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二章:直捣黄龙
    对于张静一而言,眼下有几个急迫要解决的问题。

    他随即道:“臣有两个问题,且看陛下能不能答。”

    “其一:是我东林军的腿脚快,还是建奴人的马快。”

    “其二:建奴人能一路势如破竹,沿途辽将个个如瞎子聋子一般,这些人要怎么清理,如何清理。怎么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却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大军若是穿过辽东,进击建奴,是否会有辽将畏罪,或者因为和建奴人有过勾结,而在沿途阳奉阴违,甚至给建奴人报信,阻止大军进击。”

    天启皇帝听罢,顿时明白了,辽将人不可信。

    所谓的辽人守辽土,就是一个笑话。

    多少客军,从浙江,从广西驰援辽东,最终被这些辽将们坑死。

    这些武官贵族阶层,在辽东已经牵涉了太多的利益,树大根深。

    若是从陆路追击,谁也不知会是什么结果。

    天启皇帝道:“这样说来,你认为应该往东江镇方向走海路!只是毛文龙之人,可以完全信得过吗?”

    张静一想了想道:“臣查过兵部的账目,东江镇每年朝廷拨发的军饷和钱粮,是在二十万两纹银上下。而辽锦一线,则为三百至七百万两之巨。毛总兵官,属于孤立无援。而松锦一线,背后就是山海关,是朝廷源源不断的驰援。陛下,毛文龙这些人,能坚持到现在,至少有一点是可信的,就是他们与辽东的利益牵涉并不深!毛文龙本身就非辽人,属于客军,招募的士兵,也大多都是逃难的辽人百姓,所以臣信得过东江镇。”

    “当然,兵贵神速,我们登陆之后,需立即动身,直捣沈阳!陛下,那沈阳乃是建奴人的巢穴,已经营了数十年,他们劫掠了半个辽东,又在朝鲜国,劫掠了不少的财富,那里有许多的牛马,还有数不清的土地,拿下这里,不但建奴覆灭……”

    “而且我们还可以大赚一笔。”天启皇帝打断了张静一后面的话,眼里冒着光。

    张静一便咳嗽一声,又道:“是不但建奴覆灭,我们还可借此彰显我大明国威。”

    天启皇帝则道:“你我虽是君臣,实为兄弟,就不要拿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来糊弄朕啦。国威值几个钱?朕早看淡了,还是牛马、钱粮、土地最实在。”

    张静一尴笑道:“当然,陛下也可以这样说。”

    于是天启皇帝道:“那么我们这就预备进兵?”

    张静一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我们该分兵两路,让一路兵马,也穿着我们的服色,且走陆路。”

    天启皇帝迟疑道:“哪一路人马?”

    “皇太极……”张静一斩钉截铁道:“让他带着俘虏,也带着火枪,从这里出发,打着陛下的旗号,出关。”

    天启皇帝轻皱眉头道:“若是他们作乱怎么办?”

    张静一自信满满地道:“陛下放心,只给火器,不给火药,给他们火炮,也不给炮弹,那么这些东西,就和烧火棍没有分别了。而且皇太极是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那么我们悄然登船?”

    “正是。”

    “声东击西。”天启皇帝一拍大腿:“如此说来,倒是有几分意思了。”

    张静一道:“要声东击西,就必须出城之后!东林军连夜急行至天津卫,而后在那边,张三的船队要做好准备,总而言之,接触这件事的人越少,越能保密。”

    天启皇帝道:“这件事,你去准备吧,许多细节,都要想好,如若不然,提前走漏了消息,那么就白费了心思。”

    张静一点头:“是。”

    …………

    败兵已至喜登口。

    这喜登口,乃是长城的一处关隘,此时听闻建奴人又来了,这守备早已弃关而去。

    数不清的建奴败兵涌入此。

    此时,多尔衮收拢了败卒,却发现身边不过五万多人马,其余之人,要嘛战死,要嘛俘虏,要嘛不知所踪。

    此战,几乎死伤了近半。

    他心里不禁绝望,万万没想到,自己登上汗位后的第一仗,便兵败如山倒。

    其他的军马,死了也就死了,可八旗的损伤,足有两万,这就真正的伤筋动骨了。

    也幸好他的军马,以骑兵为主,而明军却多为步兵,不然的话,可谓是逃无可逃。

    他召了各旗旗主开了一场会议,如今八旗只剩下了五旗,暂时稳住了军心,此后又召范文程与洪承畴来。

    洪承畴胆战心惊,他一进帐,多尔衮便提了鞭子狠狠地抽打他。

    洪承畴在地上打着滚,口里大喊道:“主子……主子饶命,此非我之罪,实为……实为……”

    倒是一旁的范文程,却是站着不动。

    他心里想,主子若是不打洪承畴,洪承畴便死定了,此番这般痛打,倒是这洪承畴的狗命命硬了,显然主子还没有杀他的打算。

    果然,多尔衮打累了,便气喘吁吁地坐回椅上,大口喘着气。

    洪承畴则抱着头,依旧不敢将手松开,则是奄奄一息。

    多尔衮气恼不已地道:“今日大败,他日必要报仇雪恨。”

    范文程则才开口:“只恐明军借此动兵,威胁我大金……”

    多尔衮摇摇头道:“你太想当然了,且不说他们不敢,就算当真要进攻沈阳,这沿途是数千里之遥。何况,本汗实说了吧,那些大明的所谓辽将,到底是姓朱,还是姓咱们大金,还是两说呢!这一两年来,不知多少人与本汗暗通款曲,我大金当真覆灭,他们还怎么在辽东发财,又如何……两面得钱?”

    顿了顿,他又道:“大明那狗皇帝若是要对他们秋后算账,他们一个都跑不掉。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个,辽东的事,复杂得很,我等当务之急是先回沈阳,后头再做打算。”

    多尔衮原来的口风很紧。

    有些事,甚至连范文程都绝口不提。

    可现在,他张口,则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讯息,辽东之中,不少辽将,与建奴人关系匪浅。

    范文程意味深长地看了多尔衮一眼,他心里清楚,以往多尔衮绝口不提这些事的。

    现在为何突然提了?

    还不是从前建奴乃是攻势,因而,对于这些消息要绝对保密,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动用这一层关系。

    而如今,多尔衮的地位开始动摇,建奴内部势必对他不满,为了彰显他这个大汗,依旧智珠在握,就必须得传出话去,他还有杀手锏。

    此时,只见多尔衮又道:“若那明军不赶出关便罢,他们若是敢出关决战,本汗保准,不需本汗动手,便有无数人,恨不得要教大明那昏君,还有那东林军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眼下先行回沈阳,再做计较。”

    说着,多尔衮又露出了惆怅之色,而后,他眼角的余光,扫向了洪承畴,冷声道:“我留你性命,是因着知道你对火器颇为精通,等回了沈阳,我要你带你的人马,建立一支神机营!今日本汗才知,依靠战马的时候,已经不复存在了,未来必为火器的天下。”

    虽然知道洪承畴是个废物。

    但是多尔衮还是希望重用。

    那些汉军不也一样吗?为大明效力的时候,便如废物一般,可到了建奴,作战能力便直线提升起来。

    他希望投降的神机营,也是如此,哪怕实力只是提振五成,也是如虎添翼。

    “只是,我们神机营,虽有不少枪炮,这火药和弹药……”

    “你放心。”多尔衮道:“我自会想尽办法,在关内,拿到他们的配方,将来在沈阳,也要督造出弹药出来。”

    说罢,他淡淡地道:“各自回去,歇一夜,明日继续启程出发。”

    …………

    皇太极接到了一份密旨,得此密旨,他便立即赶去和张静一商量。

    对皇太极而言,天启皇帝肯给这么一份密旨,说明了对他的信任,这是他表现的一个最好的机会,若是错过,自然要后悔不及。

    任何投降的人,都需要一份投名状!皇太极很清楚,将来自己带着这些建奴降人,能否在大明有一席之地,就得看眼下这投名状了。

    张静一安抚他,想办法将这羁縻卫团结一起,将差事办妥。

    皇太极自然也深知自己的压力很大。

    好在他对建奴内部的事耳熟能详,这些降人的高级贵族,哪一个是什么性子,他都是再清楚不过了,再加上对建奴的风俗,也再清楚不过,在卫中倒也得心应手。

    他提出了诛杀建奴叛首多尔衮,拯救建奴妇孺于水火的旗号。

    而后,任命了一批人,他们连夜换上了新军的军服,扛着新军的火枪,直接入住东林军的大营。

    不出数日,朝廷下旨,皇帝狩辽东,亲率东林军为先锋,追击穷寇。

    消息一出,便在傍晚的时候,皇太极便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打着龙旗和东林军的旗号,自京城出发了。

    夜里昏暗,人们只看到东林军出了城。

    却殊不知,一支军马,已悄然连夜直扑天津卫。

    …………

    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