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五章:兵临城下
    “辽国公?”孔有德看向毛文龙。

    不得不说,毛文龙这种人,性子刚直,这满天下的人,就没有几个他不骂的。

    如若不是这样的性子,又怎么会连袁崇焕都要妥协的阉党,他也要硬刚?

    现在难得看到大将军如此看重这么一个人物,却让孔有德好奇起来,于是道:“此人倒是位高,只是……”

    还不等他说完,毛文龙就打断道:“这辽国公可不只是位高这样简单,此人很有眼光,而且做事低调,还有……他的东林军,在京城之下,击溃了多尔衮。”

    这话说出来,孔有德大为震惊,东江军虽然经常上岸去骚扰建奴人,但是绝没有胆子敢正面与八旗铁骑硬刚的。

    想到这里,孔有德就道:“只怕他的东林军,折损不少吧。”

    “这才是让人稀罕的地方,据说,东林军损失并不大,反而是八旗铁骑,折损了数万人,真是一败涂地。”

    孔有德不由道:“哈哈……这个……卑下可不敢相信。”

    毛文龙道:“是啊,老夫也不敢相信,不过这是陛下说起的,那张静一就算是虚夸战功,那就肯定有一些实打实的功绩了,就算对折再打一个对折,就算歼敌三五千,或者万人,这战绩,也是不容小觑的。此番陛下来此,是为了直袭沈阳,你对此怎么看。”

    “这断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毛文龙却激动地道:“可世上的事,不是都从不可能开始吗?从来我大明不敢直捣建奴巢穴,出了一个萨尔浒之战,大家都打怕了。正因如此,陛下和辽国公有这等勇气,也是足以令人欣慰啊!无论如何,我们务必极力配合着陛下和辽国公去做,他们不需我们东江军一起出征,那么我们就登陆至辽东各处口岸进行骚扰,摆出一副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架势,势必要将其他各处的建奴人拖住。”

    “此战关乎国运,也关乎东江镇二十万军民能否回自己的家去,这是一场硬仗!所以,你去告诉诸兄弟们,咱们得出全力!”

    说罢,毛文龙便话锋一转道:“现在岛中还有多少粮?”

    “七万石。”

    “七万石是少了一些,不过……先让弟兄们吃饱吧。”

    “真这样吃?等粮食耗尽了,粮船不来怎么办?”

    毛文龙却是道:“那就没有办法了,只好挨饿。”

    孔有德觉得大将军吃错药了,这些年来,毛文龙一直打着各种名目要饷,可朝廷给的给养,却好像是熬鹰一般,一直让你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为了筹粮,东江军甚至每年开春,都要袭击沿岸的建奴人抢粮,这都是用命换来的粮食,所以东江镇这么多年,靠的都是毛文龙精打细算,锱铢必较才坚持下来的。

    这一下子好了,直接梭哈。

    毛文龙看了孔有德一眼:“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大将军的命令就是了。不过……大将军,朝廷待我们,似猪狗一般,这皇帝……”

    毛文龙道:“我就知道你不满,且不说你我乃是明臣,值此陛下御驾亲征的时候,自当尽心竭力,效之以死。更不必说的是,我观陛下,确有宏图大志……朝中那些人,都说我乃海外天子,有谋反之心,可陛下此番出击,走的不是陆路,却是海路,直接到了我们东江镇这里,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以国士待我啊……”

    说到此处,毛文龙唏嘘着,说句实在话,从浙江到这辽东,在辽东崭露头角开始,毛文龙就受到了无数的质疑。

    文臣认为他是武官,自然对他加以防范。辽将视他为外来户,不是自己人,也是各种掣肘。

    也只有在这东江镇里,毛文龙有着极高的声望。

    譬如历史上,这个孔有德在毛文龙被诛杀之后,极为不服,索性降清,最后在满清那儿,贵为了亲王,临到老了,却每日将‘大将军’(毛文龙)挂在嘴边,说到大将军的时候,便眉飞色舞。倒是对其他的人和事,不愿多提。

    此时,毛文龙继续道:“陛下以国士待我,我这条贱命,就是陛下的了!尔等诸兄弟,历来与我生死与共,到了今日,我欲死战,你们自己决定吧。”

    孔有德听罢,哪里还敢应?他最钦佩的便是毛文龙,莫说是他,其他如耿仲明、尚可喜等人,也是对毛文龙死心塌地的。倒是对于朝廷,他们的心却早已寒了。

    如今毛文龙话说到这个份上,孔有德便道:“知道了,大将军既这般说,我等从命便是。”

    于是浩浩荡荡东林军,在后续的补给海船抵达之后,便开始登上舰船,预备朝辽东腹地继续进发。

    而此时此刻,毛文龙也奏报,恳请出战。

    东江军大小舰船数百艘。

    当然,所谓的数百艘舰船是有水份的,绝大多数,其实就是载重几十人的小破船罢了。

    毛文龙则愿一齐随军进发。

    此时,天上已开始下雪,在海雾升腾,大雪皑皑之中,一队队的东林军,全副武装,奔着码头而去。

    对于这些军马,东江人是很陌生的,他们觉得这支军马过于齐整了。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军马就该像东江军一样,个个穿着破絮一般早就残破不堪的棉甲,有老有少,咧嘴便露出黄牙的样子。

    人们默默地看着这支军马登上了舰船,绝大多数人只是叹息。

    “可怜啊,去袭沈阳,这一支学生模样的兵,怎么是对手啊……”

    人们惋惜着,东林军的承诺,并没有给太多人带来回到故土的希望,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惋惜和眼带怜悯。

    数日之后。

    海州、复州、金州等建奴的军镇遇袭,大量的东江军出现,在拂晓的时候,发起了袭击。

    连续七八个建奴人设置的堡垒,本就是为了防范东江军的。可这一次,很奇怪,以往一旦出现了东江军,建奴人势必出战,而东江军不敢直面他们的锋芒,往往与之游斗。

    可这一次……建奴人不见了。

    只剩下少量的建奴人,和他们的汉军营,都只龟缩在堡垒之中。于是东江军开始在堡垒之下,收拢辽民,摆出一副要大举进攻的架势。

    另一边,一支孤军却直接自金州附近登陆,而后……浩浩荡荡的直接朝沈阳进发。

    沈阳、抚顺、铁岭一带,乃是建奴人的巢穴所在,防卫最是森严。

    可在一个叫尚可喜的向导带领之下,东林军一路疾驰。

    他们身上的负重不少,原本作为步卒,进军的速度并不快。

    而这个时候,这里已成了雪原,且土地平坦,于是张静一命人砍伐木材,制成了雪橇,速度倒是加快了不少。

    而此时,东林军已换上了冬装,乃是用棉制成的冬大衣,穿在身上,虽是人的行动迟缓一些,却也能避风雪。

    平日里的操练,此时显现了出来。

    东林军的耐力极好,而且体力充沛,再加上令行禁止,竟是能以每日行军六十里的速度,快速推进。

    这让作为向导的尚可喜大为吃惊,在他经验看来,寻常的军马,能日行二十里,就已是很不错了,而连续行军,每日六十里,这是一群什么人?

    沿途,偶尔遇到一些建奴人,也会有一些军堡,可东林大军一到,作为前锋的第一教导队,就直接将这些据点给拔了。

    速度很快,人一到,将堡垒一围,炸他几下,为了节省弹药,直接上了刺刀就冲锋。这种战法,最是简单,可偏偏,似这些建奴人或汉军,几乎根本无法抵挡。

    十数日之后,所有人推进至了沈阳一线。

    这里的堡垒开始密集,有诸多建奴人的军镇。

    不过很快,大家便发现,建奴人似乎无心防守这些军镇,只留下了老弱病残,绝大多数,都开始朝沈阳集结。

    这在以往,是决不可想象的。

    至少对于向导尚可喜而言,建奴人向来自大,最擅长的就是主动出击。

    而像现在这等敌人一来,便龟缩起来,而且主动放弃军堡,是想不敢想的事。

    他不免忧心忡忡起来,很想提醒天启皇帝和张静一,这其中,必定有诈,大军还是先行休整,且看看建奴人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为宜。

    结果……天启皇帝却是下令继续推进,直抵沈阳城下。

    这时候,在沈阳城内,有着数不清的建奴兵马。

    这些刚刚一路飞马疾驰回到了沈阳的建奴八旗,还有那如惊弓之鸟的汉军,此时已是惶恐起来。

    自己骑马,一路飞奔,日夜不停,方才穿梭了千里,回到了沈阳。

    可那东林军,竟是这个时候,也已抵达了沈阳城下。

    都说兵贵神速,可这速度,真是想都不敢想。

    此时,多尔衮依旧惊魂未定,好不容易平和了一些,他还在想着如何地徐徐图之,将来建立神机营,制造火炮和火枪,又想着,如何与锦州一线的内应里应外合,先取关锦一线,再图谋关内。

    哪里想到……这东林军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