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一十六章:太子殿下在此
    天启皇帝一夜未睡,对他而言,这唯一的儿子,几乎等于是他的命根子。

    这一两年的振奋,某种程度也源于自己有了一个继承人。

    他从前的孩子早夭,正因为如此,才格外的在乎这个独子。

    只是的天启皇帝万万没想到,自己似乎又要面对一次丧子之痛了。

    当初是一群乱党,让自己的孩子死了。

    而如今,仿佛历史重演。

    后宫之中,已是一片哀鸿,几乎每一个后妃,似乎都牵挂着这紫禁城里的唯一一个孩子。

    而天启皇帝则愣愣地呆坐在暖阁里,他时而大悲,时而各种幻想,似乎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自己是上天的儿子,命运不至这样对待自己。

    可当他清醒一些,又见到了现实。

    现实就是,魏忠贤跪在了他的脚下,他枯坐了一夜,魏忠贤也跪了一夜。

    魏忠贤是宦官之首,可宫里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无论这宫中上万的宦官,毕竟人多嘴杂,魏忠贤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一个个看管住,可再怎样解释,也无法解释自己的失职。

    这件事,太大了,这么大的黑锅,他魏忠贤不背,谁来背着?

    “陛下……”

    就在此时,有宦官匆匆而来,低声道:“陛下,张妃已昏厥过去了。”

    “知道了。”天启皇帝一脸麻木,心已伤透了,只是叹了口气道:“请御医吧,她这做母亲的,痛失了孩子……这要怎样肝肠寸断呢?”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便又忍不住哽咽。

    可自己也是孩子的父亲啊,自己将一切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天启皇帝觉得自己的心,就像被针扎了无数次。

    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职责,他还要坚持下去,不是因为他是天下之主,而是因为……他要报仇雪恨。

    从前失去了一个孩子,现在又失去了一个。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些人。

    天启皇帝从未有过这样的愤怒,一股满腔的仇恨,已占据了他的心智。

    他淡淡道:“田尔耕还没有消息送来吗?”

    魏忠贤此时见陛下开了口,却一点都不轻松,小心翼翼地道:“他亲自带队,一个个搜查,不敢遗漏,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

    “废物。”天启皇帝恼怒地道:“这般大张旗鼓,这不就是摆明着我们在找孩子吗?那些乱党就算再愚蠢,也断然不会这样容易被找到。”

    这是实话。

    可是魏忠贤也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至少暂时而言,不用这种笨办法又如何?他们投鼠忌器,只有一遍遍的扫荡,虽然明知道找到孩子的机会微乎其微,可至少也显得自己出了苦力,可以减少一些罪责。

    天启皇帝紧绑着脸道:“张卿,不知如何了?他去放了田生兰,这些贼子,终究还是得逞了啊!魏伴伴,你说,他们得到了田生兰,会愿意将孩子安全的放回来吗?”

    魏忠贤只能道:“陛下,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他是有福气的人……”

    这显然是一句废话。

    不过废话之中也隐含了一个讯息,贼子是不可能放人的。

    他们要挟了一次,就会要挟第二次,直到将这太子的价值,吃干榨尽,而最后的结局,只怕是凶多吉少。

    因而魏忠贤没有指望那些乱党的善心,而是将一切的希望,放在了长生殿下自有皇天庇佑上头。

    魏忠贤说到这里,已是哽咽起来,道:“陛下,终究是奴婢该死,奴婢百密一疏,竟然……如此大意,若非是奴婢如此,殿下……”

    天启皇帝本想痛骂几句,可最终苦笑:“等张卿吧,等张卿来回话。”

    天启皇帝站起来,又坐下去,一时手足无措,最终叹了口气。

    此时,晨曦的曙光初露。

    外头有脚步传来:“陛下,田指挥求见。”

    天启皇帝顿时忙道:“传来。”

    田尔耕匆匆进来,先是脸色疲倦又苍白的行了个礼;“陛下,臣忙碌了一夜……”

    天启皇帝急道:“有眉目吗?”

    “有。”

    一听田尔耕这样说,天启皇帝仿佛看到了一道曙光,便立即道:“怎么,找着了?”

    “臣找到了七十多个年纪相仿的孩子,看着……有些像太子,只是……一时也无法分辨,所以臣特来请陛下,寻一个宫中时常见太子的人,去瞧瞧。”

    天启皇帝一听,心冷了。

    太子平日里,可是从不见外臣的,除了他的外公和几个舅舅,其他人,还真没见过此时的长生。

    而北镇抚司,自然是盲人摸象,眼下是病急乱投医,只知道现在的太子,已经接近两岁了,大抵知道一些特征。

    这时代没有相片,即便是画像,也没办法精确,因而……但凡是符合特征的,统统都搜寻了来,七十多个,是田尔耕一夜辛劳的结果。

    天启皇帝听罢,却是勃然大怒,厉声骂道:“朕痛失了孩子,你却跑去搜寻别人家的孩子,也让那些孩子们的父母痛不欲生吗?乱党岂会如此愚蠢,任你们这样的搜寻,便轻易将孩子搜到的?”

    田尔耕看着怒极的天启皇帝,不禁心惊胆跳,连忙道:“陛下,臣……确实有些过了头,只是……只是为了搜寻到殿下,臣……哪怕是万一的希望,也不敢放过啊,臣万死!”

    天启皇帝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此时的他,真不知是该宰了这田尔耕,还是夸奖他。

    你说这人办事混账,可他这样做,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你说他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这个人办的却是这般糊涂的事。

    于是天启皇帝冷着脸道:“放了,立即将所有的孩子都放了,你也为人父母过,竟也能做出这样的事,混账,给朕滚出去。”

    田尔耕直接吓得脸色苍白,忙是请罪,接着连滚带爬的出殿。

    好在这时候,又有宦官急匆匆地进来道:“陛下,新县侯求见。”

    天启皇帝重重叹息,忍不住眼睛微红,锦衣卫能干的,就是这些,看来……是真的没有什么线索了。

    他幽幽地道:“传进来,传……他进来……”

    张静一阔步进来,朗声道:“臣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凝视着张静一道:“如何了?将那田生兰交给那些贼子了吗?贼子们见过了没有,是什么样子?孩子……还有希望吗?”

    他一连串的问出了许多的问题。

    张静一则道:“陛下,田生兰还在臣的手里。”

    “什么?”天启皇帝身躯一震,他想到了那些字条,字条里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若是不交出田生兰,长生的命也就不保了。

    天启皇帝觉得整个人一阵眩晕,悲从心来。

    张静一看着天启皇帝悲痛的脸色,忙道:“陛下,那几个贼子,已经拿住了。”

    “拿住了?”天启皇帝道:“孩子在他们的手上?”

    “不在。”张静一认真的道。

    天启皇帝连忙问道:“那么……为何要拿他们?”

    “因为他们是乱党啊。”

    天启皇帝:“……”

    眼看着天启皇帝脸一抽一抽,说不出话来。

    张静一随即道:“因为……臣预计,太子殿下并不在他们的手里。”

    天启皇帝忍不住挑眉道:“不在他们的手里,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静一道:“臣思量过,起初的时候,也很惊慌,此时他们又来要挟,便更加心慌了。不过后来,臣想到了一件事。”

    天启皇帝目瞪口呆地看着张静一:“什么事?”

    张静一道:“魏哥早就得到了示警,在宫禁的防卫上,也算是上了心的。除此之外,还有就是……田生兰才开始交代没几天,就发生了这件事……这……有些不合常理。”

    “不合常理?”天启皇帝心里急得不得了,你这家伙,怎么说话总说一半。

    张静一道:“这么大的事,要下定决心,同时还要进行周密的计划,需要一个过程,几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不说其他,臣预计过,要办这么大的事,得必须找到人里应外合。得找外头接应的人,而且还需要在夜里,火速的将孩子转移出城。那么势必要立即收买信得过的城门守备……除此之外,还有各方面的人手……”

    “臣预计……这样的人,至少需要三四十个,这些人不但要忠心耿耿,而且要做到绝对的行事可靠。当然,若是三五人,对于某个乱党而言,还是容易找到,可是……数十个,而且在几天之内,想到方案,确定人选,甚至是在宫中的防备加强的情况之下,陛下认为……这容易做到吗?”

    天启皇帝皱眉,其实他根本没心思想这个。

    于是他闷闷地道:“可是,长生确实走失了。”

    张静一此时目光如炬,沉声道:“那么……还有一个更节省人力,并且更周密的方案……”

    天启皇帝的眼睛,顿时张大了一些,直直地看着张静一,紧张地道:“什么?”

    张静一一字一句地道:“太子……就在宫中……”

    …………

    还有。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