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一章:朕来了
    袁崇焕之所以恐惧,在于他意识到了,事情并不只是一群辽将和士绅们谋反这样简单。

    这背后,只怕牵涉到的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

    袁崇焕不敢往深里去想。

    因为他意识到,对面的人虽然是矫诏,可这些人可能非但不会有任何的后果,而且最终……被谋反的人可能还是自己。

    世上颠倒黑白之事,本就多不胜数,只是这一次轮到了自己。

    袁崇焕道:“只是你们如此……可曾想到忠义二字吗?你们可以欺人,但是可以欺天吗?”

    这老人双目如死灰一般,并没有什么波动,而是淡淡道:“人之初,性不善,我初为人的时候,便有向善之心。我刚刚执掌家业的时候,却也希望能够做一个公允的大家长。我步入仕途的时候,也曾想过做一个清臣,一个直臣,一个忠臣。可是……天下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世道就是如此不分是非,没有黑白,只有胜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不说其他,单说那建奴人,那建奴人茹毛饮血之辈,从不崇尚道德廉耻,可他们赢了,他们赢了一次又一次,如今,不照样有无数人投效,称他们为吊民伐罪吗?所以,欺人也好,欺天也罢,时至今日,我们这些人,若是坐以待毙,朱由校那个小子,便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只要赢了就可以了。”

    袁崇焕冷笑。

    某种意义而言,袁崇焕虽然在官场上,斗争性极强,张口就敢说三年平辽,可其价值观,却还是有几分正面的成分。

    袁崇焕道:“你们这样做,迟早会惹来弥天大祸,陛下与张静一……”

    老人淡淡地打断了他:“这世上已经没有陛下和张静一了。”

    袁崇焕缓缓地张大了眼睛,道:“什么意思?”

    老人慢悠悠地道:“就是……没有了。”

    这个时候,袁崇焕便是连冷笑都没有了,他脸僵硬着,脑子里已嗡嗡的响:“你们……你们竟……”

    老人深吸一口气道:“落到今日的结局,非我所愿,可这怪不得我,只能怪有人不识抬举。”

    袁崇焕打了个颤,道:“天子也可以被你们视为不识抬举吗?”

    “万民认他是天子,他便是天子,倘若不识抬举,那么要这样的天子有何用呢?此等长于深宫之人,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罢了,与老夫的年轻子侄们,又有什么分别呢?你袁崇焕将此看的如此重,是你不懂得书这东西,需活学活用,而不能生固执之念。老夫来看你,是因为毕竟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权且,给你送个别吧。”

    袁崇焕骤然明白了。

    当这个人,将一切告诉自己的时候。

    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京城里明正典刑了,迎接自己的,只有死。

    他深吸了一口气,此时顾不得其他,却是颤抖着声音道:“陛下……陛下他当真……”

    老人道:“若是假的,老夫何至与你说这些呢?”

    袁崇焕苦笑:“明白了,老夫明白了,接下来,便是你们的老把戏,该做最后的清理了吧。”

    老人平静地道:“该死的人都要死,流的血,也总要清扫干净,还是老规矩,所有我们做过的事,统统推给建奴人就是了,建奴人来为我们承担这些罪名,陛下是你勾结了建奴人袭击的,噢,还有那些客军,都死了,那是随你谋逆,对,应该还得加上一个满桂,以及你和他在辽东的这些心腹,你们谋逆,被我们察觉,我们立即平叛,最终……你们死于乱军之中。”

    “你与满桂之所以勾结建奴人谋反,是因为建奴人突然自宣府进入京畿重地,你的宁锦防线,不堪一击,你心中畏惧,于是与满桂勾结,做下这等恶事。”

    袁崇焕不甘地道:“朝廷会相信?”

    “不得不信,因为若是他们要深查,万一真的查出来一点什么呢?”老人似笑非笑地道:“真查出来一点什么,朝廷难道又征兵,摊派新的辽饷,来攻打锦州吗?他们已经承担不起,查出真相的代价了。所以,只能认,不但要认,还要治你们谋逆大罪,即便你们死了,还要开棺戮尸,要去捉拿你们的家人,一并治罪。”

    “届时新皇登基,再加上天下不宁,何况京城之中,更不知多少人,盼着朱由校死呢,所以这件事,到此为止,也只能到此为止。”

    袁崇焕不由自主地身躯颤抖着,悲不自胜,最终仰天长啸:“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以他的智商,显然也清楚,这一切,也只能按着这个人所说的继续发生。

    这是谁也无法阻止的。

    袁崇焕眼里的光已经暗淡了下去,万念俱焚地道:“怪只怪老夫……怪老夫自己……哎,是我这做辽东巡抚的无能,当初怎么就信了你们,怎么就相信了辽人平辽的鬼话,更愚蠢的是……老夫……罢了,罢了……你们要如何,便如何吧……”

    “好好休息这一两日吧,我已让人对你妥善照顾。”老人道:“袁公,告辞了。”

    袁崇焕盘膝坐着,眼睛闭上,一副汉贼不两立的模样。

    这人便走出了牢房。

    外头有牢头掌灯候着,面上赔笑。

    这牢头刚想说什么。

    这人却是突的狠狠一巴掌摔在这牢头脸上:“关押在此的乃是辽东巡抚,你们好大的胆子,竟这般虐待?去掉他的枷锁和脚镣,给他多备一些美味佳肴。”

    “是,是……”

    ………………

    东林军继续急行,不知疲倦地直扑锦州。

    这一路,人马不歇,天启皇帝更是杀气腾腾。

    他已没有了从前那般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吊儿郎当。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幽冷,渐渐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也只有张静一在侧,才会开口说几句话,其他时候,却总是一副高冷的姿态。

    又行了一日,邓健来报道:“陛下,又拿住了……几个人……”

    天启皇帝冷声道:“是何人?”

    “陛下见了便知道。”邓健好像有难言之隐。

    天启皇帝于是升座,不多时,便见皇太极徐步走了进来。

    只见皇太极此时的样子,竟比那个躲茅坑的人更惨。

    衣衫褴褛,这一路似乎风餐露宿,听闻到了地方,先是询问人要了一个蒸饼,一面吃,一面朝大帐来。

    见着了天启皇帝,皇太极立即拜下道:“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道:“怎么,你的兵马呢?”

    “遭了伏击……”皇太极一脸凄然的样子,嘴角发苦道:“都死了……臣……侥幸逃生。”

    天启皇帝面上似乎显得很平静,似乎一丁点也不意外,只是此时,旁人难触他的心思,也不知他是喜怒。

    他慢悠悠的端起了茶盏,呷了口茶,才又道:“知道是什么人吗?”

    皇太极摇头道:“臣不知道,当时是夜袭,突然合围过来,是奔着将我们斩尽杀绝来的。”

    天启皇帝点头,而后又道:“只是如此吗?”

    于是皇太极道:“不过臣判断,这可能是……关宁军。”

    “又是关宁军。”天启皇帝笑了,笑得很冷,一脸森然,接着又问:“你是如何逃出来?”

    这一下,有点难解释了。

    对呀,对方是有预谋的,就是奔着来合围的,根本不可能轻易放过一人。

    皇太极如实道:“臣……早有预感。”

    “早有预感?”

    这个解释,很无力。

    皇太极嘴里发苦,却继续道:“一直以来,臣都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格外的小心,让人在自己帐外,虽是预备了马匹,夜里也不敢熟睡,搭建营寨的时候,特意让人留了一处小缺口,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只是……这一切不幸被臣言中。”

    狡兔三窟。

    说起来,站在一旁的张静一倒是很佩服皇太极,这绝对是一个人才啊!

    天启皇帝道:“那么其他人都死了。”

    “只剩下十数个亲卫,都是臣最信得过的。”皇太极的神情略显悲切。

    天启皇帝道:“将他们叫上来……”

    随即,十几个建奴人侍卫便被领了进来。

    天启皇帝盯着他们,而后道:“摘下你们的帽子。”

    这十几人便纷纷摘下帽子。

    天启皇帝细细一看,随即,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张静一一眼:“张卿,看来……可能真被你料中了,不过……总算有一个好消息。”

    张静一道:“陛下莫非认为,这些人自以为他们已杀了陛下?”

    “正是。”天启皇帝道:“朕本来还担心,最终……这些乱臣贼子们在杀戮之后,会察觉出什么,比如他们的辫子……”天启皇帝手指着这些建奴人。

    不过这些建奴人,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辫子?

    入关之时,他们根本不可能剃发,此后被俘虏,就更没人给他们剃头了。

    因而,这些本该留着辫子的建奴人,头发早就生长了出来,又因为披着长发,实在难受,便也学了汉人一般,挽了发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