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章:谁赞成 谁反对
    人们经历了错愕、恐惧。

    无数的情绪涌上心头。

    这数千的建奴降人,现在更是胆战心惊。

    就在此时,站在城楼上的百官们,其实也是恐惧的。

    天启皇帝却是和张静一对视一眼,而后,彼此似乎已了解了对方的心意一般。

    随即,张静一道:“陛下,臣去一趟。”

    “嗯。”天启皇帝点头:“小心一些。”

    百官看着张静一,不知小心什么。

    却见张静一按着刀,下了城楼,而后出城。

    他的出现,顿时引起了骚动,不少的军民百姓,一见着张静一顿时热切起来。

    张静一对此,却是置若罔闻。

    却是径直朝着那些俘虏而去。

    于是,沿途卫戍的生员,纷纷尾随着他,亦步亦趋。

    张静一却是回头,一摆手,示意他们不必跟从。

    而后,张静一居然孤身进入了俘虏们之中。

    这个举动,吓坏了所有人。

    生员们显得紧张,生怕这个时候,有什么不开眼的建奴俘虏暴起。

    但凡有一个人想不开,都可能让辽国公有生命危险。

    可张静一却是大大方方的走入蹲着的俘虏之中,他所过之处,降人们非但无人暴起,反而一个个肝胆俱裂一般,纷纷退避。

    所过之处,犹如避水珠,人们纷纷退让。

    张静一按着刀,昂首阔步,目不斜视。

    最终,站在了降人们中间。

    张静一清了清嗓子:“都他娘的到我这儿来,往这里挪一挪。”

    这在所有人看来,张静一是在作死,等于是小儿抱着金元宝走夜路,活腻歪了。

    可张静一底气十足,双目直勾勾的扫视这些俘虏。

    俘虏们终于动了,小心翼翼的以张静一为圆心,将张静一围成了一团。

    远处看热闹的军民百姓,却已是议论纷纷。

    不过……此时,人们不得不钦佩张静一的勇气了。

    谁也不知张静一到底想做什么。

    可此时,张静一在人群之中,趾高气昂,而后厉声道:“我是张静一,你们想来听说过我的名字……”

    说到此处,呼喝一声:“谁懂汉话,来,跟着我说。”

    这时一个颤颤惊惊的建奴人举起手,而后歇斯底里的将张静一的话翻译了一遍。

    俘虏们听到张静一三个字的时候,明显眼里的瞳孔收缩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弥漫他们的全身。

    张静一叉着手,随即吐沫横飞道:“我的建奴兄弟们……”

    称呼建奴人为兄弟,这若是别人,被御史听了去,只怕非要弹劾个十几本。

    张静一继续大呼:“遥想当初,你们女真诸部,世世代代效忠大明,此后反叛,是为什么?这既是因为你们建奴人之中,有人野心勃勃,却也有大明的辽将欺压你们的缘故,这笔账,大明天子已经知道了,也打算要肃清这些赃官污吏,还一个清平的世道。”

    “我们本是一家,如今彼此反目,相互征战了数十年,这数十年来,我大明折损军民无数,可是……难道你们就得了什么好嘛?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你们的兄弟,你们的叔伯和父亲,难道就没一个死在辽东?”

    “你们对大明有怨言,我知道。可我大明的军民,也对你们也无数的怨言。当然……这些都是前事,前事成追忆,今日我张静一来此,便是要说一说现在的事。那墙根底下,死了这么多人,还有今日之战,又死了多少人,你们是真真切切的看到的。我来问你们,现在你们若是再拿起武器,还愿与我大明一决死战吗?还敢不敢?若是敢,那好,我现在就放你们回去,让你们回到那多尔衮的身边,咱们将来,迟早还要兵戎相见,我们或在松锦,或在沈阳,还要大战一场。”

    张静一说罢,所有人鸦雀无声,回去?

    真肯放回去?莫非是诈?

    他们回头,看了看墙根下的尸首,一个个继续埋着头,此时他们面对张静一,最后一丁点的勇气也失去了。

    张静一道:“可是,你们自己说,你们真的还打的过吗?你们不要说自吹自擂的话,你们在我大明的枪炮面前,还有几分胜算?这些年来,你们是如何在辽东肆虐的,你们自己清楚。今日……这些不肯降的人,我们是如何对付的,你们也已亲眼看到了。”

    “现在摆在大明和你们建奴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嘛大家干脆杀个你死我活,这一次,我们准你们降,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迟早有一日,我大明犁庭扫穴,攻入你们的巢穴之时,我来问问你们,你们的家人怎么办,你们的父母怎么办,你们的族人怎么办?真要到这一日吗?就像今日,就像方才发生的异样?大明天子的心思很明白,诛杀不臣,以怨报怨,这是我大明的既定之策,很快,我们就要攻到辽东去,去沈阳,去你们的兴起之地,到时,彼此便只好弯弓,杀个你死我活了。”

    说到此处,张静一声音更为高亢:“可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倘若是我,不会鸡蛋碰石头,若是我,我是你们,我便会想,我们为何要与大明朝廷对抗。这些年来,关内外寒风肆虐,在关外,畜生们在风雪之中,大片大片的死去,在关内,无数的粮食颗粒无收。这异常的天象,我知道,你们有多少人,凭借放牧和渔猎活不下去,而我大明,凭借着耕地,也活不下去,人要求活,不就是你抢我和我抢你吗?可是……真该如此吗?我今日,不是来说教。”

    “你们既然降了,那么自然好极了,皇帝已经将你们编为建奴卫,就是要羁縻你们,也是希望,最终有建奴人和汉人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彼此杀戮,而是兄弟一般可以坐下来喝茶吃酒。可是……得有一条,那就是只要建奴人但凡还有一群人不肯甘心,还有一群人做着王霸的美梦,还想着拔刀自守,不将我们大明放在眼里,那么……你我之间的兄弟,就做不成。这些野心勃勃的人,便会裹挟着你们的妻儿老小,和我大明斗到底,可他们斗得过吗?他们凭什么斗?就凭他们手里那些破铜烂铁,凭那一些战马?”

    “你们若真是建奴人,若真是甘愿保全建奴,真希望你们的妻儿平安,那就什么都别说,拿起你们的刀,我也会让人将战马还给你们,咱们一起去辽东,去将那些野心勃勃的建奴死硬的家伙们碎尸万段。从此之后,我们彼此共弃前嫌,握手言和,约为兄弟,天下之大,哪里不可去。”

    “好啦,我说完了,做兄弟的,站左边,不做兄弟的,站右边。”

    此言一出。

    呼啦啦的无数降人,纷纷往左边挤,右边空无一人。

    张静一说了这么多,其实降人们就算是再蠢,也抓到重点了,他们是打不过的,再打下去,不但都是那死硬分子一般的下场,最重要的是,建奴也有了灭族之祸。

    大家想要共存,想要和平,唯一的办法就是消灭死硬分子。

    降人们不再是一群软骨头。

    也不是他们卑鄙无耻,他们也有梦想,他们应为一个新的理由而拿起武器。

    为了保存自己的家族,为了延续自己种族,去消灭掉以多尔衮为首的死硬分子,只有如此,才能太平。

    “你们的粮食,我会供养。我说话算数,马会还给你们,武器你们自己选,让人拟一个名册来。我张静一说到做到。你们的指挥使,乃是皇太极,不出几日,我们就要杀到辽东去,去大明的沦陷之地,去你们的老家,斩杀了多尔衮这等建奴死硬派,我们一起坐下来喝酒,到时……咱们还一起去漠北,去更极北之地,我大明需要你们,就如从前那般,你们世世代代臣服大明,永为藩屏,我们甚至还要杀至更远的地方,更需借助你们的骑兵,我今日的话,没有一句欺骗和欺瞒,如今,你们既然幡然悔悟,这便好极了。”

    说罢,张静一指了指其中一个牛录模样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这牛录道:“我……我……我叫哈图……”

    张静一解下腰间的佩刀,将这佩刀送到这哈图面前:“这个……送你了,拿着这刀,跟着我走,我带你吃肉。”

    哈图手足无措,今日有太多的讯息,需要他消化。

    你说哈图对眼前这个人没有恨意,那是自然有的,可是……今日实在太受刺激了,建奴铁骑,不堪一击,如猪狗一般的被杀戮,这种根植于内心深处的绝望,让他无力。

    于是他降了,他未必怕死,却不想无意义的死去。

    若是双方鏖战,胜负悬于一线,他自是肯拼命的。

    可似这般一面倒的杀戮,他不甘心,他还想活。

    可现在,张静一这一番话,让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能再打下去了,打下去,不但自己要死无葬身之地,整个建奴,也要拉下去陪葬。

    他此时对张静一,除了仇恨和恐惧之外,也多了几分敬重,除了这番话打动了他,张静一的磊落也让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汉人,也是一个大英雄。

    如今……刀在手,他捧着刀,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不但外围的生员们怕此人拿刀逞凶,伤了张静一。

    便是其他的俘虏,也害怕哈图一时想不开,最后大家跟着一起陪葬。

    众目睽睽之下,哈图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刀朝张静一行了个礼:“渣!”

    …………

    终于写完了,幸不辱命,这一章字比较多,先去睡了,明天继续,更新开始恢复,嗯,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