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一十一章:富可敌数国
    张静一趁热打铁道:“士农工商,乃是国之四维,哪一样都是要紧,而以微臣所见,眼下当务之急,是国家培养出一批真正合格的匠人来,这些匠人,不只要手巧,还要心灵,如此才可承担大任。”

    天启皇帝不禁道:“国之四维,不是礼义廉耻吗?”

    张静一正色道:“东林军校里,国之四维就是士农工商,和那些假的东林不一样。”

    “噢。”天启皇帝接受了这个解释,而后才道:“如何培养?”

    天启皇帝自己就是木工,当然不介意。

    张静一道:“让军校成立一个土木教导队,专门负责匠人的教学。现在想进军校的人不少,我们可以招募生员进来,让他们和其他教导队同等的待遇,承认他们生员的身份,最重要的是,入学应该予以一些补贴,比如学费的减免,或者是设置奖学金,好让他们能安心学业,只是……这办学和赏赐的银子,从哪里来呢?”

    天启皇帝便也下意识地道:“对呀,从哪里来?”

    张静一却是道:“陛下一向对工学有浓厚的兴趣,不如就让陛下……偶尔也去上上课,和他们讲授一下工学的要义,如何?”

    天启皇帝颇有兴致,略带犹豫道:“朕就怕讲的不好。”

    张静一便很是笃定地道:“陛下放心,生员们对陛下感激涕零,只要陛下肯讲,大家一定受欢迎的。”

    天启皇帝便笑了:“他们怎么就对朕感激涕零呢?噢,我明白啦,原来你想要朕出这银子。”

    张静一讪讪笑道:“这是为了给国家育才嘛,张家其实也可以出,只不过,此前几个教导队,负担已经很重了,而且……现在陛下有银子。再者说了……将来这些人,可都是陛下的栋梁之才,陛下好歹给一点嘛。”

    天启皇帝背着手,看着一箩筐一箩筐的银子抬上来,立即豪气万千地道:“这个好说,一年多少银子?”

    张静一笑道:“其实也不多,一年十几万两而已。”

    “这还不多?”天启皇帝忍不住道:“你以为朕很有钱吗?”

    张静一目光便落在那些银子上,意有所指地道:“陛下本来就有钱。”

    这回答,直接令天启皇帝一时无法反驳。

    不过他随即高兴起来。

    喜滋滋地在一旁看着许多的银子拉上来,足足看了几个时辰,居然还是觉得很有趣味。

    不过趁着魏忠贤人等不在的时候,张静一却小心翼翼地到了天启皇帝面前,低声道:“陛下,田生兰那儿交代,说是他们八家人,买通了不少朝廷命官,不只是在辽东,便是朝中也有不少人收受了他们的好处。陛下这些日子,却要小心了。”

    这一切,还算在天启皇帝的意料之中,所以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道:“朕的那些大臣,个个贪财无比,被买通也算不得什么。”

    张静一随即道:“他们说,可能直通了内阁。”

    “内阁?”天启皇帝这下真吓了一跳:“你的意思,这内阁之中,可能也存在乱党?”

    “也未必是乱党,不过这世上的事,本来不就是如此吗?一开始只是贪图别人的财货,慢慢的胃口越来越大,人家给的也越来越多,少不得为了保护这些人,干出这些蠢事来。等这些人被拿住了,这一下子……心便慌了,生恐自己也暴露出来,于是骑虎难下,为了逃脱责罚,就难免可能做出更可怕的事。所以臣才担心,只是……涉及到了内阁大学士,这就太可怕了。”

    内阁大学士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官职。

    他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到了这个级别,并且能够入阁参与军机的人,往往都有大量的人攀附。

    比如说黄立极,几乎代表的是北方进士和士绅的利益。

    又比如孙承宗,孙承宗不但在清流之中有一定的号召力,而且在辽东,也有相当一部分文臣将他视作自己的靠山。比如那袁崇焕,某种程度就算半个孙承宗的学生。

    至于其他几个内阁大学士,自然各有自己的门生故吏,遍布在朝野之中。

    何况他们平日里参与军机,几乎所有的军事机密,都需他们过目。

    若是这些人,随意泄露出一些消息出去,这价值……对于商贾们而言,绝对是价值千金的。

    天启皇帝忍不住皱着眉头道:“若是如此……那么就不可小看了,此人是谁?”

    “就是还没有查出是谁。”张静一无不忧虑地道:“这八大商家,真正为首的乃是范家,田家在八家之中,其实规模并不算大,范家之所以能做大,就是因为他和京城的许多人联系十分紧密。所以臣以为……现在田家这边开始交代之后,只怕有更多人现在心中惴惴不安,睡不好觉了。臣就担心,他们想要铤而走险,鱼死网破。”

    天启皇帝点头:“这样说来,朕要交代一下魏伴伴才行。”

    “魏哥当然是对陛下忠心耿耿的,只是……宫里的一些宦官,却未必能信得过了。”张静一深吸一口气,又道道:“所以,陛下还是要谨慎才好。如若不然……”

    天启皇帝点点头,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咬牙切齿道:“这些人,难道朕给的还不够?平日里,他们已经够快活了,为何时至今日,竟还贪婪到和一群商贾搅合一起!”

    张静一便道:“陛下,人心是无法满足的,当然,如果在当初,他们知道收受了一些好处,就会惹来今天的大乱子,他们当初也未必敢收受这些厚礼,只是现在……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天启皇帝闷闷地道:“世上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日防夜防,家贼也最是难防。你如何看待?”

    张静一道:“臣毕竟不是宦官,所以这事儿,看来还得魏哥来处置才好,只是陛下一定要告诫他,一定要审慎对待。”

    天启皇帝点点头。

    对魏忠贤,张静一心思复杂,魏忠贤办事能力是很好的,你要说他有私心,肯定也有一些!

    可从立场上来说,他和天启皇帝几乎一致,唯独就是,他招揽的那些人,良莠不齐,能办事的人有,可废物也有一窝。

    因而,你若是让他在王朝的末年,做一个裱糊匠,他拆东墙、补西墙,倒也能挪腾,可要说能改变这天下危亡的大趋势,显然却还差得远。

    此时,天启皇帝拍拍张静一的肩,叹了口气道:“朕从前年开始,越发觉得……有心无力,究其原因,想来就是身边别有用心的人太多,朕一度在想,或许朕什么时候会被人谋害了呢,或许,根本活不了两年。如今……细细思来,真是恐怖。”

    张静一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就算有什么危险,也定可化险为夷。”

    天启皇帝颔首点头。

    大若寺这里,依旧还在热火朝天地搬银子。

    这京城许多人也听到了风声,说是逆商田家的人已经招供了。

    一时之间,满城风雨。

    朝中百官们,却依旧各司其职。

    也有一些人私底下议论,这一次能查抄出多少钱来。

    天启皇帝则每日都在焦虑中度过。

    一方面惦记着银子,另一方面,又想着张静一的示警。

    他沉吟之后,召了魏忠贤来,将事情和魏忠贤说了,魏忠贤道:“陛下,这八家逆商,这些年来……肯定是犯了不少事的,更不知多少人和他们勾结,厂卫这边,一定竭尽全力,还有京营……勇士营,奴婢也加紧看着,现在大明门这边,有教导队的人把守,勇士营和其他靠得住的禁卫,也将这宫禁团团围住,逆贼就算想要作乱,靠一些兵马,也难成事。”

    “奴婢倒是担心,祸起萧墙,这宫里发生一点什么事来,所以,眼下要严防宫禁之中失火和下毒的事,陛下也最好离太液池远一些,眼下是多事之秋,身边的护卫要增添一些才好。”

    天启皇帝颔首道:“你也预想,有人想要谋害朕?”

    魏忠贤表情认真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天启皇帝点头。

    却在此时,有宦官飞跑着来,来人却是张顺,张顺惊喜地道:“陛下,陛下,新县侯来报喜了。”

    天启皇帝看了一眼张顺:“你不是尚膳监的掌印太监吗?怎么也来传报消息?”

    张顺心想,难道我会说张静一是我干爹,所以有了好消息,来报喜的时候,干爹特意想办法通知了咱,让咱来禀告?

    张顺道:“奴婢恰好遇着了新县侯,所以为他传报消息。”

    天启皇帝忍不住多看张顺一眼,对张顺的印象更深,于是抖擞精神:“叫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张静一笑呵呵地进来道:“恭喜陛下……”

    天启皇帝道:“少啰嗦,报数目。”

    张静一便笑道:“现在只是粗略的估算,此番……搜抄出来的金银,至少价值纹银一千六百七十万两,陛下……这一家的金银,就值国库不知多少年的岁入啊。”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