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七章:大胜
    火舌随着那鞭炮一般的枪响,开始疯狂的喷吐了出来。

    冲的最近的骑兵,迅速成了靶子,瞬间落马。

    其实好不容易冲过了这炸药的爆炸区域,以及火枪组成的火力网,能冲上前的骑兵,已是少之又少了。

    可此时……

    他们原本以为自己是幸运儿,现在却发现,他们不过是从一处地狱,到了另一处地狱而已。

    不远处的龙旗还在猎猎作响。

    密密麻麻的骑队还在疯了似的发出冲刺。

    漫山遍野的骑兵,看不到尽头。

    步枪的子弹穿梭。

    火炮依旧还在轰鸣,攻击着骑队的后队。

    只是……

    这哒哒哒的声音一响,却是瞬间响彻在战场上。

    冲在前的骑兵,几乎是一片片的倒下。

    他们再没有侥幸了。

    尸首迅速的堆砌起来。

    而后头的骑兵,还在妄图冲杀。

    可挨近了阵地的人,才意识到他们遇到了多么可怕的事。

    不过近距离被这机枪扫射的人不得不说是幸运的。

    至少他们是在瞬间中了许多子弹,他们不似步枪,若是没中要害,因为受伤,倒下马去,紧接着,遭受各种更悲切的惨痛。

    他们被击中,几乎是立即气绝。

    刘武继续想不断的射杀。

    摆在他眼前,是一处重重拒马之中,故意留下来的缺口,这缺口一开,骑兵们便蜂拥朝这里奔来。

    而这些人显然不知道,他们已暴露在了刘武的火力之下。

    这机枪,虽为骑兵之友,可实际上,有无数的缺陷,笨重,容易卡壳,毫无精准可言,除了可以连发之外,几乎一无是处。

    可恰在此时此刻,它却成了此时的王者。

    每一个缺口,都布置了两个机枪火力点,这就意味着,即便有一个机枪位出现了问题,另一个也可迅速作为替补。

    此时的刘武,疯狂地扫射,另一处的机枪位里,几个机枪手们看着眼馋,此时却没有喷出火舌,而是心里在祈祷上苍,刘武的机枪赶紧坏了。

    哒哒哒哒……

    数十个缺口,此时瞬间已是尸积如山。

    无数的尸首堆积起来,血液如溪流一般,流至低洼处,汇聚成了血洼。

    后队的人……已经没办法冲锋了。

    而就在此时。

    咔的一下,刘武大惊,却发现弹链已是卡住了。

    他立即起身,朝着压弹的位置狠狠踹了一脚。

    修理失败。

    其实得后世的军工设计师们所赐,为了大规模的生产,减少枪械出现的损坏情况,无数世上最聪明的人,都尽力将复杂的枪械,变得结构简单。

    因为结构越简单,就意味着战场上损坏的可能越低。

    不过在这个时代,即便是如此简单的机械结构,却也因为精度的问题,造十个骑兵之友,也只能有三四个合格,剩余合格可以使用的,依旧还是问题频出。

    至于修理……对于刘武而言,只怕也只能靠用脚踹了。

    有时候这法子居然还真有用。

    只是今日刘武运气不好,连踹几脚,连一旁负责浇水的张勇也急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坏就坏,便嗷嗷叫:“让让,我来。”

    一脚踹下去。

    啪。

    试了试。

    依旧还是纹丝不动。

    可就在此时,另一个机枪位的机枪便响了起来。

    刘武忍不住骂娘,拼命的折腾,最终不得不放弃,只好乖乖的提了步枪,灰溜溜的和张勇二人,跑去步枪的阵地了。

    接近两百门的机枪,喷吐着火舌。在步枪和火炮的加持之下,有如神助。

    越是在阵地前,尸首越多,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此时,大量的建奴人开始撤退。

    他们本是士气如虹。

    此时,内心已彻底的绝望了。

    三十步之遥,分明可以看到对方的脸,觉得只要下一瞬间,便可冲入敌阵!

    可哪里想到,根本连一步都迈不进去,这只是最纯粹的送死,根本没有丝毫活下来的可能。

    正白旗几乎伤亡殆尽。

    镶黄旗攻击的乃是侧翼,也几乎已经被打绝了。

    再有正蓝旗,则已损失过半。

    镶白旗折损了三成。

    这几个主攻的八旗军,当场就丢下了一万多具尸首,还有数不清的还在地上呻吟着的伤者。

    正白旗旌旗早已倒下。

    镶黄旗则开始试图撤回。

    这令其他各旗,以及本是在侧翼的汉军和蒙古骑兵,此时也察觉出了异样。

    这上三旗没了两个,还有一个,已经开始撤了。

    到了这个时候,若继续莽冲,沿用从前的战法,这几乎等于是找死罢了。

    于是,后队的其他骑兵,也开始纷纷后退,或是裹足不前。

    汉军营和蒙古铁骑本是混杂一起冲锋,现在已是极尽胆寒了,于是一下子混乱起来。

    可怕的是,即便是撤退,这冲到了一半的人,依旧还是回过头去,迎接数不清的炮火。

    于是,许多人哭爹叫娘,如今已是全无斗志,只想着赶紧逃离,越远越好。

    如此惨重的损失,若是其他的军马,只怕早已崩溃了。

    也亏得这一次是最精锐的八旗军主攻,这才坚持到了现在。

    可到了现在,现在若还负隅顽抗,这几乎就是找死。

    尤其是正黄旗的折损殆尽,镶黄旗的撤回,让其他各旗终于敢撤了。

    毕竟,这上三旗自己都先撤了,其余人还拼命做什么?

    兵败如山倒。

    最后,大家宁愿冒着炮火后撤,也不敢继续往前冲杀。

    而阵地之中,步枪依旧还在不断地射杀,哪怕是对方距离射程已越来越远,也不肯放弃。

    另一队人,已开始上刺刀。

    多尔衮带着自己的亲卫,在后队观战。

    远处发生的一切都尽入眼底,他的心口,却像是被闷锤狠狠击中,闷得发痛。

    坐在马上的他,整个人都已僵了,除了目光在流转,整个人像是被僵化了一般。

    正白旗没了,正黄旗也几乎没了,上三旗里,只剩下现在兵败如山倒的镶黄旗。

    此时,漫山遍野都是败军,世界像是只剩下了惊恐的惨叫声。

    此时,他其实比谁都清楚,凭借他手头上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约束各旗。

    洪承畴已吓得脸色发白,他万万没想到,东林军居然爆发出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他努力地按捺住内心的惊恐,禁不住道:“主子,臣……臣没想到他们竟还有这个……这张静一狡猾如狐,实在是该死啊,他居然……还藏了私。”

    是啊,鬼知道这张静一还有压箱底的玩意。

    这一仗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却是惊心动魄。

    洪承畴惊恐地继续解释着:“恳请主子立即撤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多尔衮突的瞪大了眼睛,眼眸里迸发无尽的怒意下一刻,,马鞭狠狠地甩向了洪承畴,似乎是要将内心之中的怒火统统发泄出来。

    洪承畴居然不敢躲避,只生生地僵站着,挨了几鞭子,他的瓜皮帽子早已掉了,额上多了几道血腥的鞭痕。

    多尔衮怒不可遏地大喝道:“你这该死的东西。”

    倒是此时,范文程道:“主子,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次我们轻敌,让明军有机可乘,此一时彼一时,不妨先避让,到时再收拾他们不迟。”

    听了这话,多尔衮显然冷静了下来。

    在应对主子方面,范文程比洪承畴不知高明了多少倍。

    这个时候,你能说跑吗?

    要知道,建奴人素来以武为尊,大家尊敬的乃是勇者,堂堂大汗,怎么能说逃?

    当然是暂时避让,这是兵家的策略之一,已经属于战略的范畴,既然是为了战略考量,就没有败逃一说。

    多尔衮看着远处的惨象,不禁长叹道:“可惜,可惜了。”

    说罢,他随即呼喝一声,拨马,便带着护卫们狂奔而去。

    于是数不清的护卫纷纷打着汗旗,尾随其后。

    其他的败兵见大汗的旌旗移动,便也纷纷随着旌旗方向狂奔。

    尖锐的口哨声,已经响起了。

    无数的生员,像是等待已久,自沙垒和壕沟之中迅速地跃出。

    人们爆发出了惊天的怒吼:“杀!”

    无数人从地下钻出来,在错综复杂的壕沟之中,开始追击。

    天启皇帝此时深深地吸了口气。

    太快了。

    打的实在太快了。

    他刚刚还在捏一把汗呢,就发现火炮给密集冲锋的铁骑造成了巨大伤害,随即为之一喜。

    而高兴劲的还未过去,便又看这些建奴人居然死战不退,依旧拼命冲杀,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却又不禁担忧。

    可转眼之间,无数的火枪开始射杀,又让他心里升腾起了希望。

    直到无数的骑兵,开始蜂拥冲杀进入缺口,他心里暗暗着急的时候。

    那哒哒哒的声音响起,他亲眼看到人如韭菜一般,轻易的被收割掉。

    他心里便淡定起来。

    直到建奴人开始败退。

    提着刺刀的人跃出壕沟。

    他已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麻痹了。

    战场上的瞬息万变,竟到了这样的地步。

    而看着满地的尸首,看着无数的败兵。

    天启皇帝不禁感慨万千,他口里喃喃念着:“胜了……胜了……朕……胜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