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四章:朕能杀你
    突围已经迟了。

    合围之势已成。

    枪林弹雨。

    甚至这些东林军根本没有动用火炮。

    这数百人马,便已伤亡了大半。

    最可怕的是,对方的架势拉开,一路奔袭,下马就能战,这种可怕的士气,让人心怯。

    很快,这吴定勇和赵文义便如死狗一般,被几个东林军后头出现的锦衣卫校尉拖拽出来。

    现在东林军和新县锦衣卫分工十分明确,前者负责作战和攻坚,后者直接清理战场,当然最重要的工作是对敌进行甄别。

    这些人目光老辣,一眼能看出谁是重要的人物。

    吴定勇和赵文义已是恐惧到了极点。

    此时,他们已经可以确信,对方就是东林军,不只如此,还有锦衣校尉。

    赵文义被人拖行,随即,便来到一处简单搭建的小帐篷里。

    帐篷才刚刚搭建不久。

    此时,天启皇帝也穿着一件军大衣,裹着身子,却是坐在案牍后头。

    他拿着茶盏,抿了抿茶,先是邓健进来道:“报,遭遇一支官军,人数三百九十人,东林军发动攻击,毙敌二十三人,伤一百五十余,其余统统俘虏,这里还抓着一个将军,还有一个读书人。”

    天启皇帝缓缓地放下了茶盏,面上一副淡定的模样,只是噢了一声,吐出两个字:“带来。”

    紧接着,吴定勇和赵文义二人便进入了帐中。

    赵文义整个人惶恐到了极点,纳头便拜道:“饶命,饶命,学生……学生乃是……良民……敢问……”

    “住口!”邓健冷喝一声,在后头踹了赵文义一脚。

    赵文义立即噤声。

    天启皇帝道:“姓名。”

    赵文义立即道:“学生赵文义。”

    一旁的吴定勇却是冷笑一声,道:“呵……我乃大明辽东都司游击将军,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若是建奴便罢,可若是官军,却如何敢对我军发起攻击?你可知道袭击官军可以形同是谋反吗?我知道你们是东林军,莫说你们擅自做主,即便是辽国公敢如此,他也绝不会有好下场,现在要通报姓名的人,该是你们。”

    天启皇帝见他到了如今,还能趾高气昂,冷冷地盯着他,不禁道:“这样说来,看来是冤枉你了,这辽东,没人治你了是吗?”

    吴定勇很是硬气地道:“朝廷命官,也谈不上治不治,总要有规矩,我安分守己,张静一亲来,我也不觑。”

    天启皇帝大笑:“好好好,没想到我大明还有如此硬气的将军,总算是没教人失望,若是到了建奴人面前,也有如此的胆色,那便更好不过了。不过……朕还非要治你不可,辽国公来了治不了你,那么朕就是来治你的。”

    说罢,天启皇帝方才还是一张笑脸,转眼之间,却是金刚怒骂之状。

    他面带着冷笑,手中的茶盏,却是飞快地抄起,直朝吴定勇的额上率过去。

    啪……

    吴定勇还未反应,却已被砸得眼冒金星,尤其是那滚烫的茶水泼面,他发出了一声惨叫。

    跪在一旁的赵文义听到了‘朕’字,心里已是惊涛骇浪。

    他无法理解,已死的天启皇帝,为何还活着?

    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披着和寻常士卒一样的大衣之人,怎么就是皇帝?

    他一时失措,嘴里下意识地道:“你便是那昏君?”

    “不错!”天启皇帝露出了狰狞之色:“朕就是这昏君,怎么,没有想到吧。”

    赵文义瞠目结舌,他读过这么多的经史,就算是再昏聩的皇帝,也爱听人吹捧圣君。

    哪里想到,居然有人以昏君自诩。

    而这时,一股没来由的极致恐惧,顿时弥漫了赵文义的全身。

    赵文义一时之间,结结巴巴起来:“学生……学生并不是这个意思,陛下……您……您是陛下……不,不对,陛下不是已经死了吗?”

    天启皇帝狞笑道:“阎王不敢收朕,所以朕特来一个个收拾你们的。”

    赵文义已觉得天旋地转。

    他转头,见吴定勇满面是血。

    又见天启皇帝这般对待吴定勇,却是一副漠然的样子。

    虽然平日里,他骂起阉党和天启皇帝来,都是跳起来的,反正在这辽东,也没人敢将他怎么样。

    可是此时此刻……他身如筛糠一般,早已是瑟瑟发抖,磕磕巴巴地道:“不……不关学生的事,不关学生的事啊……学生无罪啊,这都是他们……都是他们勾结一起……陛下,陛下圣明,定能明察秋毫。”

    张静一就站在一旁,他在锦衣卫混了这么多年,却也没见过怂成这样的人。

    张静一忍不住道:“他们勾结一起?是谁勾结一起,参与者是何人,他们干了什么?”

    赵文义道:“是……”

    反而这时,天启皇帝打断这赵文义道:“不必说了,说与不说,都没用。来人……取张静一献上的火枪来。”

    没一会,便有宦官小心翼翼地将一把精致的火枪奉上。

    这是一把短枪,十分精美,说是精雕细琢都不为过,这玩意一看,反而不像是凶器,而更像是装饰品。

    为了制这枪,可谓是花费了无数的成本,尤其是要解决短枪上膛的问题,花费更是惊人。

    当然,这是试制出来的东西,距离较低成本的大规模制造,还需要一定是距离。

    手工业和机械制造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早在几千年,只要你愿意花费重金,无论多复杂的工艺,都自有能工巧匠,绑你制出来。譬如金缕玉衣,又如那一个个贵族墓葬中出土的各种精细复杂,且巧夺天工的各种玩意。

    所以,理论上,只要涉及到机械,张静一但凡愿意,并且提出了大致结构和要求,就一定有人能帮助其实现。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产量低下的令人发指,并且成本高昂的可怕。

    当然,某种程度,任何一个东西的出现,都需靠前者制造出试验品,此后,才想办法进行大规模生产。

    这把带着转轮的手枪,其实就是在此思想下的产物。

    短枪只造了两把,张静一自己留了一把防身,另一把则是献给了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对此爱不释手,如今这枪在手,他拔出转轮,随即开始装弹。

    这种特殊的子弹,同样是手工打造,制造费用若是要估算,至少得七八两银子,一群匠人,每日造十几个,才有两个合格。

    装完了子弹,天启皇帝便将转轮装回短枪之中,而后一步步先走到了吴定勇面前。

    短枪直接对准吴定勇,而后一字一句地道:“你方才说,即便辽国公来了面前,也不能奈何你,那么,是不是朕到了你面前,也不能奈何你了?”

    吴定勇一时有些慌了。

    不过毕竟是杀人如麻之人,他努力定住心神,抬头凝视着天启皇帝,却是笃定道:“呵………休要在此多言,你不是皇帝,皇帝已是死了,那一夜……”

    天启皇帝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这短枪顶着吴定勇的脑门。

    吴定勇无法理解的是,为何要拿这么一个分明是贵族把玩的玩意,顶着自己,于是他横下心道:“你不过是个骗子而已……”

    他这话,倒是让赵文义慢慢地清醒了许多。

    对呀,他说他是皇帝,就是皇帝吗?

    倒是自己……说漏了嘴。

    莫非是……有人诓自己吧?

    可就在此时……

    砰的一声。

    天启皇帝扣动了扳机。

    而后,枪管喷出火舌。

    谁也没有想到,就这么小臂长短的玩意,居然……

    火舌之后,子弹出膛。

    这玩意,理论上射程不远,精度也很低下。

    否则,谁还用步枪?

    可是……封丘造作局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却是破天荒的在枪管里刻上了膛线,当然,这样的做法,虽然让子弹的射速和精度大大的提升,却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那就是要求每一颗子弹,定要做到分毫不差。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花费了无数人心思的。

    因此……一声枪响之后。

    子弹出膛。

    就在下一刻……鲜血飞溅,这子弹竟是从吴定勇的脑门穿透过去,而后自后脑直接贯穿出来。

    毕竟几乎是顶着脑门射击,因而……骤然之间,一股血雾喷出。

    这吴定勇,估计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堂堂的游击将军,居然说杀便杀,以至于他在他生命之中的最后一刻,脸上还凝固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面带着几分不屑之色。

    而只在刹那之间。

    他已没有了知觉。

    浑身不知是不是条件反射,打了个激灵,身子便迅速地僵直,鲜血自眉心和后脑喷溅而出。

    天启皇帝看也不看他一眼。

    面上依旧没有表情。

    他踱步,而后一步步地走到了赵文义的面前:“方才这个人说,朕奈何不了他,你呢,你以为如何?”

    赵文义的身子也僵硬了。

    是真的僵硬,他看到了似乎还冒着一缕缕烟气的短枪枪口,这枪口还有一些滚烫,随即顶在了他的脑门上,而后便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无法动弹了。

    ………………

    第五章送到,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