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八章:喜从天降
    这守备一听马上的邓健叫嚣。

    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毕竟人家说话如此的嚣张,这样的底气十足,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这摆明着,来的是一个大人物。

    有这么个大人物让自己赶紧滚开,这样的话,就算兵部或者都督府怪罪下来,自己也有一个说辞。

    怕就怕来的是一个说话不太管事的家伙,官职不高又不低,说话底气又不足,自己若是阻拦,就是得罪了东林军校,不阻拦呢,又是失职。

    于是这守备乐了,兴冲冲地道:“好的,好的,所有人后退,都退开一些,不要靠近车队。

    说着,便带着一队兵丁,退出了老远。

    这预备出城的人,不得不也跟着离远一些,京城的军民百姓,对于教导队还是敬畏的。

    毕竟这些家伙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令人生敬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从不骚扰百姓,不像京中的其他军马,但凡有一丁点机会,便总能巧立名目,而这些人,几乎是秋毫无犯,哪怕是上街买东西,也是客客气气。

    可令人畏的地方就不同了,人家是夜里往许多达官贵人丢炸弹的主儿,冲进许多府邸去,将不知多少达官贵人像死狗一般的拖拽出来,一夜之间,能将数倍于自己的京营兵马按在地上摩擦。

    更何况这生员的背后是辽国公,辽国公的背后……那就更不可想象了。

    浩浩荡荡的生员们进城的场面,却是少见的。

    毕竟即便他们出营操练,也是卯时的时候,那时候,天还没亮呢。

    不过真正震撼的,却是数不清的大车。

    这大车如长龙一般,看不到尽头,连绵不绝的入城,马车上堆砌着一箱箱的东西,一看就很沉重,许多骡马都在吐白沫子了。

    赶车的车夫们,似乎低声咕哝:“得加钱,骡马走这一趟,短寿三年。”

    当然,这话是不能公开议论的。

    那守备索性便上了城楼,到了城楼上,更为震撼,他觉得一阵眩晕,因为即便是北通州的粮车运来,也没有如此浩大的场面。

    “里头装着什么?”守备寻了个千户,低声嘀咕。

    “这像是当初查抄乱贼的人马,现在回来了,我瞧着……可能……可能是金银……”

    金银……

    守备眼珠子都瞪大了。

    居然这么多?

    这是比粮车还多啊!

    “不会吧,那区区几个商贾,有这么多的金银?有这么多的金银,他们还勾结建奴人,不至于吧?我莫说是这么多银子,但凡有一万两银子,便连守备也不干,我回去躺着去。”

    “所以您没这么多银子。”

    “找打!”守备握紧拳头,那千户已吓跑了。

    ……

    新县这边,终于接到了消息,于是立即安排人手,负责接应。

    于是乎,张静一亲自带着一批人,终于和邓健碰了头。

    张静一带着点无语地对邓健道:“拿这么多金银……招摇过市,似有不妥,怎么不及早派快马来通报。”

    邓健苦笑着道:“不招摇过市怎么将金银运到京城来?及早通报,我怕消息提早走漏,沿途有危险,好了,反正你是国公,说什么都是对的。”

    张静一瞪他一眼,道:“少啰嗦,你让人安顿,待会儿立即随我入宫报喜。”

    邓健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么多金银该运到哪里去,还是得先入宫通报。

    兄弟二人收拾了一通,邓健左右张望一眼,才道:“怎么不见大哥?”

    张静一随意地道:“他去澳门了。”

    “澳门?”

    “就是岭南。”

    “噢。”邓健好奇地道:“他去岭南做什么?”

    张静一只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有更重要的事要料理。”

    邓健便也不多问了,二人扬鞭,一前一后,匆匆入宫。

    …………

    天启皇帝今日刚刚耍完击剑,此时浑身热汗腾腾的。

    到了勤政殿,几个大学士却已在此等着了。

    天启皇帝笑着道:“诸卿有什么事?”

    黄立极站起来,笑着道:“陛下……讲武堂和神机营那边……上了一道章程来。”

    天启皇帝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顿时警觉起来。

    若是一般的事,没必要刻意来奏报的,现在内阁的人跑来,肯定有什么玄机。

    他背着手道:“什么章程?”

    “这讲武堂已开始授课,神机营,也已精挑细选了五千的青壮,如今已经编练成军。不过这洪承畴说,既是神机营,当然也要有犀利的武器。那东林军校的火器,他们也要有。因此,便请陛下恩准,采买火铳八千支,火药每月需供应一万斤,再有火炮,也需有五十门……”

    天启皇帝道:“这些也需朕做主吗?内阁下文给兵部,让兵部督造便是。”

    “咳咳……”黄立极等人对视一眼,随即黄立极笑了笑:“洪承畴说,造作局所造的火器,大多质量太比较低劣,用的也不顺手,他的人去过军校考察,发现东林军的火器更为犀利,希望神机营,也装配这样的精良铳炮。”

    天启皇帝听罢:“你的意思是,让张卿家督造?”

    “咳咳。”黄立极道:“当然也不能让人家白造,是要给银子的。”

    “噢,这个啊……”天启皇帝点点头:“你们不好意思和张卿提,所以让朕去问问?”

    “不只是这个。”黄立极硬着头皮,其实他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倒是有点像小媳妇。

    这边百官们对于新政寄以厚望,都认为辽国公之所以能屡立战功,是因为有个军校,既然军校就是新政的体现。那么咱们也有了一个讲武堂,岂不也是新政?

    到时让讲武堂和神机营出去剿贼,立下大功,这能耐就显现出来了。那么张静一催逼士绅的那一套,自然也就休提,毕竟你那一套东西,我们也可以弄,那为何还要有催逼士绅呢?士绅都是良人啊,是他们支撑着这个朝廷,这样做,难道不是杀鸡取卵?

    因此,百官们对于讲武堂和神机营,格外的上心,再加上洪承确实很会来事,进京之后,立即和百官打成一片,大家都是读熟人出身,有天然的亲近感。

    这边洪承畴提出要新式的火器,另一边百官们就来催逼黄立极。

    黄立极能怎么办,便只好来求陛下了:“问题是银子,采买需要银子,国库是……实在没银子了,若是陛下……”

    “呀。”天启皇帝气得吐血:“说了这么多,又是来问朕要银子?”

    看吧,他之前所顾虑的就没错,这群家伙就是盯着他的银子。

    黄立极就道:“可军校陛下不也出了银子吗?不可厚此薄彼。”

    “军校是朕的亲儿子,你们是野的!”天启皇帝有些控制不住地口不择言,显然他是真的给气到了。

    这些家伙,跟抢钱有什么区别?

    这一下子……

    黄立极等人顿时都不吭声了。

    这话要是传出去,那还了得?

    天启皇帝看下头这些人久久不说话,烦躁地道:“需要多少银子?”

    “这得看辽国公那边……开什么价。”

    天启皇帝也知道这些人不肯罢休的,忍不住道:“自从朕有了这么千把万两银子,你们便个个都似色中饿鬼一般。”

    黄立极苦笑道:“陛下,臣……”

    “不必解释啦。”天启皇帝咬牙切齿地道:“民间这么多银子,可国库的收益呢,收来了多少的税,朝廷都揭不开锅,可外头却是富贵者夜夜笙歌,声色犬马,人人都富可敌国,这像什么话。你们也好意思说什么新政,新政就是花别人的银子,折腾你们所谓的那点东西吗?朕看你们都是社鼠,没一个好东西,但凡你们有一丁点样子,何至朕处处偏袒张卿?”

    黄立极便道:“臣万死。”

    孙承宗几个也道:“臣万死。”

    这话,天启皇帝真的听得厌了,也麻木了。反正自己骂什么,他们也不会去解决问题,只会万死。

    可随即看这几个内阁大学士窘迫的样子,天启皇帝却又发现,好像骂他们也没意思,这几个,不过是百官们推出来挨骂的罢了。

    那李国此时道:“陛下,其实……也不是人人富可敌国,陛下这些话,有些过于偏激了,百姓们都穷困潦倒,实在太苦了。”

    天启皇帝一听,道:“朕骂的是那些百姓?你们不要拿百姓来当挡箭牌,朕说的是那些人,是那些士绅和豪商……”

    李国皱眉道:“他们都是百姓,陛下岂可……”

    正说着,外头有宦官道:“陛下,陛下……”

    天启皇帝看着跑来报信的竟是尚膳监太监张顺,顿时眉一挑,方才还勃然大怒,现在却是大喜过望。

    因为他晓得,张顺来奏事的话,十之八九,是喜事。

    “咋了,邓健回来了?”

    “正是,成国公与邓千户入宫,就在外头候着,说是来给陛下报喜的。”

    天启皇帝心说,果然……

    于是,天启皇帝抖擞了精神,声音里也不自觉地多了一丝喜悦,道:“快,快宣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