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三章:先斩后奏
    小厅里,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可问题在于,解决事情的方法却不一致。

    现在都是攸关到了大家身家性命的时候。

    自然都很坚持自己的意见。

    当有人提出索性鱼死网破的时候。

    终于,一个声音道:“那么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此前那人道:“何不如先斩后奏?”

    先斩后奏。

    这四个字出来。

    一下子又让许多人陷入了如鲠在喉的境地。

    “你们不干,那便我干。”这人怒道:“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苟且吗?你们为何不自己看看,一旦你们落到了那张静一的手里,会是什么样子?”

    “这张静一一日不除,被他拿捏住只是迟早的事,我原以为诸公当初肯收范公的银子,都是有几分胆气之人,不曾想,你们只有收钱的胆量。”

    于是有人道:“如何先斩后奏?”

    “只有除掉张静一,割下了他的人头,便可进入他的府邸,寻出他的金刀和黄袍,得了这些,他张静一就是死罪。”

    “若是没有找到这些东西呢?”

    “没有……我们就给他缝制一件!”

    “说来轻巧,要诛张静一,需要多少人马。”

    “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的武官,难道兵马还不够吗?”

    “带兵杀?”

    “带兵杀!”

    “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动了刀兵,在京城,不得旨意,调动了兵马就是死罪。”

    “死不死,不是看律令,而是看实力。只要杀了张静一,皇帝就断了一臂,那时候,京城肯定人心惶惶,到时我等入宫,提着张静一的人头,还有他谋反的铁证去见驾,我们这么多人,何况外头还有这么多跟从我们的人,而陛下不知宫外的情况,便是宫内……他也无法预测有我们多少人,他能如何,难道他真敢拼了命,为张静一报仇吗?依我之见,陛下不知情势如何,定会胆寒,又见我等一齐去拜见,自会就坡下驴,这皇帝想效太祖高皇帝,却殊不知,这天下早不是太祖高皇帝时的天下了!”

    “等这件事尘埃落定之后,他若是想剪除我等,也要看看,他手里还有刀吗?且不说,这辽东的官军们尾大难掉,那江南的士绅和东林们,哪一个不是他早有仇隙?没了张静一,不过是一个没牙的老虎而已,何惧之有。”

    顿了一顿,这人又慷慨激昂地接着道:“我自是知道,此路若是走错了一步,便是万劫不复,这终究是大明江山,当今皇帝,看着也不是好拿捏之人。可正因为如此,若是这个时候,我等还坐以待毙,到时……只怕真让皇帝和张静一成了气候,我等必死无疑啊。”

    “既然如此,何不奋力一搏呢?当初……我等既和范公这些人勾结上了,就早该想到有今日,大家扪心自问,照着这皇帝和张静一杀人灭族的标准,我们这些人做的事,哪一个不够诛灭三族的?有自认为自己罪过小的,可以现在离开。”

    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也有人道:“这太鲁莽了,事情还没有到那样的地步。”

    也有人道:“我看,这话未必没有道理,老夫已受够了每日提心吊胆。”

    “只是,能凑多少人马呢?”

    “此事……是不是还要从长计议为好?”

    倒是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咳嗽了一下。

    于是,小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似乎大家对此人都有所忌惮。

    这个声音慢慢地道:“陈道文。”

    陈道文听着他们的议论,其实心里早已乱了,现在听有人唤他,他立即道:“在。”

    “你与张静一打过不少交道,那么你不妨直说,你以为此人如何?”

    “狠!”陈道文直接道:“此人行事狠辣,一旦找到了由头,便绝不会罢休。不只如此,此人心细,也是最令人担忧的。”

    “这个人确实不可小看。”咳嗽的人叹了口气,接着道:“照你说,若是当真先斩后奏,没了张静一,是否情势对我等有利?”

    “是。”陈道文干脆利落地道:“下官虽是位卑,却也有一些见识,陛下对张静一越来越倚重,一旦没了张静一,又如何与满朝文武斗?现如今,天下不满张静一者多也,剪除此人,或许……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既如此,那就这样吧。”咳嗽之人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大丈夫行事,当断则断,我等就议出一个章程来。既然有了决心,那么就不要前怕狼,后怕虎。”

    此时,虽有些人脸上闪过几分担忧,但都不再吵闹了。

    …………

    这宅邸的油灯,直到三更才熄灭。

    而后,无数的车轿随即自此巷悄悄地离开。

    次日清早。

    一切如常,初升的太阳,缓缓地冲破了清晨的晨雾,轻盈地洒落下来,给大地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

    张静一起了个早,刚刚梳洗好,邓健便匆匆而来,一面和张静一吃着早餐,一面道:“已经布置了。”

    “嗯。”张静一淡淡地点点头,匆匆地吃了一个肉饼,喝了一碗粥,才道:“这样的早晨真好,万物复苏,这整个京城,都是如此的祥和。”

    邓健将忍不住笑了笑道:“我这做兄长的,最佩服三弟的就是这个,手里提着刀,见人就砍个不停,分明是属屠夫的,却还能发出这样的感慨,不晓得的,还以为三弟是大善人呢!”

    张静一不温不冷地看了他一眼,则是拉下了脸道:“没有规矩,在公房里,这样公私不分,这里没有你的三弟,只有新县侯和锦衣卫指挥使佥事。”

    邓健脸上没有畏惧,只是很是无可奈何地看了张静一一眼,随即便老实地道:“是,侯爷,下官知错。”

    张静一又吃了一个油饼,舒服地叹息了一声,终于放下了筷子,随即便道:“我在这等着,你去准备吧。”

    邓健便又大着嗓门道:“遵命!”

    …………

    天启皇帝今儿也起了个早,梳了头,便觉得自己的眼皮子跳动起来。

    他回头看一眼魏忠贤,闷闷地道:“朕觉得要出事。”

    魏忠贤也轻轻皱眉道:“奴婢也觉得……今日……很奇怪。”

    “奇怪?”天启皇帝看向魏忠贤:“怎么,有什么奇怪?”

    “今日有许多大臣,都告病了。”

    天启皇帝忍不住骂道:“朕染疾,不方便朝见大臣的时候,他们便阴阳怪气,今日怎的他们也病了?莫不是装病?”

    “事有反常即为妖,奴婢也在派人打探呢。”魏忠贤脸上带着几分凝重,道:“奴婢看厂卫的奏报,总觉得这几日,有些不同寻常,可又说不上来是为何。”

    天启皇帝想了想道:“要不,召张卿来问问?”

    魏忠贤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问。”

    “噢?”天启皇帝看着魏忠贤:“这是何故?”

    魏忠贤深深的看了天启皇帝一眼,才道:“如今多少只眼睛在盯着陛下和张老弟啊,倒不如陛下显出智珠在握的样子,反而才能镇得住。有什么事,奴婢去传达即可。”

    天启皇帝点头:“也有道理,不过朕也没什么可传达的,也罢,待会儿见一见内阁诸卿吧。”

    魏忠贤点头:“遵旨。”

    …………

    东林军校内,所有的生员突然接到了紧急的命令,要求迅速地整装。

    当然,这在军校内其实早已习惯了,除了操练和平日的学习之外,每个月都会有一两日,突然紧急整装,要求所有人迅速的做好战斗的准备。

    这种做法,其实是测试这些老兵和新兵的快速反应。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将这当一回事。

    只是各队的队官们,纷纷催促。

    许多新生员,其实入营不过一个月。

    短短一个月的新兵训练,训练的强度却是很大,这等没日没夜的操练,倒是让绝大多数人,迅速的适应了军校的生活。

    再加上原有的骨干很多,比如李定国,年纪轻轻,现在已是中队官了,下头有三十多个生员。他是军事上的队官,负责带队操练,一个中队,便是一个营房。

    而在营房之中,几乎是中队官带着大家吃睡,李定国火速的监督着大家穿好靴子,让所有人整好了各种武器,提醒他们将弹药预备妥当。而后,便一齐至校场。

    而在校场这里,一个个教导队已列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方阵。

    此时,似乎上头的教导官并没有下达训练或者是其他的命令,而是吹了原地休息的竹哨,于是数千人便纷纷在原地盘膝坐下。

    这个命令,新兵们求之不得,毕竟难得有一天,会有如此清闲。

    可像李定国这样的老生员,却很快察觉到了异常。

    不对劲。

    历来军校里都没有休息的。

    就算是中途的休息,也大多是解散,要求所有人回营房去。

    像这种紧急的全副武装的集结,虽也有许多次,可很多时候,在集结之后一般都是拉着大家出营,去城外跑一圈。

    今日这般,直接原地休息,却是前所未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