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六章:天塌下来了
    这守备只怕是在临死前,还是震惊的。

    张静一却懒得理会。

    到了如今,理会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因而,他跨步上前,凌厉地道:“还有谁想反,站出来!”

    这些门丁,一个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张静一目光冷漠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又道:“所有百户以上之人,统统给我拿下。”

    这些百户其实是最好辨认的,只片刻功夫,便有几个人被拎了出来。

    这几个人已是吓傻了,口里惊慌地叫着:“饶命,饶命啊!”

    张静一一步步上前,抓着其中一人的衣襟,而后道:“城中现在情势如何?”

    “城中……城中……”这百户显得很害怕,而后极艰难地道:“陛下宾天了,国丧期间,巡抚衙门设了神位,不过……倒没什么乱子,各总兵官、偏将、游击将军人等,都在各自营中……其他的……没……没什么事了。”

    张静一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道:“你叫什么名字?”

    “别人都叫卑下刘老六,实际上,卑下叫刘路。”

    张静一却是反手给他一个耳光:“他妈的,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啰嗦这个。”

    这刘路被打得七荤八素,半张脸便已红了,此时哆嗦着闭着眼哀叫道:“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啊,这都是他们……是他们……卑下只是看大门的……只是一个看大门的啊……”

    张静一放开他,手指着刘路道:“你来带路,去巡抚衙门。”

    说着又道:“其他的百户……毙了!若是还有人想跟着他们的百户一起死,也拿下,就地格杀。”

    那几个被拿下的百户听罢,腿已软了,他们万万没想到,朝廷命官说杀便杀。

    于是个个又开始求饶。

    只是可惜,没有人理会他们,几个百户很快便被捆绑起来,在那守备毙命的墙根下,又是一排火枪齐射。

    瞬间,几个人便倒在血泊里。

    这刘路已是看傻了。

    至于其他的兵丁,也早已吓得不敢动弹。

    倒不是他们完全没有勇气,而是东林军来得过于突然,且已入城,杀得他们措手不及。

    张静一道:“去巡抚衙门,其余的人……入城。”

    门洞这里。

    各队的队官口里衔着竹哨,发出各种鸣声,如洪流一般的生员们,顺着门洞入城。

    沉重的皮靴子,踩在青砖上,咔擦咔擦的川流不息入城而去。

    入城之前,各队就已有各自的任务,因而,往往是两百人为一组,直接占据主要的干道。

    其余之人,随张静一径直往巡抚衙门去。

    不多时,巡抚衙门便到了。

    远远看去。

    却见这巡抚衙门里,到处都是白色的蟠布,巡抚衙门的正堂,则已摆上了天启皇帝的神位。

    出入此地的人,统统披麻戴孝。

    张静一等人一到,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有人诧异,有人惊慌。

    张静一后头,大队官李定国大手一挥:“拿下,莫走了一个。”

    于是,一群人挺着刺刀上前,先将人围住,而后不断地缩小包围圈的范围,有人疾跑出去,身后立马有人抬枪,瞄准,啪的一声。

    那人便倒下。

    这一下子,让其他还想逃的人,瞬间腿软了。

    一小队生员则先行进衙,另一队人,开始封锁这巡抚衙门。

    很快,这里就开始建了岗哨,两个机枪,封锁了附近的街道,一个个持枪的生员,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张静一顺着岗哨,步入衙门的正堂,却见这正堂里,竟赫然立着一个神位。

    所谓神位,便是寻常人家里的灵位,这神位上写着:大行皇帝等字眼。

    张静一端详着这神位,一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你要说这些家伙守规矩吧,他们有板有眼,把表面功夫做的比谁都足,又是服丧,又是摆出神位来,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皇帝’死‘了,举城同哀。

    可你若说这些王八蛋心黑吧,他们比谁都心黑,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立即联合起来,痛下杀手,真是什么事都敢干,皇帝敢杀,客军说杀就杀光。

    倘若只是野心的问题,干掉皇帝是自保。

    那么借机铲除客军,就真的不是人了。

    这些客军,从各地征发,跑来辽东卫戍,是真正拼了命的,谁晓得他们最后没有死在鞑子手里,竟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张静一转过身,而后道:“搬一条椅子来。”

    “喏。”

    一柄椅子搬了来。

    张静一翘着脚,落座。

    而后,在天启皇帝神位面前,让人斟茶,轻松惬意的开始喝茶。

    说起来……这算不算坟头蹦迪?

    而一旁的百户刘路,此时还在瑟瑟发抖,看着这一群凶神恶煞之人,直接冲到了巡抚衙门,而且还当着神位,在此……在此……

    张静一心情轻松地道:“刘路。”

    “在……在……在的……”刘路磕磕巴巴地道。

    “这锦州城中,做主的人都往哪里去了。”

    刘路惊慌失措地道:“小……小的不知。”

    “都躲起来了吧?”张静一笑了笑。

    “这……这……可能……可能是……”

    张静一道:“不要紧。我可以等,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老爷……不,将军……将军……这可是陛下的神位啊……”刘路小心提醒。

    “我知道。”张静一道:“这有什么关系?”

    刘路脸色一变,却又低声下气地道:“锦州城中,可有数万大军呢,现在是被将军措手不及的打了进来,若是……若是……他们反应了过来,而且前锋总兵官,以及各路副将、参将,以及本地的文臣都在城中,将军……我看……我看……”

    张静一笑吟吟地道:“你倒还关心我的生命安全了?”

    “这……不,不敢……不对,是,小人以为……以为……”

    “这个,就不必你操心了。”张静一随即拉下脸来,死死地盯着刘路,声音渐冷:“你这个百户,想来也知道不少消息吧?”

    刘路苦笑道:“小人能知道什么消息,小人至多……至多也就知道一些传言……”

    “什么传言……”

    刘路此时畏惧地看了看左右,有些不敢说,最后才苦笑道:“这个……这个……”

    张静一冷声道:“你不说,其实不打紧,我来此,也不是来搜罗什么证据的,更不是来给谁定罪的。”

    “啊……”刘路错愕地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却是突然一字一句道:“我来此,只干一件事,就是杀人!”

    刘路越发吓得腿软。

    张静一说罢,继续喝茶。

    其实他发现,相比于从前各种缉拿乱党,还是现在这样惬意,直截了当,懒得审问,也懒得勾心斗角,且还干脆利落。

    ………………

    此时,在锦州城中,已是开始出现恐慌了。

    突然一支军马杀了来。

    连杀了数人,而且直奔了巡抚衙门。

    现在街面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不少穿着灰色大衣之人。

    起初,人们不知是什么人马,主要是对方行动太快了。

    等到有人反应过来,先是一队人马要前去占据那被灰色大衣之人的街道,却很快传出枪响,一时之间,人仰马翻。

    要知道,似这样的巷战,对于东林军而言,是极为有利的。

    毕竟两边都是建筑,对方没有办法展开,贸然冲来,这基本上就是被当做是靶子打。

    一处府邸里。

    已有人陆续出现在这里。

    人们乱哄哄的,惊慌失措的人道:“看那架势,像是东林军,东林军不是已经全军覆没了吗?到底什么情况,怎么这东林军又来了?”

    “是不是还有东林军的残部,当初没有杀干净?周副将是怎么办事的!”

    “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要立即弹压住这些人,如若不然,不敢想象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来。”

    “放心……周参将已去点齐兵马了,想来用不了多久,便可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他们人并不多,只是突然杀入城中,我等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众人七嘴八舌。

    只有那高堂之上的老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此时道:“不要慌,不要慌,多大一点事,天塌不下来。”

    他这般一说,许多人才勉强镇定了下来。

    于是大家纷纷看向老人。

    老人道:“周参将已带了家丁去了,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我等不必惊慌,不要什么事,都先乱了自己的阵脚……”

    他说到了此处。

    却在突然之间。

    哒哒哒哒……

    不知从何处,传出了连绵不绝的枪声。

    这枪声奇怪无比。

    这锦州城中的人,一个个都在边镇之中,对于火器耳熟能详。

    就算没有参与过战争的,至少这附近军营的火器操练,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

    可是……这哒哒哒的声音,听着好像是火器,却又好像闻所未闻。

    “这是什么声音?”

    “不对,不像火器,就算是火器,大家一起射击,也不该是这个响动。”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后续的更新会拼命写出来,尽力快速上传,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