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二章:太岁头上动土
    站在一旁的张静一,细细地听着三叔公的话。

    他顿时对三叔公刮目相看起来。

    三叔公的眼光很毒。

    至少在当下,一般人是没有办法看准这银行给佛朗机人和尼德兰人所带来的巨大帮助的。

    说穿了,银行的出现,就是给了人们透支的资本。

    用银行吸引天下所有人的财富,再将这庞大无比的资金,通过放贷的形式,投入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拿着这些钱,拼命的造舰和招募人力来完成扩张,最后再创造无数的利润。

    有了这银行,这就等于是,你拥有了一个比国家财政更加庞大的财源,通过汲取这财源,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而若是没有银行,你要对抗他们,只能通过可怜的财政收入来和他们对抗。

    譬如现在的大明朝,若是社会财富有十亿两纹银,而财政收入不过区区每年五百万两,即便五百万两银子全部投入造船,也是杯水车薪。

    而尼德兰人,他们的社会财富若只有一亿两,财政收入倘若只有一百万两纹银,区区一百万两纹银,当然不可能是大明的对手。

    可是……他们有了国债,同时又有了银行,银行大量的向社会收取储蓄的资金,得到数千万两纹银的社会财富,再通过放贷,那么,他们手中的资金,可能远超大明。

    借债,卯吃寅粮,若是在后世,或许是有害的,毕竟,人类的技术进步已经难有跨越式的发展,形成不了攫取大量利润的新行业,同时,市场的扩张也到了极限,借债越多,迟早会债务缠身,最后引发巨大的问题。

    可现在……是大航海时代啊,这个时代,无数的空白市场亟待发掘,海贸的收益极高,一两银子的投入,可以带来双倍的利润。

    投入的越多,利润越大,自然而然,也就永远不愁不能偿还债务了。

    天启皇帝大抵明白了这东西的厉害,道:“这样说来,等于是他们用其国中所有的岁入,还有商贾的钱财,以及百姓们的积蓄,变成了他们造船和招募人手的资金,来和我大明对抗,是吗?”

    张三道:“正是如此,现在佛朗机人和尼德兰人,听闻我大明开海,并且自建舰船进行货运,已是生出了戒心。再加上……臣听闻,江南沿岸的不少私商,对此也十分警惕……这也是臣所担心的,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只怕……”

    天启皇帝目光发亮起来,带着几分兴奋道:“银行……还有这样的好事?这个好办,朝廷也可开一个嘛,咱们把天下人的金银,都储蓄起来,不就好了?”

    天启皇帝笑着道:“魏伴伴,张卿家,你们以为如何呢?”

    魏忠贤立马就道:“陛下圣明,用张老弟的话,这叫做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张静一却苦笑道:“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可为,银行的本质,在于信用,而我大明商贸并不发达,那些地主老财,还有寻常百姓,有了银子,宁可挖一个地窖藏起来,也是绝不可能,将这银子送去银行或者钱庄的,所谓的银行,不就是钱庄吗?想要改变人们的习惯,哪里是一年两年的事。”

    “再者说了。”张静一咳嗽道:“陛下还记得大明的宝钞吗?”

    天启皇帝瞪眼看着张静一:“这个,朕当然知道。”

    张静一道:“我大明的宝钞,源自唐宋时期的交子,比那佛朗机人的银行,不知早了多少年,可现在怎么样呢?这些年来,朝廷肆意发钞,市面上,早就没人敢用这个玩意了,形同废纸一张,百姓们已上过一次当了,谁还敢……”

    天启皇帝禁不住道:“你这不是说朕没有信用吗?”

    张静一居然很认真地道:“是的。”

    天启皇帝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却只能道:“这样说来,我大明只能干瞪眼了。实在不成,朕有很多银子,索性再投入一些银子……便是……”

    张静一摇摇头道:“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毕竟陛下要用钱的地方多的去了,再者说了,我们用的是陛下的内帑,而人家用的却是千千万万人的财富,现在我大明可以负担,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臣以为,还是要解决源头问题才好。”

    天启皇帝若有所思:“那该怎么办?”

    “陛下……”张静一道:“能否给臣一些时间,再给一些银子,给臣调度,臣敢保证,半年之内,就让这尼德兰人的银行归我大明所有。”

    天启皇帝一愣,随即道:“你的意思,将他们的银行买下来?”

    张静一摇头,道:“跟买差不多吧,就是……不打算付钱的那种。”

    “那就是抢了!”

    好家伙,天启皇帝觉得祖先的热血,又在自己的体内沸腾起来,整个人精神抖擞,眼里放光:“这个办法最好,来,你来说说看,怎么抢。”

    张静一一脸无语。

    倒是张三看了张静一一眼,却是莞尔一笑,随即道:“陛下,这可不成,他们的银行,在西洋各国,都开设了门店,难道我大明还将所有的门店,统统的抢了?就算抢了门店,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至于金库,那更是……”

    还不等张三说完,张静一便道:“请放心,我不干那等强盗才干的事,我是讲道理和规矩的人,用的是斯文的方法。”

    张三对此,自是不抱任何期望,显然他觉得,这个侄孙,似乎有些天真,对人家的银行,了解得不够透彻。”

    而天启皇帝听说不是拿着刀去抢,顿时有些失望起来,只好勉强地笑了笑,一下子觉得索然无味起来。

    见过了张三,天启皇帝赏赐了一些财货,接着又命犒劳随船的人员。

    张三便千恩万谢地告辞而出。

    张静一因为忙着大狱的事,自然也不能就留,随之告辞离开。

    等人都走了,天启皇帝便忍不住对身边的魏忠贤皱眉道:“抢?魏伴伴,这打劫,还有斯文的?”

    “奴婢看……”魏忠贤认真地想了想道:“可能张老弟的意思里,寓意,就是表面上是抢,可实际上不是抢,啊……其实奴婢也不是很懂。”

    天启皇帝依旧满腹疑惑,顿了顿道:“给朕搜罗一些这些银行的讯息,朕倒是想知道,他们所谓的抢,到底是什么。”

    魏忠贤道:“奴婢遵旨。”

    天启皇帝继而沉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良久之后,他才长长叹了口气,又道:“说起来……朕有点想邓健了。”

    魏忠贤:“……”

    ………………

    张静一回到县里,心里其实还在想着银行的事。

    三叔公的话,其实是有道理的。

    这玩意……要嘛毁掉它,让尼德兰人和佛朗机人站在自己同一起跑线上,要嘛就让大明建立起一个行之有效的银行体系。

    当然,这很不容易。

    因为信用都让天启皇帝的祖宗们玩坏了,陛下若是这个时候敢站出来说,大家都把银子储蓄在朕这里吧。

    张静一可以保证,天启皇帝能收储的资金,极可能还没有历史上崇祯皇帝能借到的钱多。

    只是……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他坐在公房里,一直紧锁着眉头,沉吟着,正午的时候,王程跑过来道:“公爷,吃饭去。”

    他叫了一声,就打算溜了,回头,却见平日里听到吃饭便兴致勃勃的张静一,居然还坐在书案后,纹丝不动。

    他便觉得奇怪起来,于是道:“怎么了,国公爷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张静一便抬头道:“有一件大事,必须得十分信得过的人才能去办。”

    王程眉一挑,乐呵呵的样子。

    张静一道:“你去请卢县丞来。”

    王程一口老血差点要喷出来,他倒不激动,只是觉得自己血有点凉了,硬着头皮道:“公爷,我们才是兄弟啊。”

    “你?”张静一看着他,一副犹豫的样子。

    这反应怎么看,怎么令王程觉得扎心

    王程眼珠子一瞪,其他的事还能忍,这事有点忍不了了。

    张静一却在此时哈哈大笑起来,道:“我其实是激将你罢了,好吧,大哥,不,王千户,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办,你若是办成,一定是大功一件,我不骗你。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一定要仔细小心,要知道,稍有闪失,可是要出事的。”

    王程素来是实在人,没有多问,便立马拍着胸脯道:“这个放心,请国公示下便是。”

    于是张静一和王程在公房里议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王程才一脸迷惑地离去。

    实际上,他对于张静一的意图和计划,都有些不太理解。

    不过……

    管他呢,反正这三弟拿主意就成。

    看着王程离开的背景,张静一则是默默松了口气,此时,他露出了信心满满的样子。

    那些尼德兰人和佛朗机人,居然想要捋虎须,那就让你们好好地看看,我张静一的手段如何了。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