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章:真相
    天启皇帝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山海关发生的事,让朝廷颜面大失,不只如此,也让天启皇帝多了一层担忧。

    那便是,锦衣卫居然在对手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堂堂锦衣卫指挥使,抽调了这么多精干的力量,却轻而易举的被人耍弄。

    死了这么多人,而且到现在,连敌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这样的成效,说出去都丢人现眼。

    何况,天启皇帝最担心的,莫过于这些人真的混入关内,从此改头换面。

    到时真要查起来,只怕比登天还难。

    要知道,朝廷表面上好像统治天下,可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

    不说其他的,至少在这大明,起码有一半的人口属于‘隐户’,也就是在官府之中,根本就不存在的人,而这些隐户,朝廷根本没有任何能力清查出来。

    可以想象,若是以那七家人的实力,随意捏造一个身份,或者是直接成为隐户,有多么的轻而易举。

    若是如此,那么天启皇帝也算是将这祖宗的脸都丢尽了。

    此时,天启皇帝精神振奋地凝视着张静一:“新县千户所,已经有了线索?”

    “是的。”张静一道:“陛下,当然,现在说大话还太早,不过臣与新县千户所上下,一定竭尽全力,绝不会让贼子得逞。”

    话说到这个份上,天启皇帝道:“既如此,那么……张卿放手去干便是了,张卿需要朕什么帮助?”

    张静一便想了想才道:“暂时还不需要。”

    天启皇帝点点头:“既如此,朕便等着好消息了。”

    张静一行礼,随即告退。

    张静一一走,天启皇帝托着下巴,还是有些惊疑不定。

    此时,站在一旁的魏忠贤道:“陛下何不问问张老弟到底查到了什么线索。”

    天启皇帝摇摇头,叹息道:“方才张卿的一句话,确实发人深省。朕现在是用所谓的君命去驱使人为朕效命,这君命二字,听着是威风,可实际上……对于中下级的武官,对于寻常的士卒,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就算是拼了命,这功劳十之八九,也已被人抢走了,朕给他们发放的赏赐,也十之八九,最终被人克扣!他们为之拼了命,可能要死在外头,妻儿老小没人照料,可最终…却什么都得不到。”

    天启皇帝呷了口茶,接着道:“可那些商贾不一样,他们不但有的是银子,重要的是,他们真正办多少事,给多少钱,童叟无欺。这么多年下来,此消彼长之下,可能君命和圣旨,也未必比得上那些人的银子好使。”

    “正因如此,这些人才让人恐惧,朕才想到,他们世世代代干这些事,为何可以做到天下人都知道他们,可唯独是朕不知道有这些人了。现如今,若是不剪除这些人,朕心中实在不安,张卿是个有办法的人,朕不去多问,是因为害怕隔墙有耳,如今朕的身边,有几个是真正可靠的?眼下,这破贼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张卿的身上了。”

    ……

    张静一火速的出宫,随即便抵达了大狱。

    眼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范家人等,只怕已差不多入关了。

    山海关那儿,倒像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把戏。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们耍弄的是什么把戏。

    张静一抵达大狱的目的,自然是继续寻找线索。

    只有查知对方的身份,才能有下一步的行动。

    径直到了审讯室。

    而这时候,刘鸿训已被提至审讯室中。

    此时的刘鸿训,精神恍惚,而他身上,却几乎没有任何的皮外伤。

    可是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隔三差五的被关进了小黑屋里,这种黑屋带给他的创痛,却绝不亚于被人打得皮开肉绽。

    刘鸿训好几次,精神崩溃,突然捂面嚎啕大哭,或是跪在狱卒前,毫无斯文地磕头,口里说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话。

    而现如今……他进了这里,见到了张静一,早没有了当初的淡定从容,只有满眼的恐惧。

    他似见了鬼一样,发出了嚎叫:“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张静一回头,责怪地看了邓健一眼:“这些日子,你关了多少次?”

    “也不多,就六七次吧,一次三日。”邓健面无表情地道。

    张静一:“……”

    张静一坐下,情深意切地对刘鸿训道:“刘公,是我啊,我是张静一……”

    这不说还好,一听到张静一三个字,刘鸿训条件反射一般,突然便匍匐跪倒在地:“新县侯饶命,新县侯饶命啊,我该死,我该死。”

    张静一和颜悦色地看着他,道:“来,给刘公斟茶来。”

    邓健显得有些疑虑,终究还是不甘心的将茶水斟了来。

    茶水递到了刘鸿训的手里,刘鸿训的双手,还在不断地颤抖。

    他勉力的端起茶盏,呷了一口。

    似乎这才让他舒缓了一些。

    张静一这才温声道:“刘公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刘鸿训道:“我绝不是乱党,我刘某人……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你不信?你不信?我的赤心可昭日月!”

    张静一凝视着刘鸿训,却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接着缓缓的点头:“信。”

    “什么?”刘鸿训一愣,而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张静一。

    他本以为,张静一会露出真面目,而后让人对自己用刑,最终一定会屈打成招。

    可张静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刘鸿训先是一怔,而后眼中的恐惧像是一下子消散了一般,暴怒道:“你相信?”

    “相信。”张静一很认真地点头道:“其实一开始,我就认为刘公可能是被冤枉的。”

    刘鸿训顿时要疯了,他脑子嗡嗡的响。

    啪嗒一下,他将手上的茶盏摔了个粉碎,瞪大了眼睛道:“你……你既然相信,却为何……为何……”

    张静一面上不露声色:“因为有人指证你,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

    “那是乱党。”刘鸿训怒不可遏地道:“乱党的话也可以相信吗?张静一,你这畜生不如的东西,你干这样的事,老夫……老夫和你拼了……”

    说罢,他张开口,下意识的要咬人。

    一旁站着的邓健,眼疾手快地一把将他推到后头。

    张静一却是依旧稳稳地坐着,一动不动,却是极认真地道:“刘公这些话,是否有些不妥当?我锦衣卫是奉命办事,按着证据来拿人,那些乱党栽赃陷害于你,你不怪他们,我们这些可怜的‘鹰犬爪牙’,照章办事,到了你这里,反而成了你的死敌了。刘公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可在我看来,似乎并没有将书读透。”

    “你……”刘鸿训手指着张静一,还想继续再骂,可下一刻,他却慢慢地冷静了一些。

    而后,他坐下,死死地盯着张静一:“那些乱党,为何要攀咬老夫?”

    “很简单。”张静一道:“构陷了你,那么一来可以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你的身上,而他们则可以趁此机会,暗度陈仓。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掩护真正的罪魁祸首。”

    刘鸿训涨红了脸,死死地盯着张静一。

    张静一又道:“这些乱党,实在太险恶了,他们为了脱罪,甚至不惜污蔑刘公,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若是不将刘公抓起来,不对刘公使一些手段,那么这些人就会警觉!想要抓住他们,便难如登天了!”

    “再者说了,人家言之凿凿的说你是乱党,又有理有据的,身为锦衣卫,总要有一点动作吧,你说对不对?”

    刘鸿训一时之间,竟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敢情他这段日子是白白被折磨了?

    他随即咬牙切齿,现在恨张静一显然是不妥的,张静一太硬了,还是先找个软柿子恨吧。

    于是他怒不可遏地道:“那么,这些乱党……现在如何了?”

    张静一笑着道:“之所以请刘公来,其实就是要请刘公来配合一下,因为……接下来,才是审问真正的乱党。”

    刘鸿训想也不想就点点头:“现在开始吗?”

    他现在只恨不得立即将那个把他当做替罪羊的家伙抽出来,剥皮拆骨!

    张静一只从容地道:“只怕再要过半个时辰。”

    刘鸿训却是在此时道:“那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张静一道:“刘公请说。”

    “张罗一点酒菜来,我很饿。要有鱼,有肉!”

    张静一忍不住责怪邓健道:“邓千户,刘公在大狱里,连一口好饭都吃不上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

    邓健禁不住咕哝道:“这不是你吩咐的……”

    好在他嘀咕的声音比较轻,却张口大喇喇道:“是,卑下知错了。”

    张罗来了酒菜,刘鸿训吃饱喝足后,于是精神一震。

    而此时,张静一已让人撤下了残羹冷炙,双目里掠过了一丝精光,随即正色道:“来人……给我将钦犯带上来!”

    一声号令,一队锦衣校尉和緹骑也是蓄势待发,片刻之后,这审讯室之外便传出声音:“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你们……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