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五章:万炮齐发
    天启皇帝笑了笑,不置可否。

    魏玛郎又道:“听闻大明一直被北边的建奴人所袭扰,若是有必要,我尼德兰可以为大明提供武力上的支持,若是陛下有兴趣雇佣我们的军队,我想,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击溃建奴人……陛下,合作才能互赢。”

    此言一出,后头的百官们更是怒不可遏。

    天启皇帝依旧不置可否,他此时的心思其实并不在沙滩上操练的士兵上头。

    除了对海湾处庞大的舰船,所流露出来的担忧之外,天启皇帝更多的是想着张静一这边。

    那家伙到底有没有能力,给这些尼德兰人一点下马威。

    魏玛郎见天启皇帝不发一言,便道:“陛下,待会儿便可好好地看看我们炮船的威力。”

    张静一只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完全无视其他人的目光。

    那尼德兰的两百个步兵,依旧在进行操典。

    不过张静一不得不说,这些尼德兰的雇佣军,水平还是不错的。

    魏玛郎见天启皇帝不搭理自己,便又凑上来道:“陛下,其实我们在海外,与不少汉商也有不少的合作,陛下询问一下他们,便可打探到我们的信用如何了。”

    “海外的汉商?”天启皇帝突然来了兴趣,于是道:“是我大明流亡于海外的遗民吗?”

    魏玛郎摇头:“也有不少都是大明的子民。”

    此言一出,后头百官们色变。

    这其实不过是寻常的对话。

    却令天启皇帝目光一沉:“我大明历来海禁,哪里有什么大明的子民在海外经商,想来只是一群亡命之徒而已。”

    魏玛郎觉得有些奇怪。

    亡命之徒?

    “不不不,我说的是正经的商人,我们一直与他们有大宗商货的往来,如若不然,这么多丝绸和瓷器,是谁贩运的呢?他们与我们有过长久的合作,他们知道我们的商誉……”

    天启皇帝的脸拉了下来,而后与张静一对视了一眼,才道:“是大宗商货的往来?都是些什么人?”

    “这……”魏玛郎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天启皇帝接着道:“你们若是交易,平日里都交易多少的瓷器和丝绸?”

    “那可不少。”魏玛郎道:“大规模的,便是几船也有。”

    “是大型的海船?”

    “这是当然。”

    天启皇帝冷哼一声。

    魏玛郎却不知天启皇帝为何大怒。

    倒是后头的百官,有不少人脸色变得极难看起来。

    傻子都明白,能如此进行大规模交易的,肯定不是寻常的汉商,而这些汉商能大规模的交易,这就说明,他们几乎可以无所顾忌的在大明腹地采买货物,并且将大商船大摇大摆地出入大明的口岸。

    问题就在于,大明以往是禁海的啊。

    即便是最近开放了海禁,其实也只是官方进行一些海贸而已,对于寻常的百姓而言,依旧还是奉行着片板不得下海的策略。

    当时围绕着海禁,大明朝廷进行过激烈的辩论,绝大多数的大臣纷纷表示,海禁是祖宗之法,不可以开放!

    即便最后不得不开海,也认为,绝不可让寻常的百姓下海,以免这些人勾结海贼,残害陆地上的百姓。

    可现在听着……原来我大明的所谓禁海,防止民间下海,竟是形同虚设。

    那么到底是谁,在进行大宗的商贸?

    天启皇帝不是傻子,能有这个本事的人,可以如此猖狂,连海路巡检司都不能查禁,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借着海禁,在偷偷做大买卖。

    天启皇帝淡淡道:“说来也奇怪,朝中诸公,人人都反对民船出海,可为何却又有这么多的民船售出丝绸和瓷器?”

    他这番话,显然别有用意。

    张静一坐在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的,此时,终于大喇喇地开口道:“这还不简单?只有禁了别人的民船出海,他们仗着自己的势力,便可勾结官府出海,才了获取垄断的暴利。若是人人都可出海了,他们的丝绸和瓷器,可就卖不上价了。”

    张静一故意高声说着。

    一副好像心直口快的样子。

    天启皇帝闻言,登时勃然大怒,冷哼道:“卑劣!”

    群臣个个默不作声,更有人变得尴尬起来。

    天启皇帝又道:“可是朕事先,却从不知道我大明竟有这么长本事的人,按理来说,如此大张旗鼓的做买卖,也不见有人奏报,可见这些人猖狂到了什么地步,朝廷养了这么多官吏,竟是形同虚设。又或者……莫非朝中大臣,也有人涉足这件事吗?”

    魏玛郎则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好戏。

    其实他的用意很明显,不过是戳穿大明皇帝的所谓神话而已。

    你看,大明皇帝对自己的臣民,根本就没有约束的能力,而如今,我尼德兰船坚炮利,又有精兵,这城下之盟,我签定了。

    就在此时。

    有宦官唱喏:“陛下,午时到了。”

    魏玛郎身躯一震,眼角的余光扫视了天启皇帝一眼。

    却见此时,果然那四艘大舰上,开始冉冉升起了旗语。

    “皇帝陛下,我们的操练要开始了。”

    魏玛郎身躯一震,忙道:“请陛下拿起望远镜,这样可以看得更清晰一些。”

    天启皇帝淡淡道:“不必啦,朕就这样看。”

    果然,那四艘大舰有了动作,他们开始升起侧帆,调整舰船的调度。

    而后,就在所有人好奇的时候。

    猛地……

    无数黑黝黝的炮口却是自四艘炮舰的船身露了出来。

    四艘炮舰,三百多门火炮露出狰狞的炮口。

    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轰隆一声……

    虽那炮舰只在港湾处。

    可突然起来的火炮齐发,却一下子让整个高台混乱起来。

    这威势太大了。

    只见那船身上,密密麻麻的炮口突然喷出了火舌。

    紧接着,无数的火球飞出。

    仿佛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大臣们都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更有人抬头,惊恐地看着见那火球……竟是朝着这边飞来的。

    顿时,妈呀一声,吓得面如土色,忙是狼狈地趴了下去。

    天启皇帝倒是一直僵坐在原地。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无数的火球破空而来,晴朗的天空之下,宛如流星一般降下火雨。

    这高台之下,伴驾的宦官和禁卫也开始混乱起来。

    只有早有预知的魏玛郎,却是抿嘴微笑。

    天启皇帝坐在原地,一时愣住,见场面开始混乱,倒是率先反应了过来,突然大喝一声:“都给朕镇定!”

    一声大喝。

    总算让那略显慌乱的大臣、宦官们,勉强地镇静了一些。

    张静一坐在一旁看着,脸上已是杀气腾腾,一双眼眸闪过锐光。

    而那火雨,终于落下。

    紧接着,上百枚精准地砸向了大沽口的码头。

    此时,尼德兰人的炮舰,其实射不了太远,因而虽是奔着高台而来,可实际上,他们的落弹点,却是港口和码头。

    顷刻之间,只见那码头上的建筑,便被数不清的火雨无情摧毁。

    甚至有一些码头上停留的脚力与商人,突然祸从天降,随后便随着火雨,葬身于一片瓦砾之中,

    整个码头,在经过了齐射之后,已经满目疮痍,幸好今日天启皇帝来此,因而码头上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疏散,可即便如此,依旧还是有不少的伤亡。

    高台上下,所有人都震惊地眼看眼前的一切,却无能为力!

    天启皇帝却如雕像一般,坐在原地,而后,一双目光如利刃一般,猛地看向魏玛郎,厉声喝道:“你敢袭我疆界?”

    魏玛郎立即道:“万死,我事先并不知情,这一定是火炮失去了准头,所以才造成这样的意外,恳请陛下恕罪!”

    “对于这个误会,尼德兰愿意赔偿所有的损失,这里的码头,我们愿意重建,而对于伤亡者,我们也愿意提供足够的赔偿金,请陛下勿怪。”

    到了这时候,大家算是看明白了。

    这绝对是威胁,是赤、裸裸的威胁。

    一轮火炮,直接将这诺大的码头夷为了平地!

    这说明什么?说明荷兰的舰船,实力已经与日俱增,如此强大的力量,倘若大明与之交战,对方在海上,大明即便空有百万雄师,只怕也只能望洋兴叹。

    而尼德兰人,却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入大明任何一处口岸,随时给大明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而另一方面,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之余,魏玛郎同时又极力地显出了谦卑,并且满口意外、误会之类的言辞,这显然是随时给大明君臣的一个台阶。

    天启皇帝不傻,自然看穿了对方的把戏,便冷笑着道:“你这是对我大明开战,可想过后果吗?”

    “不敢。”魏玛郎道:“请陛下相信我们是带着善意而来,关于这一次误会,我们会在稍后做出澄清,一定会给陛下一个交代!”

    魏玛郎态度诚恳,可说的话却意味深长:“我深信,陛下绝不会因为这小小的意外,而与尼德兰产生冲突,一旦开战,对于陛下和尼德兰,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