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二章:无君无父
    江南乃是天下最重要的财源。

    也是绝大多数大臣的籍贯所在。

    更是鱼米之乡。

    天启皇帝垂涎银行的利益,还有未来真正的开海,势必迟早是要在江南执行的。

    可问题在于,任何在江南的政策,行得通吗?

    若是行得通。

    为何大明海禁,而江南的海禁形同虚设?

    又为何明明说好了的商税和矿税,可到了最后,却是一地鸡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将这些隐藏在背后的人打掉,任何的国策,最终到了那里都会扭曲,都会脱离原本的样子。

    甚至可能会加速某些人财富的积累,直到这些人富可敌国,尾大难掉。

    所以这个秀才,极可能是个突破口。

    天启皇帝是何其聪明的人,他和张静一已有默契,心里顿时了然。

    此时,张静一道:“只是,一旦开始查,臣担心……”

    天启皇帝挑眉道:“担心什么?”

    “连魏哥都查不下去的事,臣怕出事。”

    天启皇帝笑了:“放心,有朕呢!”

    看着天启皇帝自信满满的样子,张静一却摇摇头,认真地道:“这件事,最好秘密进行,陛下先不可示之于众。”

    天启皇帝便慎重地道:“这事连魏伴伴,朕也不会说的,你放心便是。对了,那秀才如今在何处?”

    张静一道:“在邓健那里。”

    天启皇帝随即便道:“事不宜迟,我们何不现在去问问看。”

    “啊……”张静一一愣:“陛下,这夜半三更……。”

    “朕在夜里睡不下。”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一到夜里就精神,龙精虎猛。”

    张静一其实内心深处,是希望拖天启皇帝下水的。

    大明的问题很多,其中一大半都在江南。

    北方的问题,只是流民的表象,而南方的问题,却是千头万绪,承平了两百多年之后,无数的世家大族开始悄然而起。

    而如今,这些世家大族,已经拥有了让人不可小觑的实力。

    张静一点点头道:“臣去安排。”

    …………

    夜月。

    在锦衣卫所住的一处宅邸里。

    这处宅邸一直空着,如今皇帝抵达这里,锦衣卫便在此收拾一番,作为临时的办公场所。

    这些统统都是新县千户所的人,自然都是信得过的。

    尤其是不出意外,张静一可能要新建三个千户所,而且已经透露出了口风,不打算从其他千户所调拨人员,所有人员,统统由新县千户所调拨。

    这一下子,新县千户所上下,都振奋起来。

    这就意味着,有些百户可能成为千户,而有一些总旗将成为百户,下头的校尉,说不准也有了升职的希望。

    他们当初,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在京城里属于最底层,甚至有许多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是张静一收容了他们,将他们吸纳进入锦衣卫,除此之外,还保荐他们进入教导队的特别行动队里进行学习和培训,不少人已开始掌握了基础的文化知识,有了较为优厚的薪水,最重要的是,在新县千户所里,他们得到了一种叫体面的东西。

    这种体面,并非是其他千户所里那些緹骑们出门那般威风凛凛,人们畏惧。

    而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哪怕走在大街上,有人发生了争执,若是他出现,人们也往往愿意接受他们的调解。

    此时,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在夜色之下出现。

    所有值夜班的人却依旧各司其职,只有孤零零的邓健,引着二人一前一后地进去了一处临时的囚室。

    而在这里,一个纶巾儒衫的读书人,此时一脸疲惫地待在这。

    他没有睡着,显然沦落到了这个境地,他睡不着。

    不过,他似乎也没有大喊大叫,而是显得镇定。

    这一路,张静一说出自己的疑窦。

    这个读书人,突然来送信,那肯定是尼德兰人情况紧急,所以想尽了办法,因为只有有功名的读书人,才可以在这大明畅通无阻,不需要路引,便可穿过许多的州县,不担心有人刁难。

    因此送信,尤其是送很重要的书信,一定是读书人来办的。

    若是寻常人,走过某处关隘或者是某个码头,官兵一盘查,或者是将其视为流民,后果很严重,书信说没就没了。

    那么接下来,这些是尼德兰人的指示吗?

    这显然说不通,一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怎么可能受尼德兰人的委托?除非……真正的利益相关。

    可什么样的人,会和尼德兰人,尤其是银行利益相关呢?

    这可就说不好了。

    若是香山县的人,或许还可解释。

    可一个南直隶的读书人……却是临危受命,这就更为说不通。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是有组织的。

    在读书人背后,应该还有人,他未必是受尼德兰人的托付,而是受其他人的嘱咐。

    天启皇帝原本以为,眼前这个读书人,见了有人进来,一定会恐惧,会求饶。

    不过天启皇帝有些失望。

    因为眼前这个读书人,盘膝坐着,虽是面色憔悴,却显得很淡定。

    天启皇帝率先道:“你是什么人,受了什么人的嘱托?”

    读书人居然抬头,看了一眼天启皇帝,又看看张静一。

    天启皇帝此时看着并不像一个皇帝,毕竟皇帝不是电视剧里那样,天天穿着皇袍转悠,明朝的皇帝,穿常服的时候比较多,而礼服那玩意,看上去倒是威风凛凛,可谁穿谁知道,不自在。

    于是读书人道:“那么你们是什么人?”

    这一句反诘。

    让天启皇帝一愣。

    “你好大的胆子!”天启皇帝勃然大怒,瞪着他,冷声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这一番话,立即让张静一无语,这很没水平啊。

    只见秀才毫无惧色,只叹了口气道:“我乃有功名的读书人,圣人门下,你是何人,拘拿了我也罢了,还敢在我面前张狂?”

    他底气十足,竟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甚至看着天启皇帝,颇有几分鄙夷。

    这样的目光,天启皇帝又怎么看不出来?

    他给气得发抖,于是怒道:“你勾结尼德兰人,也敢自称圣人门下?”

    秀才依旧淡定自若,道:“我只是代传书信而已,难道这也有罪?”

    天启皇帝冷哼道:“你不要在我面前狡辩,你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秀才掷地有声地道:“但是我知道你们是锦衣卫的鹰犬,你们也敢称我有罪?你们残害百姓,杀人如麻,反污我这样有功名的读书人,栽赃陷害,构陷忠良!这般跳梁小丑的行径,也好说我心里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有什么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便是了。”

    张静一一直抱着手,默默地站在一旁观察着眼前这个秀才。

    天启皇帝本来还想在张静一的面前露一手,让张静一好好地看看自己的能耐。

    谁晓得,居然反过来被这书生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火了,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来讯问的,手一挥:“你别拦我。”

    张静一站在一旁,依旧麻木不仁地继续抱手。

    我没有拦你。

    天启皇帝继续道:“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如何成了鹰犬?就算他们是鹰犬,也是天子鹰犬,怎么到了你的口里,却成了强盗和恶棍?”

    秀才却显得很冷静:“你们干的事,罄竹难书,这还用说吗?至于所谓天子亲军,天子乃是天下人的父母,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这即是天下为主,君为客也,若是天子昏聩,奸臣当道,难道臣民们还要愚忠吗?”

    此言一出,真是将天启皇帝吓着了。

    这话的意思是,姓朱的关我们屁事,跟天下没什么关系,姓朱的亡了,换一个皇帝就是了,这天下才是主人,而皇帝只是匆匆的过客而已。

    天启皇帝在京城的时候,哪怕是最大逆不道的人,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可眼下,分明只是一个读书人,却是如此肆无忌惮的当着自己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天启皇帝一时瞠目结舌,竟是说不出话来。

    秀才又道:“这些话,你们这些鹰犬,又懂个什么?今日我落入尔等鹰犬之手,自当引颈受戮,若是能效文孺公那般,死于尔等手里,却也不是憾事,鹰犬,来杀我吧。”

    天启皇帝更为震撼,文孺公……

    杨涟……

    东林党……

    这杨涟,本是东林党的旗帜人物,早就被魏忠贤视为眼中钉,当时阉党与东林党斗争已至白热化的地步,最终魏忠贤痛下杀手,遣锦衣卫缇骑前去逮捕杨涟,最后将他杀死。

    可眼前这个读书人……

    天启皇帝的脸色难看至极,怒道:“什么文孺公,你说的是逆党!”

    秀才却郑重其事地道:“公道自在人心,他是不是逆党,亦或我是否逆党,岂是你说是便是的?莫说是你们这等鹰犬,便是皇帝亲来,他说了也不算!”

    天启皇帝脸色苍白,眼前发黑。

    这些话……在他看来,可怕到了极致。

    …………

    昨天的第五更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