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八章:暴利
    魏玛郎脸色惨然,一声不吭。

    他低垂着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沮丧。

    当然,他这个时候可以表现出无比的愤慨,甚至直接以战争来威胁。

    不过很明显,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因为,结果已经看到了,这四艘炮舰,都是近来最先进的舰船,可只片刻之间,便葬身鱼腹。

    可怕的是,到现在为止,魏玛郎甚至不知发生了什么。

    天启皇帝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对对对,是该给予抚恤,死了多少人?一个人抚恤五十两够不够?放心,朕有的是钱,来人,给他们几万两……”

    魏玛郎听罢,真是万箭穿心。

    他忍不住道:“你们炸死了一千多人,我一直听说,大明乃是礼仪之邦,可是我现在看到的,却是野蛮的行径。”

    魏玛郎道:“我要抗议!”

    天启皇帝听罢,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魏玛郎。

    说实话,他有点想不通魏玛郎的逻辑。

    挑衅是你要挑衅的。

    挑衅完了吃了亏,亏得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叫屈。

    这是无赖逻辑。

    可是……

    有人居然敢在朕面前,耍无赖?

    难道不该是朕来耍无赖的吗?

    天启皇帝凝视着魏玛郎,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冷笑道:“你们不是还有四十艘这样的舰船吗?既然不服气,大可以再到这天津卫外海来,何须动嘴皮子呢?前几年,你们入侵澎湖,这笔账,朕还没和你们算呢?今日尔等来,朕念你们是使者,所以对你们总还算客气,以礼相待,难道你们真以为朕是傻子,不知你们在此耀武扬威?”

    天启皇帝的面容里全是冷然之色。

    “事到如今,你们竟还敢在朕面前耀武扬威,既如此,来人,那就斩了来使,赔偿也不必啦,杀了这来使,想来那尼德兰人,一定恼羞成怒,教他们派来舰船,朕正好与他们,决一死战。”

    魏玛郎听到这番话,尤其是翻译翻到了要砍下他们脑袋的时候,却已是慌了,连忙道:“陛下,我们还可以再谈谈。”

    天启皇帝理也不理他,拂袖道:“谈?你们拿什么来谈,拿你们的舰炮吗?”

    “我们……我们有银行,我们有大笔的资金……我可以为陛下……”

    天启皇帝冷冷一笑,霸气反驳道:“朕富有四海,内帑之中,有的是金银,何须向你们借贷?”

    “我们向各国王室,每年借贷的金额,高达……高达,若是兑换你们的白银的话,可以高达每年数千万两。”

    天启皇帝冷笑:“就这些……”

    说到一半,天启皇帝的脸色变了。

    几千万两?

    只是单纯的借贷?

    天启皇帝不吭声的时候。

    站在一旁的张静一,便立即知道,陛下……有小心思了。

    尼德兰银行之所以能够迅速扩张,其实这和佛朗机人有莫大的关系。

    随着大航海的开启,从东南亚和印度的香料,还有非洲的人口贸易,再加上南美洲大量的金银挖掘,这一百年来,无数的黄金白银,都一船船的送去了欧洲。

    于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佛朗机人,尤其是他们的皇室以及贵族,日渐变得骄奢淫逸起来,他们花钱无度,这数不清的钱财,任他们的挥霍。

    而那些前往新世界的船主以及商贾们,也趁此机会,从中大赚,无数的财富,堆满了整个欧洲大陆。

    于是乎,越来越富有商人、封建主们,手中有着大量的财富,有一部分,尤其是那些商人们,为了方便,就将金银存入了银行。

    而因为王室的挥霍无度,再加上为了攫取更多的财富,便需招募更多的军队,建造更多的舰船,各国的财政都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银行便趁此机会,大量的将储户的资金,借贷出去,以此来收取高额的利差。

    这种经营模式,等同于用资金不断的滚雪球一般。

    再加上尼德兰本身就有海上马车夫之称,各种海船和货船号称有上万之多,如此多的商贾和船主们穿梭于欧洲和非洲还有东南亚以及美洲,不绝不可能携带这么多真金白银的,因而,将金银存入银行,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之后,再在本地的银行里取出,成为了他们最安全的交易方式。

    天启皇帝方才勃然大怒,现在却忍不住虚心问道:“数千万两纹银?”

    魏玛郎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变脸竟可以这样快,只在一个呼吸之间,一个人可以从勃然大怒,再到惊讶,最后再到情绪归于平静,一气呵成。

    魏玛郎此时已经胆寒了,敬畏的看着天启皇帝,满脸赤诚地说道:“是的……其实还不只这些,这只是各国的王室,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业务,有不少小经营者以及商人……甚至银行自己,也会进行一些投资。”

    天启皇帝眉宇微扬,深深注视着他,问道:“这样说来,你们的投资,一年甚至可能达到一亿两?”

    海上马车夫,新近撅起的商业帝国,继威尼斯之后的金融王国,以及如今拥有大量殖民地的尼德兰人,在这方面,却是底气十足的。

    魏玛郎道:“这得问这位威廉先生。”

    威廉便连忙上前道:“是,大致会有在这个数目。”

    “那么你们的利息几何?”

    “利息?”

    “就是你们借贷出去的银子……”

    “陛下,我们一般是购买各国王室的债券,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政府的债券,这债券相对比较稳定,每年能带来两成的利息。”

    “借出一亿,才两成的利息?”天启皇帝不禁遗憾。

    这太低了,按理来说,不该是驴打滚一般吗?

    威廉耐心的解释:“我们动用的乃是储户的资金,所以首先保证的是安全,有一些小额的贷款,我们往往会收取更高的利息,只是大量的资金的话,能有两成,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倒也是事实,借十两银子回去,你就算是一年收回十两,在这个时代,一丁点都不过分。可是想将一亿两银子借出去,你还想收回一亿两,你怎么不上天。

    其实这个时代,因为殖民地的开发,大量金银矿的发现和采掘,以及海洋贸易的暴利,两成利的国债,放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也就是在这个大航海时代,才玩得起。

    天启皇帝细细思量了一番,便悠悠道:“这样说来,你们这银行,每年随便都有两千万两纹银入账?”

    威廉娓娓道来,“若是加上其他业务的话,应该是在三千万两银子上下,当然,考虑到高昂的运营成本,以及雇员的开支的话,每年的纯利,会在一千五百万两和两千五百万两银子之间浮动。”

    这么数目,也绝对足够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他娘的又比朕国库的收入还高。

    天启皇帝开始怀疑人生。

    他发现祖宗定下的规矩里,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国库怎么增加收益。

    抄一个家,就是富可敌国,而且还一抄一个准。

    人人都有银子,最穷的反而是国库。

    威廉此时敬畏的看着天启皇帝,此时他的心态已经变了,大明帝国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触怒了这个人,可能不但不可能再拓展业务,甚至可能整个远东的业务,都要丢失。

    他小心翼翼地道:“我们之所以希望能够进入大明市场,是因为,我们知道,大明的富户,多不胜数,他们有着数不清的金银,而对于银行而言,至少现在,是不担心没有借贷者的,所以,我们需要大量储户的资金,如果陛下您能允许我们进入大明,那么,我们的业务,可能还要增加一倍,甚至更多。陛下…我们可以以最优惠的条件,给贵国的财政,提供坚实的保障。”

    说穿了,就是你允许我们进来,我们吸引民间的财富,得到了这些民间的财富干什么呢?

    你大明财政困难,可以向我们借啊,到时你们可以发行国债,我们来买。

    所谓的银行,本质就是一个中间商,当然,别人交易的是货物,他们交易的是金银而已。

    虽然不敢说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大明财政上的困难,但是,威廉提出的东西,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至少,他可以保障大明一旦发生了财政危机,可以延缓危机的发生。

    “贵国可以发行每年一成利息的国债,我们可以确保,每年随时购入一千万两。”

    这很有诱惑力,如果是当初,被财政困难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大明,说不准,还真就同意了。

    可谁晓得,天启皇帝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听,立即就明白了这经营模式。

    他冷眼瞅着威廉,“也就是说,你拿我大明商户的银子,而且还收他们的保管费,再借钱给朕,收朕的利息?”

    威廉慌忙摇头,“不能这样说,陛下,我们一般将它称之为……”

    “不管你们称它是什么,你们都是在占朕的便宜!”天启皇帝随即大怒,双眸透着冷意,沉声呵斥道:“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