,张卿……这就叫做大势所趋,可对魏伴伴而言,只要他一日不下定鱼死网破的决心,那么就叫大势已去,魏伴伴绝不会鱼死网破的。”

    不鱼死网破,就会被不断地耗死。

    这种趋势一旦被人看破,那么朝中的风向,就定会逆转。

    这世上从不乏见风使舵之人,自然而然,魏忠贤距离完蛋,也就不远了。

    张静一点点头道:“陛下的判断,臣是相信的,这样说来……接下来,这天下……”

    天启皇帝叹道:“回京吧,京城之中,只怕要开始发生大变故了。”

    张静一点头。

    黄勇连忙跑去关下,让人开了关门,而后天启皇帝等人入关。不久之后,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京城。

    ………………

    京城之中。

    当从辽东得知了陛下驾崩的消息,整个京城就已沸腾了。

    自是有人哭,也有人笑。

    一时之间,人心大乱。

    魏忠贤首先就慌了手脚。

    他原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认为可能是消息报错了。

    可直到了天启皇帝的棺椁送到了京城。

    这一下子……传言终于变成了现实。

    当日,魏忠贤与百官迎奉了天启皇帝的棺椁进入宫,而后将这棺椁送入了奉先殿停放。

    紧接着,宫中一时凄然,人人披麻戴孝。

    整个京师,亦开始断绝了一切娱乐活动。

    只是……天启皇帝的棺椁送到之后,此前就怀有无数心思之人,现如今,终于开始有了动作。

    奉圣夫人的事,开始大闹起来。

    紧接着,又是新君登基的时日,也已拟定。

    内阁和六部,现如今心无旁骛,都在为这两件事而烦恼。

    新君要登基,那么就必须遵循礼节,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绝不只是登基这样简单。

    但凡出现了一丁点的纰漏,都是天大的事。

    而长生殿下,现在不过是三四岁,现在虽已经开始学会说话,但是口齿不清,便连走路,都是摇摇晃晃。

    这是大明第一次,迎接一个如此年幼的天子。

    四岁的天子,甚至比当初万历登基时还要年幼。

    这就意味着……小天子在登基的过程中,势必是不可控的。

    鬼知道到时候会闹出什么笑话来。

    除此之外,这突然显露出来的权力真空,显然也已让许多人眼红耳热了。

    张皇后如今已称为张太后,按照万历年间的规矩,在陛下成年之前,作为太后,张太后便算是这天下的主人。

    当然,张太后乃是女眷,自然不可能抛头露面,那么这内廷和外朝,都必须得有绝对信得过的人,代替她节制天下。

    魏忠贤是不可能的,因为很快大家就看出了端倪,奉圣夫人被赶出了宫,态度已非常明显了。

    魏忠贤这位九千岁……看来地位并没有想象中这般牢固,原本铁板一块的阉党,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并没有太多人一面倒的支持客氏留在宫中。

    除了崔呈秀这几个铁了心的之外,便连黄立极,也表现出了比较公允的态度。

    吏部尚书周应秋的态度也十分暧昧,似乎并不认同客氏继续留在宫中。

    直到张太后下了懿旨,一下子……情况就明朗下来。

    魏忠贤等于成了被拔牙的老虎。

    此时……只能继续忍耐。

    因为他没办法翻脸,现在张太后,就等于是皇上。

    厂卫这边,已经开始收起了爪牙,再没有了以往的神气。

    而不少人,似乎也猜测到了张太后的心意,居然已经开始有人弹劾起魏忠贤了。

    弹劾魏忠贤,是自天启六年之后,极少出现的事。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当初魏忠贤彻底整垮了东林党,靠的就是皇帝的绝对支持,因而才权倾朝野。

    可如今呢……

    如今没了天启皇帝,张太后摆明站在了魏忠贤的对立面,那么许多人想要借此升官发财,自然而然,是要想尽办法讨好张太后了。

    只是,这样的弹劾一送到,便更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投机的时候到了。

    而魏忠贤则是按兵不动。

    此时,他显出了极大的焦虑。

    天启皇帝的驾崩,给了他极大的打击,而且有点措手不及!

    在这种突然而来的巨大打击之下,他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十数岁。

    而崔呈秀则以入奉先殿祭拜的名义入宫,先是祭了天启皇帝的神位,随即便到了偏殿,与魏忠贤密议。

    此时,崔呈秀忧心忡忡地道:“干爹,事到如今,若是再没有动作,只怕似周延儒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墙倒众人推,干爹就被孤立了。”

    魏忠贤只抿着唇,阴沉着脸,略显烦躁地背着手来回踱步。

    崔呈秀则接着道:“现如今,勇士营还在我等之手,厂卫也都还以干爹您马首是瞻,不妨联络新君生母张太妃……”

    就在此时,魏忠贤抬头,凝视了崔呈秀一眼。

    “张太妃不会同意的。”魏忠贤叹了口气,又道:“咱已试探过她的态度了,她正为陛下和辽国公死在关外而伤心!现如今,她的儿子被立为皇帝,她作为母亲的,最害怕的恰恰就是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