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章:威风凛凛辽国公
    张静一这一耳光,打的那叫刘万的宦官七荤八素。

    他整个人几乎要飞出去。

    于是,张顺与另外一个宦官便噤若寒蝉。

    张静一咬牙切齿道:“从今往后,谁敢叫我五千岁,我捏碎他的骨头,打断他的腿。你们这群狗东西,少拿对付魏哥那一套来对付我,我不受用这些,我乃是朝廷钦命的辽国公,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张静一所恨得,一方面是非要给自己一个五千岁,自己又不是魏忠贤,毕竟是个太监,就算是叫九千九百岁也无所谓。

    另一方面,这些家伙如此没有想象力,人家是九千岁,你他娘的叫我五千岁?

    张顺噗通一下,便跪倒在地,哭丧着脸道:“爹您教训的好,儿子不晓事儿,儿子该死。”

    张静一脸色缓和一些:“这些话放出去,免得有哪些没眼色的东西,跑来我这儿碍眼,这也不管你的事,这是风气使然,只是……这风气到了现在,却需改一改了,张顺,你如今已是掌印太监,该有一点大太监的样子,不要总和人蝇营狗苟,就算是蝇营狗苟,那也该显得大气。”

    张顺忙道:”知道了,知道了,儿子受干爹的教诲,真是如梦方醒,醍醐灌顶,干爹教训的是,儿子就是不懂事,所以才需干爹您时不时的敲打和教诲,免得儿子走错了道,误入歧途。”

    张静一的脸色更加缓和:“就这样吧,你也该回去复命了。”

    张顺松了口气,又磕头如捣蒜,说了几句干爹您要注意身体,儿子很记挂之类的话,这才如蒙大赦。

    张静一吁了口气,忍不住端起了茶盏,呷了口茶。

    口里还喃喃念着:“五千岁,特么的比魏忠贤少四千,这不是自降身价?”

    当然,这也不是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事儿毕竟忌讳,就怕有人拿着这个来做文章,这天底下,自己得罪的人,比的去了。”

    一口热茶饮尽。

    张静一便开始忙碌手头上的事了。

    辽国公,当然是很稀罕的事,可终究不能当饭吃。

    眼下,理顺这一桩钦案才是重中之重。

    在这案子上做文章,收益可是极大的。

    又过了三四日,张静一大抵将这七大奸商所交代的情况理顺了一些,于是,带着一本密奏,直接至西苑。

    西苑里头,天启皇帝和众臣正在勤政的议事。

    张静一一到,立即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张静一分别和黄立极与孙承宗二人点点头,另一个内阁大学士李国张静一并不相识,所以自是略过去。、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李国之后的新晋的内阁大学士刘鸿训身上。刘鸿训和张静一目光交错,他的神情很复杂。

    对张静一,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在大狱里,他算是整怕了,那鬼地方,真是自己一生的梦魇,到现在还每天做噩梦呢,一想到自己置身在那小黑屋里,站又站不得,坐又坐不得,没有一丁点的光线,陷入的乃是绝对的黑暗,没有人理会自己,仿佛自己已被人遗忘,这种感受,既是度日如年,却也和死了还要难受一般。

    他发誓,自己一辈子再也不尝试这种滋味。

    可另一方面,若不是张静一,自己想要入阁,却也不易,如今算是加快了这个过程,他现在年纪在内阁中最轻,这让他在未来有了冲击内阁首辅大学士的实力。

    说实话,位极人臣,是多少人的梦想,若说不欣喜,那是骗人的。

    所以,在稍稍的想要摆出一副恶面孔的念头被打消之后,刘鸿训还是朝张静一干笑,表示了一丝的善意。

    张静一也熟悉的和他点了个头,这位刘鸿训,和自己也算是坦诚相见了,他身上几根毛自己都清楚,应该算是自己人吧。

    这话真不是张静一吹嘘,那吴长春,还真干了这事,用他的话来说,任何的钦犯,都要知己知彼,这是一门手艺,可不只是扬起鞭子就抽这么简单。

    天启皇帝见张静一不肯吱声,却也默契的与张静一交换了一个眼神,却绝口不提其他的事,只是依旧议事。

    等事情议到了最后,户部尚书李起元道:“陛下,臣听天津卫那边奏报,说是咱们大明公司的舰船,即将回港,他们先派了快船,前来知会。”

    “是吗?”天启皇帝喜出望外:“朕怎么没得到消息。”

    说着,笑吟吟的看向魏忠贤。

    魏忠贤便道:“陛下,奴婢昨天夜里就得了消息,已命人去天津卫迎接了,此番张三劳苦功高,奴婢安排他入港之后,及早入京觐见。清早的时候,奴婢本想奏报,只是……陛下急着见大臣,共商国是,是以……”

    天启皇帝颔首:“原来如此。朕等这一日,可等了很久,却不知,这海贸的收益如何,哈哈哈……”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边在抄家,那边自己的商船公司终于走了一趟来回。

    天启皇帝道:“张三此人,确实是辛苦了,让他及早入京,进了京城之后,立即来见朕。”

    魏忠贤便点头,道:“奴婢遵旨。”

    听闻三叔公要回来,张静一也是感慨万千。

    不过,他现在最看重的还是这一次海贸的收益,海贸的收益,直接决定了朝廷对于海贸的支持力度,关系非同小可,一旦这一次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只怕陛下对海贸,就难有太大的兴趣了。

    可换一个角度,一旦收益巨大的话,而且这毕竟不是抄家,不是一锤子的买卖,属于源源不断的收入,到时,大明才有了开启海贸时代的可能。

    魏忠贤又道:“张三这个人,虽是出身海贼,可实际上,却是忠义之士,奴婢听说,这大船入海,便是九死一生,这海中有风暴,又有疾病,而且还可能忍受饥饿,可张三却是义无反顾,他到达某些港口的时候,曾托人送回来一些书信,书信之中,多有对陛下的感恩戴德。”

    “是吗?”天启皇帝眉一挑:“英雄不问出身,只要肯尽忠,朕自是不吝恩赐。”

    魏忠贤一连说了许多的好话,这让张静一不得不觉得,这二人之间,鬼知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PY交易。

    当然,张静一也明白,现在陛下对海贸有兴趣,再加上张三及时向魏忠贤靠拢,正好与魏忠贤一拍即合,于是立即勾搭成奸,这倒也属于互利共生。

    天启皇帝道:“张卿看这张三如何?”

    张静一道:“此人与臣同姓,不过,此人好坏,臣也说不上来,终究还是看他这一次海运的成败,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便是如此。”

    天启皇帝也觉得如此:“正是,不急。”

    魏忠贤得意洋洋的看着张静一,其实锦衣卫这边,魏忠贤已经开始渐渐的感觉到,控制力有些力不从心了,田尔耕这个人,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靠着田尔耕这样的抓手,再想将锦衣卫牢牢控制在手里,已变成了千难万难的事。

    不过没关系,咱另辟蹊径,从海运入手,将这海运大权,抓在手里,那么就算是扯平了。

    张三这个人,则是一个极好的抓手,张静一虽然最早提出海贸,可未来掌控这个的,却是魏忠贤。

    魏忠贤心里颇为得意,心说张老弟啊张老弟,这一次大意了吧,你这边辛辛苦苦捉拿钦犯,咱家反手之间,却得了海运的好处,哈哈……年轻人还欠缺一些经验。

    等天启皇帝议了事,随即留下了张静一,张静一将密奏奉上。

    天启皇帝看过之后,勃然大怒:“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说罢,气咻咻的道:“罪名都定了吗?”

    张静一道:“罪名还未核实,毕竟涉及到的辽东军将太多,臣以为,还是证据确凿才好,单凭一两个人的口供,臣怕有攀咬的嫌疑。”

    天启皇帝冷冷道:“辽东的局势如此,和这些蛇鼠一窝的家伙们不无关系,朕迟早要讲他们铲除干净。”

    这确实是实话。

    朝廷每年几百万两银子,数十万的大军,要火器有火器,要人力有人力,整个关内,几乎都在供养着这辽东军马。

    可结果呢?

    而那些奸商,想要和建奴人勾结,要将违禁的货物源源不断的运输到沈阳,就必须得沿途的官军保护,各处的关隘以及沿途驻扎的各卫予以方便,大量的武官被收买,其实是在预料之中的事。

    天启皇帝之所以勃然大怒,却在于参与的人实在太多。

    辽人守辽土……

    可实际上,这些辽人的地方豪强和恶绅,简直烂透了。

    天启皇帝道:“那就彻查到底,继续深挖。”

    “是。”

    天启皇帝又道:“抄家的事怎么样?”

    “陛下,这……还早呢,这么多的财富,莫说要一点点的找出来,就算是直接找着了,让人去清点,也不知花费多少日子。邓健毕竟没有三头六臂。”

    天启皇帝点头:“有道理,哎……朕昨日做了梦,梦到一只老鼠掉进了米缸里,此梦何解?”

    …………

    月初,含泪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