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零九章:大功一件
    站在井口的邓健大喜。

    他唯恐不能抄一把大的。

    说实在话,自从抄了成国公,此后的抄家,他都觉得是小打小闹了。

    于是他火急火燎地顺着缆绳滑下去,其余人见状,纷纷效仿。

    片刻功夫,十几人重新出现在这地洞口。

    这里的看着,明显比当初成国公府的地宫还要久远得多。

    当初营造这个洞穴的人,显然是花费了许多心思的。

    只不过……即便花了极大的代价,挖出了巨大的洞穴,可里头层层叠叠的金银,却还是让人大惊失色。

    “狗娘养的……”邓健不由骂道:“还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啊。这……得有多少金银。”

    “天知道。”有人忍不住道:“邓千户,只怕没有十天也数不完。”

    邓健道:“不怕,这只是田家一家的财富?”

    表面看着还算镇定,其实邓健已经给惊到了。

    便又有人道:“我听说,他们的买卖做了一百多年,从大同运一趟货出关,一两银子的东西,出了关便能卖十两,而且火药和铁器的价格更高。而后再从蒙古和建奴人那儿收购人参和皮货,到了关内,又是数倍的利润。他们倒是做的好买卖。”

    邓健禁不住骂道:“这是做买卖吗?这是贼,这是一群贼,什么叫买卖,光明正大的才叫买卖。”

    这般一说,大家就噤声了。

    邓健又扫视了跟前的景象一眼,随即便道:“快,让人在井口这里布置一个滑杆,让人下来,多叫人搬运,将这些金银给我统统搬上去。”

    他一声令下,大家倒是轻车熟路,抄家这玩意,其实大家已经习惯了。

    只是这么多的金银,实在太吓人了,想到未来十天半个月,只怕都要腰酸背痛,许多人就情不自禁的感到头皮发麻。

    不过这等事,还只能他们来,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却是有人道:“我看十万个为什么里有一个东西,叫滑轮和杠杆,若是用上这东西,应该会省事很多……当然,咱们也有滑竿,可那书里的滑轮和杠杆却更有用,得请个匠人来……弄一个书中的滑轮。”

    “书中的滑轮?”那书,邓健也看了,大抵也有一些印象。

    这一下子,热爱学习的好处就出来了。

    许多东西,你看书的时候,不会觉得有什么,当初看的时候,只当一个新奇的玩意,图个新鲜。

    可实际上,那些新鲜的东西,已经潜移默化,存入了你的记忆,只不过寻常的时候你不会记起。

    直到有一天,这记忆便激发了出来。

    “你说的可是那滚珠式的滑轮?”

    “对,就是那个。”

    “就是不晓得,匠人们能不能打制的出。”邓健若有所思。

    “不妨试试。”

    毕竟……这地下的金银,天知道多少斤,若是一个个用那等粗糙的滑竿搬上去,也不知耽误多少时间。

    提出滚珠滑轮的人,是教导队里的一个汉子,他生的特别壮士,一看他的体型,十之八九就是要被邓健抓着去吊金银上井的。

    想到未来这些日子,都要卖气力,这汉子就不由的头皮发麻,若是照着书里所言,能够节省许多的气力,便再好不过了。

    “我晓得一个匠人,是京里出名的巧匠,不只如此,他也看那书,我一说,他就能明白的。”

    邓健犹豫片刻,最终点点头道:“赶紧的。”

    这大若寺里,已开始热火朝天的忙活起来了。

    大家先搭了一个简易的滑竿,不过能借的力并不多,气喘吁吁的校尉七八个人,才好不容易将一箩筐的金银拉扯上来。

    另一边,则有人负责清点。

    很快,张静一便到了,亲自下井去看了看,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骂道:“我与这些贼商不共戴天。都还愣着做什么,立即给我清点,是了,那田生兰还交代,他们田家还有账簿,那簿子可找到了?”

    邓健便道:“已经找到了,何止是一本簿子,足足一箱子呢,那账目是从成化年间开始记的,成化年的时候,他们就私通了瓦剌和鞑靼人。不过数那簿子,还不如数银子呢,一百多年的账目,怎么算得清?”

    张静一却是想得深远一些,道:“还是要派人去整理一下,多调配一些人手,或许这账目之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邓健便道:“是。”

    张静一道:“你好好地点,我入宫去报喜。”

    邓健:“……”

    张静一随即爬上井,取来一匹马,便火速往宫里去了。

    …………

    宫里头,天启皇帝闲暇时,总会捡起那本十万个为什么看看。

    且这十万个为什么,居然还分许多期,如今这是第二期,里头其实是三十个为什么。

    天启皇帝看得入迷,口里忍不住道:“魏伴伴,你说……世上竟还有在轨上自己跑的车,这是何物?”

    魏忠贤笑了笑道:“陛下,那这车岂不是成精啦?”

    “这是朕和张卿修的书里说的。”天启皇帝露出不悦之色。

    魏忠贤便立即道:“呀,那就了不得了,世上竟有此奇物,没想到张老弟,如此的见多识广,佩服,佩服。”

    “说是钢铁制成……”

    “钢铁?钢铁可贵着呢,难怪这车罕有,想来……是太贵了。”

    “有朝一日,朕也要弄一个来瞧瞧,不过……”

    天启皇帝想到这书中描述的数万斤钢铁的铁疙瘩,还有什么铁轨,顿时就丧气了。

    太贵了,想都不敢想。

    正说着,外头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田指挥求见。”

    天启皇帝如今对于田尔耕的不满是越发加剧,此时不由冷冷地道:“噢,他来做什么?”

    “说是报喜。”

    “报喜?”天启皇帝脸色微微有些松动。

    魏忠贤则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看来他对田尔耕的敲打有了效果,这个家伙……总算是开始动起来了,很好……

    天启皇帝便不耐烦地道:“叫进来。”

    于是乎,田尔耕进来,喜气洋洋的样子:“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天启皇帝将书搁下,打了个哈哈,懒洋洋的道:“何喜之有?”

    田尔耕道:“在陛下的鞭策之下,北镇抚司,在被北通州拿住了一伙贼子,这些贼子,竟与流寇勾结,在北通州一带活动,他们劫持了商贾,劫财掠货,臣布下了天罗地网,总算将他们一网打尽,抓获了二十一人,取贼赃银四千七百两。”

    天启皇帝听罢,倒是脸色好了许多:“哦,不错,不错。”

    田尔耕见陛下对自己的态度缓和,松了口气,抬头看一眼魏忠贤,见魏忠贤面带笑容,心里更松了口气。

    上一次挨了教训,他可是急白了头发,好不容易弄出了一场功劳,也算是有所交代。

    于是他绘声绘色地道:“这些贼子,真是胆大包天,犹如硕鼠一般,横行于北通州运河,且这些人极谨慎,亏得陛下保佑,将士们勠力,这才将人统统拿下了,不曾走漏了一人。”

    “这都是陛下教诲的结果,臣每每念及陛下的厚恩和教诲,心里……便感激涕零,恨不得亲自杀贼,以全忠义。”

    “看来……你近来还算得力。”天启皇帝道:“好了,朕知道你立了功劳。”

    魏忠贤在旁趁机道:“其实田指挥也有难处,咱们大明朝,别的地方不说,单单说天子脚下,在陛下的治下,不敢说海晏河清,可这乱贼,哪里有几个呀,都是听闻了陛下的威名,早已闻风丧胆了。”

    “所以说啊,这叫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北镇抚司这边,倒是想拿贼,可京畿重地,想要抓贼真不容易,至于这些凶寇,奴婢也有耳闻,最是凶残,且抢掠的钱财也是不小,此番没想到竟能一网打尽,奴婢心里也甚是欣慰。”

    天启皇帝道:“是吗?看来田卿家确实是辛苦了。”

    此时,又有宦官来禀报道:“陛下,新县侯求见。”

    天启皇帝听闻张静一来了,更是高兴,急不可耐地道:“他来了正好,今日又拿到了贼,且还抄了一些银子,朕正想和他说呢,宣进来。”

    这张静一进来,田尔耕便觉得自己的好事坏了,却依旧摆出一副笑吟吟的样子。

    张静一进来之后,便道:“臣见过陛下,大喜。”

    “啊?今日竟是双喜临门,怎么,张卿也拿住了什么贼?”

    “贼暂时还没拿住,不过……那田生兰终于是开口了,陛下,臣带人,寻找到了田家藏匿钱财的所在,臣已亲自去看过了,那金银层层叠叠的堆砌的像山一样……太吓人了。”

    天启皇帝听罢,豁然而起,激动得捂着心口:“你且等一等,等朕先缓一缓神之后再说,别将朕的心病吓出来。”

    努力的深呼吸,天启皇帝才道:“你说罢,到底多少银子。”

    张静一有些为难了,轻皱眉头道:“这个……却不好说。”

    一听这个,天启皇帝微微有些失望。

    谁知下一刻,却听张静一又道:“那边抄家的人预计,得清点十天半个月才成。”

    “啥?十天半个月?”天启皇帝大叫一声,随即整个人跳了一下,而后居然一下子窜到了殿中,扎了个马步,啊呀一声,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空翻了一个筋斗。

    天启皇帝……真的会武功。