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一章:放绝招
    结合天津卫守备的奏疏,再加上这一份尼德兰人送来的国书。

    某种程度而言,大家感受到的,是一手棒槌,一手萝卜的威胁加利诱。

    当然,这一手,饱受无数权谋熏陶的大明君臣们,看着就觉得可笑。这属实是权谋里最低劣的一种,纯粹是来恶心人的。

    当权谋的质量不高,不代表君臣们掉以轻心,因为问题很严重。

    严重到什么程度呢?

    天津卫这个地方,乃是整个大明的咽喉之地,打个比方,比如有人想要来玩威胁那一套,像建奴人一样去辽东,或者像倭寇一样在东南沿岸骚扰,大明的反应,可能都会慢上半拍,等到问题严重了,才不得不极力去解决。

    可天津卫不一样,天津卫它靠海,就意味着,这些舰船距离天津卫咫尺之遥。同时,天津卫距离京师,不过几个时辰,这里乃是京畿重地。

    而真正可怕的,是这里乃是南北运河的节点。

    运河乃是大明的命脉。

    大明王朝能够延续,就是靠运河控制江南,同时,将江南的大量粮食,源源不断的输往京城,这才能确保京城能够号令天下。

    而一旦,这里出现任何的意外,那么就意味着,南北的运输中断,京城成为了一座孤岛。

    更可怕的是,若是有海上的敌人,出现在天津卫,岂不是意味着被,京师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在别的地方耀武扬威,那叫门前耍大刀,这确实是侮辱。

    可是你跑来天津卫,就等于是在闯到了我家卧室耍大刀,这是啥?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和挑衅。

    至于国书之中的谦卑态度,非但不可能有助于缓解这种对于大明的奇耻大辱,反而会令大明有一种你不但侮辱我,还侮辱我智商的感觉。

    于是,朝廷立即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讨论。

    讨论出来的结果就是,增兵天津卫,断绝于尼德兰人任何往来,立即命广东布政使司驱逐在澳门的佛朗机人,反正佛朗机人和尼德兰人一个样,都给我滚。

    除此之外,命广东、福建海路巡检司,随时待命,自澎湖一带作为跳板,扫清小琉球的尼德兰人。

    毕竟,这一次百官还真没有几个勾结尼德兰人的,这些舰船的带来,立即引发了满朝的怒火,几乎是众口一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天启皇帝也很恼火,他阖目,随即便淡淡看了张静一一眼,正色问道:“张卿,以为呢?”

    “陛下……”张静一道:“臣早就预料到,尼德兰人会来了。”

    事后诸葛亮?

    马后炮?

    群臣看向张静一,他们俱是一脸错愕。

    你他娘的早知道,那为何不说?

    早预料到你个鬼。

    张静一还真预料到了。

    从开始安排人去向尼德兰的银行储蓄开始,张静一便知道,尼德兰人一定会出现。

    这不是他神机妙算,而是他了解尼德兰人。

    尼德兰为了生意,是敢于做任何事的。

    起初,他们来到他们所认为的远东,就是希望能借贸易生财,通过将丝绸和瓷器运到欧洲,攫取财富。

    可现在,他们显然发现了一个更大的财源,就因为大明皇帝杀了一些商人,导致不少的汉商向银行存款。

    短短的时间,居然储存了如此庞大的资金。

    可见大明的富庶,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金融,历来是最挣钱的,比贸易还有着更大的利润,吸引储蓄,有了这些储蓄的资金,随便拿出去放贷,不需要承担任何的风险,几乎就可以旱涝保收,随随便便从欧洲各国的国库中,得到超过一成以上的贷款利息。

    荷兰人见钱眼开,顿时开始对大明刮目相看,他们意识到,这个国家还暗藏着无数的财富,那么,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前来大明交涉。

    此番前来,只怕除了表达通商的愿望,更是希望能够将他们银行的业务,深入至大明的腹地。

    毕竟澳门那地方,实在没有什么影响力,最多辐射些许的汉商,若是银行能进入京城,或者进入苏杭,只怕这储蓄的资金,能有十倍、百倍以上。

    这是多么大的业务。

    为了这个,只怕要拼命了。

    当然,张静一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尼德兰人的威胁,居然如此的赤裸裸,这是生怕大明皇帝不肯答应,索性直接来了个炮舰外交。

    炮舰外交啊,特么的,自己居然能够撞见。

    群臣俱是看着,脸色非常不好看,似乎对他产生了某种质疑。

    张静一很淡定,神色淡淡地说道:“所以臣早就做好了准备,此番尼德兰人既然敢来,我大明若是拒而不见,这只怕很不妥,就怕不知内情的人,说我大明畏惧那尼德兰人呢,我大明乃是礼仪之邦,陛下何不见一见这些尼德兰使节,先礼后兵呢?”

    先礼后兵……

    百官们的态度开始有些分化,有人觉得张静一说的确实有一些道理。

    也有人觉得,此举只会助长气焰。

    于是又吵的不可开交。

    “陛下,臣觉得此事从长计议,先礼后兵是对善者,尼德兰人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臣附议。”

    吵杂的声音令人头痛,天启皇帝啪的一下拍案,沉声道:“好啦,争吵无益,既如此,见一见也无妨,张卿所说的先礼后兵,深得朕心。等见了他们,申饬了他们的罪行,再大动干戈便是了。”

    一场争议,就此结束。

    天启皇帝却依旧还是怒不可遏。

    威胁天津卫,这是决不能容忍的。

    也就是张静一在这边极力支持见一见,如若不然,天启皇帝也绝不走先礼后兵这一套了。

    他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西苑,大骂了一通,转过头对魏忠贤道:“魏伴伴,让人去天津卫打探一下这尼德兰人的虚实。”

    魏忠贤哪里敢怠慢,忙是行礼:“遵旨。”

    …………

    澳门。

    阿姆斯特丹银行。

    此时银行的规模,已在这接近小半年的时间里扩大了。

    这澳门的银行,已经开始成为了整个远东区域的分行,控制着整个远东区域的业务,再不是一个寻常的小分行。

    而原来的行长,现如今也已荣升,甚至还有传言,可能到了明年,他将进入董事会。

    这一切当然来源于位于澳门的阿姆斯特丹银行的业务爆涨。

    现在,整个银行内部,已经备受鼓舞,人们深深的相信,在这大明帝国,有无以伦比的庞大财富,在向人们招手。

    行长的书信,用快船送出。

    紧接着,位于马六甲的尼德兰东印度公司和银行高层们得知了消息之后,迅速的做出了反应。

    尤其是东印度公司,在马六甲一带,为了牢牢控制住远东,扼守住这一条黄金水道,荷兰东印度公司在马六甲设置了高一级的机构,并且设置了总督。

    拥有一切东方业务的外交和军事权限。

    银行的几个董事,也常年驻扎于此。

    他们在确定了消息之后,火速赶去大明,为了扩张银行的业务,做好了和大明帝王刺刀见红的打算。

    而这一切,居然都源于澳门贸易点小小银行。

    此时,银行的业务,还是如往常一样,所有的伙计们按部就班,等待着新的主顾们上门。

    不过这些日子,前来储蓄的汉商日益减少了。

    这令人有些沮丧,于是大家怀疑,汉商们对大明皇帝的恐惧,开始消散,除此之外,便是澳门毕竟只是一个小地方,绝大多汉商对这里都很陌生。

    突然生意一落千丈,总难免会有一些沮丧。

    可今日……

    却突然有一人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见来的是汉人,立即一个受雇的汉人伙计便上前,笑嘻嘻地道:“客官,可是来存银的吗?”

    来人道:“取钱。”

    “取钱?”这伙计笑了笑,也同样殷勤地道:“客官,里头请,不知客官尊姓大名。”

    这人道:“姓王,王程。”

    伙计请王程坐下,笑着道:“客官,您的存款单据……”

    王程翘着腿,随即,将一张存款单往桌上一拍。

    啪。

    伙计忙是将存款单接过,低头一看,纹银五万两,他笑着道:“客官稍待,我这便去提银……”

    说着,自是去办理手续了。

    只要有生意,无论是存银还是取银,伙计们都是热情的,虽然这五万两银子不算少。

    可就在伙计打算去金库的时候。

    这时,却又有一个人来。

    这人进来之后,和王程对视了一眼。

    王程笑了笑,脸别到一边去。

    这人道:“伙计,快来,我来取银了。”

    那伙计听罢,便不得不折返回来,笑嘻嘻地道:“今日取银的倒是不少,不知客官要取多少。”

    “不多,十万两。”这人笑着道。

    而此时,伙计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一些难看起来。

    今日这登门的,怎么都是取款的,而且都是大额的取款。

    他依旧笑着道:“那么……小人……”

    他正艰难说着,却又见几个汉商联袂而来。

    这一下子……伙计突然开始觉得有些异样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